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原平一孕妇转院途中身亡 家属认为院方治疗不当

2014-08-30 10:22:38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今年40岁的范玉芳,与丈夫彭先生有一个不到3岁的女儿,这次怀孕是两人的二胎,而且做B超是个男孩,想着儿女双全,彭先生特别高兴,因为妻子是个大龄产妇所以倍加小心。可是万万没想到,在距离预产期不到20天的时候,大夫说孩子是个死胎,这让彭先生备受打击。短暂的悲伤过后彭先生缓过神来,马上给妻子办理了住院手续,准备做引产,把死胎取出来。

孕妇死亡

孕妇死亡
 

  今年40岁的范玉芳,与丈夫彭先生有一个不到3岁的女儿,这次怀孕是两人的二胎,而且做B超是个男孩,想着儿女双全,彭先生特别高兴,因为妻子是个大龄产妇所以倍加小心。可是万万没想到,在距离预产期不到20天的时候,大夫说孩子是个死胎,这让彭先生备受打击。短暂的悲伤过后彭先生缓过神来,马上给妻子办理了住院手续,准备做引产,把死胎取出来。

  今年8月1日11时,范玉芳住进原平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但是到了8月2日中午13时57分,范玉芳开始抽风,院方却要求转院,在转院的途中,范玉芳因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彭先生认为妻子是因医院大剂量使用催产素和违规使用缩宫药米非司酮片导致孕妇产生不良反应才死亡的。

  而原平市第一人民医院分管医疗的张院长认为,“没有确切医学鉴定结果不能下结论,要等待医学鉴定结果。”

  目前,我省忻州原平市成立了由卫生局、检察院、公安局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范玉芳的死因展开了详细调查。

  孕妇转院途中停止呼吸

  彭先生的姐姐彭女士回忆,“今年7月24日,弟媳妇做B超显示正常,可过了一个礼拜再去做B超时,医生说胎儿已经死亡。”

  8月1日,范玉芳到原平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检查,准备做引产。虽说范玉芳是高龄产妇,但主治大夫李自平说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彭先生一家便拿催产素到了三楼的待产室,下午16时开始输催产素。

  8月2日早上,李自平给范玉芳放上药并检查了子宫,拿上催产素去待产室再次输液。范玉芳上午有说有笑,一切正常。

  结果就在彭女士回家吃饭的间隙,范玉芳却出事了。“当时,范玉芳趴在厕所,尿不出来。”

  就在彭先生下楼买了一个痰盂上来的功夫,范玉芳开始抽风、翻白眼,这下可把范玉芳全家人给吓坏了。

  家人赶紧喊来了大夫查看,但大夫却跟彭先生商量让范玉芳赶紧转院。“转院?孕妇已经出现如此危急的情况,还要让转到离原平市有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太原山医大二院,这样会耽误病情,使病情进一步恶化。”提起当天的事,彭先生泪流满面,“当时我感到妻子病情严重,于是向大夫提出给妻子做剖腹产,但大夫却不给做,怕出现大出血,我又向大夫提出从太原请个专家来做剖腹产,可大夫不允许,在妻子出现种种不适的情况下,大夫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医护人员也不看护妻子,而是极力要求转院,我们只能办理了转院手续,将妻子抬上了去往太原的救护车。我们上了高速不到20分钟,还没有到顿村的时候,我妻子呼吸停止了。”

  家属认为院方治疗不当

  早晨还一切正常的范玉芳,没想到就这样莫名其妙去世了,家人在悲伤之余,觉得还得找医院要一个确切的说法。

  而医院最后给的具体死因是可能是羊水栓塞,因为没有做医疗鉴定,所以医院也没有出具具体的死亡诊断,但是一家人却认为范玉芳之前出现的很多不良反应和医院的不当治疗有关系。“8月1日下午16时开始输催产素,至晚上22时输完,中间一直没有间断,但是8月1日当天没有任何效果。到了8月2日继续输,在这中间我有一个疑问,就是说为什么第一天输催产素没有反应的情况下,第二天还要继续采取这种方案,可不可以换一种方案,先把这个小孩取出来。”彭先生觉得疑点重重,“从第二天9时许,医生查了妻子的子宫以后,就给子宫里面放了一个米非司酮片,这种药是一种缩宫药,后来我在网上查这种药只能口服,按有关规定,这种药放在子宫里面是违规的。”

  彭先生对于药物的使用产生了疑问,并且对医生之后的看护也很不满,“李自平在查房的时候,看到催产素滴得有点慢,他就调快了。而且在使用催产素的同时,能不能同时使用缩宫药,会不会有不良反应,主治大夫想过没有。”

  范玉芳的家人对其死因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多方打听咨询认为,“医院大剂量使用催产素和违规使用缩宫药米非司酮片导致孕妇产生不良反应死亡。”

  更让彭先生气愤的是,当范玉芳开始抽风之后,医院所做的一切。“在妻子出现抽风到医生提出转院建议之后的近两个小时之内,医院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我觉得这也是导致妻子病情延误、直至死亡的原因。”

  医院表示将走司法鉴定

  带着众多疑问,8月20日10时左右,记者和范玉芳的家人一同来到了原平市第一人民医院了解情况。

  记者看到,虽然正值上班时间,但是办公区仅有财务科在办公,院领导并不在。财务科的工作人员表示,“医院里没有领导在,也没有电话。”

  无奈之下,记者又来到了3楼的院办,但坐在院办椅子上看报纸的人称自己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情急之下彭先生在楼道里四处寻找,最终在隔壁的应急办公室,找到了院办的贾主任。

  贾主任说,“医院现在建议家属走医学鉴定的渠道解决此事。”

  但是家属觉得周期太长,死者还在殡仪馆中得不到安葬,想通过协商解决。对此,贾主任表示,“这件事我只是参与了一下,具体负责此事的人不是我,是医院分管医疗的张院长。”

  但是由于张院长有事出去了,贾主任在给了记者张院长的电话后就转身离开。

  确切死因要等医学鉴定结果

  记者经过数次拨打,终于拨通了张院长的电话。张院长说自己现在不在医院,下午才能回到医院。

  到下午15时许,张院长回到医院,一见面,范玉芳的家属异常激动:“张院长,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把主治医生给我叫来,给活人个交代,给死人个说法。”家属认为主治医生李自平是这件事最直接的当事人,是李自平的不当治疗导致了孕妇死亡,所以必须把他叫来,当面质问。

  但是张院长却说,“现在李自平和妇产科主任都已经被停职,不在医院,而且现在家属比较激动,为了避免冲突,所以不同意双方见面,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张院长说,“关于范女士的死因究竟和催产素、缩宫药的使用有没有关系,没有确切医学鉴定结果不能下结论,要等待医学鉴定结果。”

  院方解释提出转院是因医院条件有限

  对于范玉芳的死因,张院长表示,现在还不能确定。因为范玉芳死亡的时候,医院没有出具死亡通知,而当地医院有没有死亡通知也不清楚,因此现在没有一个确切的死因。

  张院长说,“常规考虑这种病人,一般是死于羊水栓塞,但是必须得尸检;至于抽风,是妊娠过程中出现的一种重度症状,主要是由脑血管缺氧引起的,治疗上主要是用硫酸镁治疗,当时使用硫酸镁治疗后,范玉芳抽风的症状得到了控制。”

  当时家属提出要做剖腹产时,医院怕大出血,由于医院的条件有限,不能继续对病人治疗所以才提出转院。当时医院考虑将孕妇送到山医大二院也就一个多小时,而且当时已经联系好了对方医院。

  张院长解释,“该医疗事故不是一个单纯的剖宫产的问题,一个医院它是由硬件和软件组成的,人才是重要的一方面,比如说剖宫术后如出现大出血会有好多问题,要输凝血酶,要输血小板,医生的技术和经验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是医院所具备的条件、所采取的措施,比如我们忻州地区血站大概还没有血小板,但是到了太原它从血站马上就能调血小板,比如说肾功能不全,它能血透,比如说出血,它能用凝血酶或者用血小板,也就是说后续的一些抢救,我们医院有些达不到。”

  目前,忻州原平市成立了由卫生局、检察院、公安局等多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孕妇范女士的死因展开了详细调查。在正式调查结果公布前,本报希望医患双方都能保持理性,等待权威部门的医学鉴定,本报也将拭目以待。

  晨报记者 高慧娟 李晓敏根据8月28日视频整理制图王辰翔

  (原标题:孕妇转院途中不幸身亡家属认为院方治疗不当)

相关热词搜索:原平 院方 家属

上一篇:山西代县“创卫”与民“抢地” 补偿偏低阻力大
下一篇:污水直排街面 垃圾随意倾倒!解原乡东社村民不堪其臭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