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嫉妒突然袭来

2002-12-22 11:25:48   来源:忻州网  作者:伤心是种说不出的痛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刚刚还明艳似火的天气一转眼已经是乌云密布了,阳阳站在二十多层的办公楼窗前,看着黑云一点点的压近、再压近,要下雨了。  懒洋洋地坐回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股票刷新,刷新,红彤彤的一

  刚刚还明艳似火的天气一转眼已经是乌云密布了,阳阳站在二十多层的办公楼窗前,看着黑云一点点的压近、再压近,要下雨了。

  懒洋洋地坐回电脑前,看着屏幕上的股票刷新,刷新,红彤彤的一片,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不是故意要查华的手机的,相识这么久了,熟悉到了可以互相揉掐的地步,在这个市侩的没有人情味的城市,能有几个兄弟姐妹般的朋友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怎么会要存心破坏了呢?
  阳阳是跟着媚儿姐认识华的,那个时候,她才是个刚刚分到这家公司的新人。不仅对于公司,对于身处的这所城市,也更抱有无限的新鲜与好奇。更多的,则是不名状的孤独与对每一个下班后漫漫长夜的恐惧。
  媚儿比阳阳大四五岁,一双狐媚的大眼总是钩人心魄,有着成熟女人的风情万总,已经在这个麻雀虽小,却什么鸟都有的公司混了几年,各口都有了些关系,更有了不少的资历,谈笑间事情便可以一一搞定,阳阳喜欢死了这样的感觉,成日像个小跟班似得缠着媚儿。媚儿也挺喜欢阳阳这个女孩子,单纯,涉世不深,看似开朗,却又善解人意,像极了几年前的自己,遇什么难事儿也点拔几下,或是做个人情,拉一把。遇一个人不方便的应酬,也拉阳阳一起去,久而久之,自然成了媚儿身边圈子里的人。阳阳就是这样认识华的。
  阳阳只知道,华十几年前就认识媚儿了,那时两个人都是阳春白雪,青春年少。为什么两个人没有成,阳阳也没敢多问。凭一个女孩子的直觉,他们的关系不一般是实实在在可以感觉得到的。阳阳有时候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找到一个有着四目相视便可知心意的知己呢。
  华是个很有女人缘的男人。莺莺艳艳的光是叫得着名字的女子,阳阳能数出七八个,其它流水似得过客,阳阳见媚儿从不在意,也就懒得多问。陪媚姐去KTV唱歌的时候华是从来不叫小姐的,而且跳舞只和媚儿一个人跳,两个叽叽咕咕说些什么,阳阳也不去注意,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抱着MIC挨着把不管男音女音的歌唱遍,或是和其它的媚儿的爱幕者们一起聊聊天,喝喝酒,或看华和媚儿姐跳贴面舞.
  那天又是一个通宵。华开着他漂亮的老婆--一红色法拉利送了其它人后,车里只剩下了阳阳、媚儿和华三个人。放着邓丽君的夜来香,车窗开着,秋夜的风凉爽而清新。
  华喝多了酒下车去解手了,车后座是已经累得横躺着抱着小抱枕昏昏欲睡的媚儿姐。阳阳百般无聊地坐在前排,无意间看到了放在CD架下的华的从不见离手的手机。阳随意地拿起来翻翻短信息。笑嘻嘻地看着自己发给华的几条,什么猪你生日快乐啊,什么据说用右手按键查短信息的人是同志什么的。。。。。。。
  再往下:“我的爱,现在很心痛,无法用言语表达。”
  “这份爱注定是个错误”
  “不要管我了,让我。。。。。”

  手机一把给夺了去,阳阳抬头看见华已经变了颜色的脸。措不及,阳阳的头已经挨了一巴掌。
  华狰狞着逼上来,“你看见什么了?说!!你刚看见什么了??”
  “没有,什么都没有呀,阳阳分辩着,脸上的笑还未来及退去。
  媚儿被吵醒了,“干什么呀,这么对待她,不就是看看你手机嘛,你还查我的得呢,动这么大火”。
  “你别管!,为什么要随便动人家东西?说,你刚看见什么了?”
  阳阳用手捂着有些晕的头,笑容渐渐从嘴角褐去“没看见就是没看见,你有什么值得我看的?”
  华再冷冷得再看一眼阳阳,一言不发地启动了车。
  车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再说一句话,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阳阳觉得有些冷,想哭。
  车门咣地关上了,阳阳头也不回地冲上楼。
  法拉利里华了媚儿姐渐渐远去。
  阳阳知道,这事儿没完。

  今天早上上班后还没来得及见媚儿,阳阳想,她第一句肯定要问昨天我看见了什么。
  没有电话打来。
  阳阳知道一个人的心太小,装不下所有的人,分一半,仅能容得下一个人。在这个盛满了自命不凡的男男女女的白领圈子里,阳阳是被当作小孩子接受的,更被当作小妹妹来爱护着的,没有表达思想的权利的,只有聆听。阳阳打心眼里也没想要表达什么,她喜欢这样的感觉,就像回到了家,回到了哥哥姐姐的身边被呵护着,关心着。
  华真的有大哥的样子。没有人陪吃饭了,一个电话打过去,车就停到了楼下。心情不好了,多晚打过电话去都可以,静静地听阳阳哭诉,从来不责怪什么。华总是那么的柔肠百结,生来就是那么的多情,从来不忍心让任何一个姐姐妹妹伤心。阳阳想宝玉也不过如此了吧。
  认识这么久,阳阳从来没想过华生气会是什么样子的。华总是那么笑咪咪的,亲切的望着她,友好地拍拍阳阳的肩膀。或是听阳阳偶然的些幼稚的可笑的豪言壮语,笑着揉乱阳阳蓬松的短发,从没有过什么过份的举动。
  不像讨人嫌的明,从来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从嘴里讲出来的句子每三个字都会带些色彩上去,没事总喜欢开些让人脸红的玩笑,真正是一个用下半身讲话的人。最厉害的是他和华互相诋毁着玩时,反应快得让自栩聪明的阳阳自叹不如。真奇怪,他们居然是很好好朋友。
  来信息的手机号阳阳看的很清楚,是一个很熟悉的人。可不是媚儿姐。阳阳当时真有些蒙了,她不知道该如何把戏演下去,她喜欢的华,媚儿姐的华,优秀的华,怎么会?和她?她配吗?是单相思吧,不像呀?
  阳阳咚的一声把刚端起的水杯放在了桌上,隔壁小张站起来望望她,慢慢的坐下了。阳阳想,我真的有些生气了。
是的,阳阳生气了。
  “叮。。。。”,电话不停地响着,阳阳扒在桌上看黑色的小方砖不停地振啊,响啊,就快跳到脸上了,“谁啊?”阳阳抄起来不耐烦地问了一声。
“阳阳,我快到你们楼下了,你出来”电话啪地挂了,是华。
  911这久了为什么这高层里还有这么多的公司?什么时候人才能少一些呢?阳阳磨蹭着慢慢渡出宝蓝色的安全门。
  红色的法拉利远远停在50米开外的街的对面。阳阳站在铺着红砖的台阶上不肯再走一步。车过来了。华潇洒地从车中钻了出来,阳光下的华还是那么的灼灼生辉,泛白的蓝仔裤和白T桖,没有谁能穿出华的气质和帅气。就像阳阳第一次见时一样。阳阳的心很痛,从来没有过的,像刀绞着。
  “告诉我你昨天看见什么了,阳阳”。华一脸的严肃。
  “。。。。。”
  “你不说我也没办法,但是我想让你知道,如果你把你所知道的告诉任何人,那么我们的友谊就完了,你听明白了吗?”
  “。。。。。。”
  阳阳觉得太阳有些刺眼,她努力抬起头想看看华的眼睛,可是晃得什么都看不到。阳阳眼里的泪快要藏不住了,觉得心一点一点地被扯碎,在滴血,一滴滴,在砖上,染红了。
  “你听好,关于你的一切,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且,”阳阳顿了顿。
很费劲地舔舔干涩的要裂开的唇。
  “我更不稀罕你的友情”。言毕,转身大步流星向大楼的阴影中走去。

  (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不属于我的城池

分享到: 收藏
美食 女性 健康 社会 娱乐 汽车 教育  
河捞面
河捞是山西民间的一种面食,多在北方人家。是用一种叫“河捞床”的一种...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