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太原有个“泥人董”(图)

2007-03-20 11:31:47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农民%N H %不同―――十多年来,这位朴实的农民用闲暇时间创作了大量栩栩如生的泥人作品。 近日,本报记者走近了这位不爱串门、打牌,在村民眼里有些“怪”的民间奇人。3月15日上午,几经周

  农民%N#H#%不同―――十多年来,这位朴实的农民用闲暇时间创作了大量栩栩如生的泥人作品。

近日,本报记者走近了这位不爱串门、打牌,在村民眼里有些“怪”的民间奇人。

3月15日上午,几经周折记者来到紧邻晋祠的花塔村董玉楼家―――院子不大,收拾得很整洁,正房是一栋旧二层小楼,院子两侧鸡笼里几只鸡正在悠闲地踱步。不巧的是,老董有事外出了。

上午11时20分,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1.7米的个头、肚子有些发福,黑红宽阔的脸庞,一笑眼角露出深深的鱼尾纹,53岁的老董就这样站在了记者面前。老董和记者握手,手掌很粗糙,隐隐有些发黑。

“长期和泥土、颜料打交道,颜色都渗到皮肤里了。”看到记者有些疑惑,老董解释说。口音显示,他不是当地人。老董说,他老家在忻州原平,上世纪80年代初来到太原,在晋源区花塔村落户成家。

A 误打误撞与泥塑结缘

说明来意后,老董领着记者来到楼上的储物间―――他的工作室。打开门锁,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木制长条形案台,上面摆满了形态各异、惟妙惟肖的泥人。似喜又忧的晋祠仕女像、一辆马车拉着一家老小出门,赶车人挥舞的马鞭似乎要抽过来一样……

看着一件件心爱的“宝贝”,老董给记者讲了他和泥人的故事―――

原平老家高中毕业后,董玉楼趁着农闲跟村里一位画炕围的老师傅学会了这门手艺。1980年,老董来到太原,靠着画炕围练就的基本功,给农民做的新家具刷油漆谋生。1987年,老董和花塔村姑娘张七珍结婚,除了务农外,还揽一些佛像彩绘活计,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上世纪90年代初,晋祠南边奉圣寺请山西大学美术系张玺玉教授为寺里塑一组佛像,董玉楼负责彩绘。一团团不起眼的黄泥巴,经过张教授的精心打磨,最后变成一尊尊宝相庄严的佛像,这让老董很着迷。“只要自己的活干完了,就跟着教授看。”

一天,老董为一尊塑像彩绘时,感觉少点东西。于是他就提醒张教授,张教授一看,原来匆忙中这尊塑像的衣襟少了一部分。当时,张教授正在专注于塑另一尊佛像,随口对老董说,“你试着修补一下,不行了再说。”

“给人家大学教授作品做修改,行吗?”老董心里犯嘀咕。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老董按自己的理解,花了半天时间对塑像进行了修补。没想到,向来“苛刻”的张教授对老董的修补很满意。“张教授对俺说,‘你是这块料’,跟我学吧。”

误打误撞,老董在张玺玉教授的鼓励和指导下,开始了泥塑生涯。

B 为捏好泥人遍寻特质胶泥

在太原市周边农村,可能有人见过这样一个“怪人”―――拿着铲子在田地里刨来刨去,还不时往旁边的编织袋里装土。看到这样的情形,您别奇怪,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董玉楼,那是他在精心挑选最适合捏泥人用的胶泥。

捏泥人当然离不开泥土。这几年,为找到最适合捏泥人的胶泥,董玉楼可没少下工夫。一有闲工夫,他就骑着自行车、拎着编织袋在野外转悠。“南到清徐,北到尖草坪,东到东山,西到神堂沟。”老董说,这几年他把太原市周边有胶泥地的地方转了个遍。

“这个糟老头子,真是吃饱了撑的。”老董爱人张七珍大姐心疼地说,有一次他听人家说,清徐高家堡有一种黑红胶泥不错。第二天早上7点多,他就骑着自行车出了门,一直到中午1点多,才驮着大半袋泥巴回了家。回来后,饭也顾不上吃,先用水和泥,试土质。忙活完了,才喘着气说,原来清徐高家堡离花塔村足有五十多里,骑自行车来回就走5个多小时!

经过大量的考察试验,清徐县高家堡和太原市神堂沟的胶泥成为老董捏泥人的首选原料。他说,捏泥人对用的胶泥要求很苛刻,首先要有足够的黏性,但又不能太黏。没有黏性,泥人不容易成型,而且小泥人捏出来后强度不够,容易破损。而黏性太强,捏起来相对容易些,风干后,泥人身上会爆开一道道裂口,不好看,也不能长久保存。

“清徐高家堡的胶泥黏性适中,既好捏,风干后又有足够的强度,非常好用。神堂沟的胶泥也不错,但需要加些黄土来减弱黏性。剩下的主要是靠捏、挤、拉、抻等手上功夫了,捏一个泥人一般得三四天。”说起泥土,老董滔滔不绝,如数家珍。

老董的泥人作品大多是农村的生产、生活场景

C 民间艺术展上初露锋芒

时间长了,老董捏泥人捏谁像谁的名声也逐渐传开。2004年国庆节前夕,晋源区政府工作人员找到老董说,太原市市里要举办民间艺术展览会,邀请民间艺人们给大家亮亮绝活。“太好了”,听到这个消息,老董很兴奋,马上开始张罗整理、挑选他的“宝贝”。

2004年10月1日一大早,老董用一个大盒子带着他精心挑选的二十多件“宝贝”来到了太原市南宫广场,和带着各种民间绝活的民间艺人们一块亮相。

“咱这土里土气的泥人会有人喜欢吗?”刚开始,他还不是很自信。后来发现逛展览会的市民对他的泥人很感兴趣,不少人围着他的展台问这问那,很新奇。

不少小孩围着他的展位不走,和家长闹着要泥人。“师傅,你的泥人卖吗?”没办法,有家长问。老董说,来参加博览会主要是想展示一下自己的作品,再看看有没有同样爱好的,切磋切磋。要说卖泥人,还真没想过。

这些作品都是从自己上百个泥人里挑选出来的,本来不打算卖。可是看到孩子和家长都喜欢,老董觉得他们喜欢不正是对自己最大的认同吗?想到这,老董高兴地点了点头。

“那多少钱啊?”有人问。

老董又犯了难。“我的泥人从来没卖过,要是喜欢,你就看着给吧。”一听这话,许多市民纷纷解囊,小的10元、大的20元。没多久,老董的泥人被来逛会的市民一抢而空。

老董指着一个祖孙三代围着一辆小轿车,名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泥人作品说,这是当时接到区政府邀请后,专门创作的。展览会上,好多人都对这个作品感兴趣,但他觉得这个泥人很有纪念意义,舍不得卖。展览会结束后,他又把这个泥人带回了家。

D 农家风情尽在泥人中

从展览会带回来的,除了他舍不得卖的这个泥人,还有他对自己手艺的自信。

老董说,泥人里最受欢迎的是一些反映农村生活的作品。耕地、锄禾、牛车、推碾、磨豆腐等反映农村生活场景的泥人,给远离乡村的市民带来了非常大的惊喜。

参加展览会的感受让老董明白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和以前相比,农村、农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通过泥人艺术形式反映这些变化的,在太原还没有。”老董说。他决定向这个方向发展,他的泥人作品也从此有了主题。

“每个泥人都是一个故事。”老董说,一天中午他下地回家,路上碰到一位村民新买了一辆小轿车,正带着老人和孩子兜风,一家人欢声笑语不断。“多么鲜活的素材啊”,回家后,老董把它变成了那个他舍不得给人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泥人作品。

两年多时间,老董利用农闲创作了大量展示农村生活的泥人。目前他正在创作一组“笑脸”题材的泥人,通过老人、中年人、青年人、小孩等不同人群的笑脸反映农民的新生活。

由于花塔村距离晋祠博物院仅三里地,晋祠各种精美壁画人物和风格各异的雕像也常在他脑海里浮现。老董说,他准备把晋祠里的壁画人物、雕像等,通过泥人的形式反映出来,创作一组晋祠人物。

“盼望着能办一次展览,通过泥人,让更多的人认识晋源、认识太原、认识自己,了解农民们的新生活。”面对记者,老董说出他心底藏了很久的一个愿望。

“你们村离晋祠这么近,有没有想过靠捏小泥人赚钱?”记者看着他那些或憨厚质朴或轻灵乖巧的泥人问。

“捏泥人主要是自己喜欢,没往那方面考虑。”老董说,通过自己的双手,用“土”味十足的泥人,把咱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展示出来,自己就很满足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为给幼女治病,忻州一农民倾家荡产”后续:小陶陶手术成功正在康复中
下一篇:文保单位“防火墙”砌得不厚实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