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佛山古寺:梵仙山——智者的暗示

2011-04-30 11:20:00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冬天的一个早晨,五台山台怀镇祥瑞如常,从白雾里开出来的汽车停在梵仙山脚下,朝佛的三个男人陆续走出来。背着大包的摄影师和司机走在前面,新鲜的冷空气刺激了他们的鼻黏膜,走在后面的胖

  冬天的一个早晨,五台山台怀镇祥瑞如常,从白雾里开出来的汽车停在梵仙山脚下,朝佛的三个男人陆续走出来。背着大包的摄影师和司机走在前面,新鲜的冷空气刺激了他们的鼻黏膜,走在后面的胖子听到两声截断的喷嚏。周围再没有人了,空阔的视野前横生着一丛杂草,旁边零散的树木落尽了叶子,它们像贫寒人家的子弟,保持了体面的直立姿态。
  遥望着烟云里隐现的一线红墙,胖子开始使劲揉腿,他的膝关节像两块冰凉的石头。这个落在后面步态笨拙的胖子,就是几天前的我。我知道他开始为登山这件事犯愁了。我忍不住想给他点暗示:你能上去的胖子,我知道你上去了。等他迈出羊肠小道的第一步时,摄影师已在一个足够的高度,开始打量台怀镇的冬日风光了。


  我后来仔细回想,气喘吁吁的胖子漏掉了很多有意义的细节。比如,他可以像司机师傅一样,兴奋地降落在橙黄色的沙棘林里,品尝一口酸甜的朝山礼遇。他还可以在一片叫不出名的灌木丛前停下,捏起一块普通的石头看看,它的形状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它跟它的同伴用怎样的组织方法形成了梵仙山?它们的组合遵循着什么样的因果规律?要知道,在亿万年前一次叫做“五台隆起”的地质运动之后,它们就呆在这里再没有走动过。它们可能比人类更有耐心和智慧。
  至少,走在通往佛门的路上,他应该表现得更灵性一些,而不是一根喘气的木头,任由梵仙山搬运自己。可怜的胖子对这个过程记忆稀疏。直到进得山门,听到一声深沉的“阿弥陀佛”,他依然不觉悟,只知身在无尽的长路上。

  传说·历史

  梵仙山首先以传说的方式展开。
  这个时候,三位香客已坐在了梵仙寺的禅房里。一字排开的木质长椅和面前的红色茶具,是传说的现实背景。梵仙山的传说是一幅橙黄的古老画轴,展开这幅画轴的是监院果明师父。他坐在香客对面,为隆冬季节而来的三位客人徐徐斟茶。胖子看到,果明师父的神情格外虔诚。
  传说总是优美缥缈的,特别是梵仙山的传说,散发着古典而幽艳的香味。
  不管是一位书生或是一心朝佛的善人吧,他必定是冥冥中受到了某种神秘的指引——在寒冷和饥饿的黄昏,他孤独地盘桓在梵仙山亘古未变的山道上。在一步一叩首的庄严氛围中,暮色四起,松涛晦暗的沉吟包围过来,苍黄的倦意和黑色的恐惧也袭击了他。
  像极了善良的人们知道的另一些美好的传说,无助的人看到了一线光明。书生在失望之时听到一声召唤,仿佛来自天国的仙乐,书生看到不远的山巅亮起一抹粉红的灯光,随之而来的是一缕诱人的清香。为他打开门扉的,是一位美貌异常的姑娘。
  美女?胖子听到这里眼睛一亮。
  是的。果明师父轻呷一口浅茶说,她是一位貌比西子修炼千年的狐仙。
  胖子兴奋了,他的脸可耻地潮红起来,他觉得自己被一股情欲的暗流鼓涌着,漂向遥远的粉红色灯光。他没有注意到果明直视他的眼神,他看到自己走进了那间飘零着红绡帐的香闺。
  可是,现实在奈何中继续。传说在继续中诉说着奈何。
  被现实唤醒的胖子对书生充满了怨恨。他看到自己推开了充满诱惑的红酥手。
  传说的结尾是狐仙点化书生的一句偈语:
  “修了道,信了教,不羞不臊就悟了道。”
  我在翻检自己不长的人生旅程时,不能不为胖子的表现感到惭愧。尽管梵仙山上浮想联翩的胖子跟现在的我,只差着短短几天的时空距离。我总是觉得,好似在寒暑中沉浮了数十载般,热也罢冷也罢,每个人的背后,终归是空无的宁静在作支撑罢。
  胖子在果明师父的禅室里灌了一肚子茶,却没有品出一丝玄外之念,我很想提醒他,小到一个茶杯钵盂,大到寺院庙宇,再大到整个五台山,继尔再大到抽象化的“佛”,其实,都是一种类型的容器,里面盛满的不是表象的水、食物、雕塑、建筑,当然包括人,而是,我们整个民族乃至全人类的精神宝藏。
  冥顽的胖子整个思绪久久漫漶于传说的表象之中,于是善解人意的果明师父又向他讲了另一则传说。
  这是一则关于“梵仙山”得名的典故。
  文殊菩萨一时兴致,打赌观音菩萨吃不掉他的一碗饭,于是观音召集五百饿鬼来助阵,结果一碗饭最终还是饭一碗。游戏作罢,文殊与观音方道明真相,原来,两位菩萨为超度五百罗汉而设计了这次道场。“饭仙山”由此而来,最终演化为“梵仙山”。
  我回想起,果明师父讲这则传说的时候,脸上露着浅浅的笑意。让我在几天后翻阅佛典资料时,不由想起了调皮的邻家男孩儿。男孩儿曾诚恳地要求我替他保密:他喜欢的玩具是美猴王在他上学的路上送给他的。
  心有灵犀的我果然在《清凉山志》中发现了这现一句记载:
  “台东南三十里,中台山。若有五百仙人,饵菊成道。”
  尔后我又执拗地查到一首明代玄觉和尚游历梵仙山后所作诗歌:
  山头紫气日长存,
  上有仙人汗漫游,
  饵菊换教风骨异,
  白云影里去悠悠。

  当我脸上也露出笑意,为自己在“史料”中找到证据,以推翻果明第二则传说的不靠谱而得意时,我猛地打了个冷颤。——饿鬼尚且成佛,果明师父笑意融融的传说,不就是“众生平等平常、人人可自觉自醒”的简单道理吗?
  那么,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这么做能证明什么?是传说的虚无吗?是历史的真实吗?
  传说本就是缥缈的,可它是那样美好。历史呢?
  传说是善良的心诉说给另一颗善良心的。历史呢?
  传说的表象是虚无,而传承的是善良人的真实愿望,而表象真实的历史呢?
  愚鲁的胖子聆听了梵仙山的第二则传说,他依然沉浸在传说的表象中,好像看到风从树梢上落下,在窗棂上轻轻地触摸了一把,他的眼里,自然的景象跟熟悉到即将遗忘的童话一样平常。
  这么说,梵仙山大殿供的是狐仙?
  是的。果明师父回答。
  这么说,梵仙山是仙家道场?
  佛道合一。果明师父回答。
  从历史的角度看,胖子说,我的意思是,梵仙山的历史,而不是传说,究竟是什么?
  无考。果明师父说。
  胖子疑惑不解的神色在温暖的禅室里独自绽放。外面传来的诵经声婉转回荡。我很愿意沿着时光的来路返身告诉他,如果那位美丽的狐仙姑娘不伸出纤纤素手,现实中,那位书生是会在饥寒中死去的。
  “有谁愿意在天亮前死去呢?”
  “可又有谁愿意在黑暗中等待呢?”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两世人(外三篇)
下一篇:年末进行时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