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暖冬:河曲80岁老人纵情歌唱民歌

2013-12-04 10:56:3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提起(了那)哥哥呀走西口,止不住小妹妹泪蛋蛋流。一把(了那)拉住呀哥哥的手,说下个日子(呀)你再走。”由河曲二人台《走西口》衍生而来的民歌《提起哥哥走西口》,旋律简单,音韵柔美,听

 
 

  “提起(了那)哥哥呀走西口,止不住小妹妹泪蛋蛋流。一把(了那)拉住呀哥哥的手,说下个日子(呀)你再走。”由河曲二人台《走西口》衍生而来的民歌《提起哥哥走西口》,旋律简单,音韵柔美,听起来别有一番荡气回肠的美感。这歌声,把我们带到了那个充满泪水和汗水的年代,我们看到,无数的“太春哥哥”在渡口与自己的“玉莲妹妹”执手泪眼相望,依依惜别,难舍难分,却又不得一步一回头地转身离去……然而,眼前的歌手,却分明是八十岁的老人了。

 

  在民歌之乡的河曲县有一个闻名省内外,大人娃娃都会唱民歌的村子南沙洼。在我们面前纵情歌唱的正是鹿固乡南沙洼村的几名村民,他们四人当中最年轻的也已经72岁了。村里人介绍,这几位老人都是演唱河曲民歌的行家,一辈子不知道唱了多少歌,也不知道表演过多少回了。2002年5月23日晚,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狄兰半和刘宽来老人演唱的河曲民歌《担水》引起了专家学者的关注,他们那带着乡野气息的民歌,让北京观众感受到了他们的质朴和真挚。那泼辣辣、鲜灵灵的歌词,或高亢或者委婉的单调,表现了河曲人纯朴开朗的性格。其实,早在1953年冬,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现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前身)的7位专家,就首次赴我县进行民歌采风,仅60天就收录了1500多首唱词和150多种曲调,其中在南沙洼搜集的很多民歌成为广泛流传词曲俱佳的传世精品。  

 

  记者来到83岁的狄兰半老人家时,她正在做家务,一小小的屋子被烧得暖意融融,灶上架着一口大锅,锅里的水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一只白色的老猫懒懒地卧在炕头,惬意地眯着眼睛。屋子里到处都氤氲着温暖的气息,让人浑身舒坦。同行的朋友问她:“烧这么多水,打算滚粉汤吗?”她一边请我们坐下,一边随口说了一句:“软溜溜的油糕滚粉汤,咱几个坐下就拉家常。”大家笑了起来,却互相推让着谁也不肯上炕。最后,狄兰半老人一挥手,说:“推磨碾米老骡子,上炕就得老婆子。老婆子们上哇!”又是一阵笑声,四位老人相继爬上了炕,盘腿坐下,开始商量唱什么歌。

  张牡丹老人感慨地说:“咱现在的生活好过了,就像人们说的那样‘点灯不用油,耕地不用牛’,生活真是不错!”狄兰半老人笑呵呵地说:“那是!要在过去,咱想也不敢想这些!点灯不用油?瞎摸了?耕地不用牛?个儿拉呀?”一旁的刘宽来老人补充说:“是啊,现在种个地都用上机器了。还有,过去种地是给人家交税了,现在呢?是国家给咱补贴钱了,时代真是不一样了!”四名老人一商量:“干脆咱就唱个《东方红》吧!”于是,这河曲民歌联唱就在这首不是民歌的歌声中拉开了序幕。  

 

  一首曲毕,大家提到了今天的正题——河曲民歌。狄兰半老人和刘宽来老人一听,马上就兴致勃勃地回忆起了往事。刘宽来说:“那年我71岁了,狄兰半72了。人家请我们去北京中山堂给唱咱河曲的山曲曲,我俩就给他们唱了个《担水》……”老人一边说,一边吃力地爬了起来,颤巍巍地站在了软绵绵的炕褥子上,狄兰半也赶紧与他并肩站好,准备开唱。《担水》是一支男女对唱的山曲曲,歌词质朴,贴近生活,言简而情深。刘宽来老人唱道:“我给那妹妹软颤软颤软溜软溜紧跑慢跑水洗汗脸,担下两担水(啊哈)亲人!”他唱的时候满脸深情,调子轻柔舒缓,好似回到了年轻时代。唱到“软颤软颤软溜软溜紧跑慢跑水洗汗脸”这些音节类似的词时,他还双脚交替在褥子上踏着,模仿出担着水桶前行的动作,认真极了!狄兰半老人虽然比刘宽来还要大一岁,但丝毫不见老态,她一仰头,就接上了下一段:“妹妹给你荞面圪团儿水圪粉粉水圪粉粉坚圪正正圪正正坚呀羊肉臊臊清汤水利有有味味,双圪手手拣给亲亲你呀亲人!”她一边唱,一边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同伴,伸出双手作出端饭的样子。到了合唱部分,二人共同唱道:“咱二人相好那一对对,铡草刀铡脑袋也不用后悔哪亲人!”他们配合默契,各自做了个单臂张开的动作,显得和谐又大方。

  一旁的贾果女老人坐不住了,她放下手中吸得剩下了半支的香烟,自告奋勇地说:“我给你们唱个‘黄河畔上栽柳树,栽不起柳树我不好住’。”我们都热烈鼓掌,不料刚刚唱了一段,就勾起了狄兰半与刘宽来两位老人的回忆,他们说,自己想起了另外一个调调,词和这个差不多,要给大家表演一下。于是,刘宽来先唱了几句:“大河畔上栽柳树,嗨哥哥的小妹子呀,嗨哈哟,你看妹妹给你扭两步,嗨哥哥的小妹子呀!”狄兰半毫不费力地回应了一段。我们听着这优美的歌声,再看到老人那认真的样子,打心眼里对他们心悦诚服。如果不是出自对河曲民歌的热爱,这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到现在还放不下唱山曲曲呢?刘宽来老人说,他现在已经82岁,耳朵也不太灵光了。但是,这显然没有影响到他唱歌的兴趣,一旦张嘴歌唱,他满脸的皱纹就舒展开来,乐得跟个孩子似的。当狄兰半老人唱《大摇大摆那大路上来》时出了一点儿错的时候,他马上第一时间指出错误,生气地说:“你咋就给忘了?”接着,他就低低地哼出了正确的歌子,让狄兰半重唱一遍给大家听。

  狄兰半老人调皮地回答: “山曲儿本是肚里的菜,甚会儿想唱它甚会儿来。”她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想到了那苦难的过去,又轻轻地说了一句:“天天起来天天难,山曲儿就是给我解心宽。”山曲儿就是她生活的支柱,也是她一生中快乐的源泉。老人说:“我觉得河曲民歌就是来源于生活,叫我编我也能编下去,就是打落子(莲花落)也能打好久哩!”说到这里,她转移了话题,语调轻快地说:“我再给你们唱几首吧!”于是,那只在电视上出现过的《对坝坝那圪梁梁上》悠扬地响在屋子里了。尽管他们已经老态龙钟,举步维艰,但唱起民歌时却非常认真,该高的地方高,该低的地方低,没有丝毫马虎。那歌里甜蜜的味道、深厚的情意,仍然表达得淋漓尽致。

  看着这些可敬可爱的老人,我不禁想到:唱歌的人是老了,但河曲民歌却永远不会老。山曲曲里的哥哥永远是年轻力壮情深意长,而歌里的小妹妹也必然是如玉莲一般,永远停留在含羞带怯青春亮丽的十八岁。在这间简陋的小屋里,悠扬动听的河曲歌还能唱多久?望着老人们饱经风霜的脸,记者的心头不由得产生了几分担忧:现在南沙洼村还有几个年轻人爱唱民歌?会唱民歌?采访就要结束了。在我们就要离开南沙洼村时,狄兰半老人仍然站在初冬的冷风中向我们不停地招手,老人在挥手之间仿佛呼唤着永不消逝的青春岁月,呼唤着鲜活的河曲民歌……(通讯员 窦占伟 王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西忻州:"四三双一"机制推进廉政风险点排查
下一篇:1-10月忻州市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6%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