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山西回眸:胡富国夫妇在山西的八年

2011-01-14 15:09:50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山西回眸:胡富国夫妇在山西的八年胡富国夫妇和演员在一起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发了一篇新华社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时任能源部副部长的胡富国,妻子却在能源部家属院

山西回眸:胡富国夫妇在山西的八年

胡富国夫妇和演员在一起

 

  1990年春天,《人民日报》在头版发了一篇新华社特写《副部长夫人烧锅炉》,报道了时任能源部副部长的胡富国,妻子却在能源部家属院负责给澡堂烧锅炉的事。当天晚上,李鹏总理打电话给胡富国:“老胡啊,我今天看了报纸才知道你的夫人还在烧锅炉。”胡富国说:“谢谢总理关心,我是个农民的孩子,共产党已经对我够好的了,不能所有的官都让我一家人当了。”

  20年过去了,本刊特约记者日前探访了山西前省委书记胡富国和他的夫人常根秀。

  妻做的棉袄是个宝

  胡富国1937年出生在山西省子长县的一个穷苦农民家庭。母亲生了11个孩子,因为家贫,只养活了胡富国和两个妹妹。母亲得了病,只拿了17元钱的药,家里就再也拿不出钱给她治病了。母亲早逝,是父亲一手把胡富国和两个女儿拉扯大的。

  1964年,胡富国从阜新矿业学院毕业,被分配到大同矿务局永定庄矿任技术员。

  不久后,胡富国和老家子长县的姑娘常根秀订婚。常根秀原是化肥厂的工人。三年困难时期,工厂精减职工,常根秀回乡务农。胡富国和常根秀结婚后,把妻子带到大同矿务局,让她在矿上的幼儿园做幼教。妻子是农业户口,全家只有他一个月40多斤的口粮,常吃不饱。

  工作之外,常根秀还另有一大任务——给丈夫送饭。胡富国在大同当矿长时,常把铺盖搬到矿井口。常根秀心疼丈夫在食堂吃不好,常常提着篮子给胡富国送饭。

  一天,她来送饭,不见胡富国人影,一问才知道,他去了食堂。

  胡富国正在饭堂排队打饭。原来有工人向他告状,说食堂的服务员不给工人打肉菜,只给矿上的干部吃。那时是上世纪70年代,肉的供应比较少。胡富国听了,立即揣了饭盆奔食堂。他穿着黑棉袄,腰上扎着一根绳子,脸上胡子拉碴的,往打饭的工人队伍里一站,跟普通矿工没啥区别。

  胡富国把饭盆递给一位女服务员,指着肉菜说,我要那个。服务员抬了下眼皮,看了看眼前的这位矿工,说:“不卖。”胡富国立刻把食堂的负责人叫来,喝道:“工人在井下,干的是最累最危险的活,肉菜怎么就轮不到他们吃了?”他坚持要食堂负责人炒掉那个女服务员。

  服务员被炒三个月后,胡富国又嘱咐把她安排到另一处去上班。他说,娃还小,不能因为犯了错就一辈子没了工作。

  被矿上工人传为轶事的除了食堂事件外,还有洗澡事件:

  胡富国给矿上的干部再三强调,要保证工人井下上来吃得上热饭、洗得上热水澡。一天深夜,胡富国来澡堂检查,此时正是下夜班的工人洗澡时间。闻听水是冷的,胡富国立刻打电话把后勤科长从被窝里叫到澡堂,科长还不知出了啥事。胡富国喝令他脱了棉衣,站到水龙头下。科长无奈,脱了棉衣,站在水龙头下浇了一身冷水,顿时冻得直发抖。胡富国说,这下你记住冲冷水的滋味了。科长哆哆嗦嗦地说:“热水,以后都是热水!”

  工人们都愿意为胡富国这样的领导卖命干活。

  1975年,胡富国任山西省煤炭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1980年兼任山西省西山矿务局局长,这在当时已经是不小的官了。常根秀是个贤惠女人,跟着丈夫来到太原。有关部门几次提出给常根秀安排个正式工作,都被胡富国婉言谢绝。胡富国对妻子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是旧社会。咱不能搞封建社会那一套,如果自己都做不好,哪有资格去管别人。你就受点委屈吧。”

  妻子理解丈夫,到煤管局的招待所做临时工,当了名服务员。她负责一整层楼的清洁工作,给几十间客房铺床叠被,擦桌拖地,还要清洗厕所,用拖布把楼道擦干净。当时,他们已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胡富国是那种一心扑在事业上的男人,别说做家务了,人影都整天见不着。四个孩子的衣食住行全是常根秀一手打理,在单位拖地扫地,回到家给四个孩子做饭洗衣,常常吃晚饭时,累得端着碗直打瞌睡。

  深夜,孩子们睡了,常根秀还要在灯下飞针走线,给孩子还有胡富国做厚的薄的棉袄棉裤。山西的冬天很冷,胡富国常常到矿上去,天寒地冻的,穿着妻子做的棉袄才能挡住寒气。后来胡富国当了省委书记,还穿着妻子做的棉袄。一年冬天在北京上中央党校,他仍是一身黑棉袄。党校的同学,时任人民日报总编辑的范敬宜,听了胡富国历数妻子做的棉袄有几大好处后,不禁啧啧称奇,还写了文章《省委书记的黑棉袄》,刊登在《人民日报》上。

  1980年,国家急需煤炭,国务院副总理余秋里来到山西,召开会议布置增产超产任务。会上一些大矿矿长都没有把握,不敢表态。胡富国站起来说:“现在有人说大庆会战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不管怎样,大干社会主义没有什么不对。我们只要大干就能突破1000万吨!”

  余秋里闻言脸色变了,啪地把桌子一拍,茶杯都跳了起来。胡富国心里咯噔一下:“怎么?说错话啦?”众人也都惊得面面相觑,替胡富国捏了把汗。只见余秋里把披着的外衣一脱,露出了因战争而失去左臂的肩膀。他说:“他们批大庆是冲着我来的。老胡,你说得好,明年你西山矿务局产量突破了1000万吨,我为你们庆功!”

  胡富国再次把“家”搬到了西山矿,和工人吃住在一起。他说,要打胜仗,指挥部就得前移。常根秀默默地做起了丈夫的后勤。第二年,西山矿务局矿产量神话般地突破了千万吨大关,成为山西八大煤炭基地之一,跻身全国千万吨大局的行列。余秋里闻听喜讯,果不食言,欣然亲自到西山矿上祝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西口情歌》还原西口历史文化
下一篇:破解狄仁杰家世之谜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