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忻州人你对元好问了解多少(二)

2011-04-10 09:14:0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元好问青年时期除了跟随郝天挺学习外,还随嗣父结识了很多当朝名人,如太原儒士王汤臣,翰林学士路铎,都在元好问的学问上给以帮助。  因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元好问的才华少年时代就有

 

  元好问青年时期除了跟随郝天挺学习外,还随嗣父结识了很多当朝名人,如太原儒士王汤臣,翰林学士路铎,都在元好问的学问上给以帮助。

  因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元好问的才华少年时代就有所显露。“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就是元好问十六岁所作,据清嘉庆《大清一统志》记载:“雁丘,在阳曲县西汾水旁,金元好问赴府试……累土为丘,作《雁丘词》。” 阳曲县在忻州和太原之间,元好问十六岁去太原府秋试时,途经汾水河边,看到一位猎人手提一对大雁,因好奇便顿足观看。

猎人便将刚发生的事讲给元好问。原来,猎人在捕捉大雁时,其中有一只落网,另有一只脱网飞走,当飞走的大雁看到它的伴侣在网中挣扎,便盘旋空中不肯离走。猎人怕网中的大雁也飞走,便将其杀死,就在猎人杀死网中大雁的瞬间,飞走的大雁突然收拢双翅径直向地面一块大石冲来,顿时气绝身亡……元好问被这对生死之恋的大雁所感动,向猎人买下这对殉情大雁将其掩埋,并用卵石垒丘为记,名之为雁丘,同时写下了千古绝唱《摸鱼儿·雁丘词》: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叫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 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若, 是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景,

  只影为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

  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

  山鬼自啼风雨。

  天也妒,

  未信与,

  莺儿燕儿俱黄土。

  千秋万古,

  为留待骚人,

  狂歌痛饮,

  来访雁丘处。

  元好问一生娶过两个妻子,生三男五女。他十八岁初婚,娶户部尚书忻州张翰之女,四十岁丧妻,续娶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提举榷货司户部员外郎毛瑞卿次女为妻。二十一岁时嗣父元格在甘肃陇城去世,元好问扶柩回忻,在忻州居住了六年,这也是他一生在故乡居住较长的一次。这一期间他仍然勤奋读书,在忻州读书山和定襄神山都留下他勤奋读书的痕迹。

   忻州读书山原名系舟山,在忻州的东南处。传说古时候这里一片汪洋,大禹治水经过此处曾在山顶系舟,故名系舟山。沧海桑田,随着世纪的迁变,这里山峰突起,层峦叠翠,山中清泉古刹,景色秀美,是忻州八景之一。因元家父子曾在此山间的福田寺读书,金朝礼部尚书赵秉文为此题词:“山头佛屋五三间,山势相连石岭关。名字不经从我改,便称元子读书山。”系舟山因此更名为读书山。

  定襄神山又名遗山,在县城北十五里处。“平地垒台,突兀如磐,似所遗而成,故名遗山。”(《定襄县志》)当地人传说是二郎神担山所遗,所以叫遗山。山顶有佛寺,并有“山房十余所,以备读书者居。”元好问在此读书,并以此山为号。

  尽管元好问青少年时期就才华横溢,但一直未能进士及第,就在他意气奋发名气逐渐增大的时候,震惊整个世界的草原霸主成吉思汗率领蒙古铁骑踏向了金国,使得元好问从青年时代开始辗转在战乱的灾难中。据史料记载:公元1216年,蒙古军又逼进太原,元好问被迫举家南迁,避难于河南福昌县(今宜阳县)三乡镇。当时在三乡人才盛集,元好问与旧友赵宜之、刘景玄相适,并结识了本地诗人辛敬之等文人雅士,与之往来,使元好问在此期间诗文尤为长进。特别是国难家仇和多次科考不中的创伤使元好问在此期间创作了大量的诗文,那组闪耀着理论光辉的《论诗三十首》就是在这一期间完成的。

  “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冬清浑。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二雄。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采访:元好问学会名誉会长 姚奠中(山西大学教授)

  “元好问的散文和诗词还有文学评论、散文诗词是代表作,而文学评论也是个代表,这是很少有的,他的《论诗三十首》是很著名的,还有专门研究《论诗三十首》的学者” 。

  这一时期,元好问还创作了著名的《萁山》、《琴台》等诗,直承杜甫“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现实主义诗风,遂为当代文坛盟主赵秉文所赏识。据《金史》本传记载:“下太行,渡大河,为《箕山》、《琴台》等诗,礼部赵秉文见之,以为近代无此作也,于是名震京师。”

  避难时期的创作奠定了元好问在金元二代杰出的地位。也许这就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吧。

  战乱的不幸使元好问避难于异地他乡,直到三十五岁时才考中博学宏词入选翰林院,先后做过内乡、镇平、南阳县令,后调任尚书省令史,移家汴京。公元1232年,蒙古军逼向金京都汴京,金哀宗将西面军元帅崔立等留城镇守,自己携当朝重臣逃亡。1233年,崔立叛降,京城沦陷,元好问被羁押山东聊城,从此开始了六年的羁管生活。就在他软禁羁押的生活中,多了一位在战乱中失散的孤儿,原来这个孤儿就是他结拜兄弟白华的儿子。白华,字文举,是山西澳洲(今山西河曲)人,金哀宗时任枢密院判官,以干练和善辩受到哀宗器重,与元好问有龆龀之交,两人一生往来甚密。哀宗逃离京城时将白华带走,留下妻儿在京城。崔立叛降后,大肆虐掳随驾官员的家属,白华的妻子失踪,儿子被元好问救出并留在身边,这就是在我国被后人与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并称为元曲四大家之一的白朴。白朴,字太素,当时只有七八岁,因战乱染瘟疫奄奄一息,是元好问怀抱六天六夜直至臂弯出汗才将其救活。后来一直跟随其生活,他的成名与先生的言传身教有着直接的影响。白朴的好友王博文在白朴《天籁集》序中记载了这段影响白朴一生的经历:“京城变,遗山遂挚以北渡,自是不茹荤血。人问其故,曰:俟见吾亲则如初。尝罹疫,遗山昼夜抱持凡六日,竟于臂上得汗而愈。”又曰:“遗山之后,乐府名家何人?残膏剩馥,化为神奇,亦于太素集中见之矣。然则继遗山者,不属太素而奚属哉?”可见王博文认为白朴是元好问正宗的继承人。白朴留给后世的杂剧共十六本,现存只有著名的《唐明皇秋叶梧桐雨》、《裴少俊墙头马上》、《董秀英花月东墙记》和大量的词与散曲。(未完待续续)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忻州人你对元好问了解多少(一)
下一篇:忻州人你对元好问了解多少(三)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