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房产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60岁失独母亲生龙凤胎 母女3人1条鱼吃1个月

2014-03-22 09:26:29   来源:大河网  作者:王轶庶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60岁的失独母亲郭敏用试管婴儿生下一对龙凤胎。她独自抚养儿女,尽力让他们和别的孩子一样。他们的衣服玩具不算少,塞得满床都是,全都是邻居、朋友、好心人送来的。唯独没有失独家庭—那些家庭一般都会把亡故孩子的东西留着做纪念。

母女三人在狭小出租屋里的快乐时光。 (王轶庶/图)

  母女三人在狭小出租屋里的快乐时光。 (王轶庶/图)

每晚给闹腾的孩子做完饭并盯着他们吃完后,郭敏才在炉台前飞快地开始吃自己的饭。 (王轶庶/图)

  每晚给闹腾的孩子做完饭并盯着他们吃完后,郭敏才在炉台前飞快地开始吃自己的饭。 (王轶庶/图)

郭敏买一条鱼能吃将近一个月,分成三四段,每段吃一周。 (王轶庶/图)

  郭敏买一条鱼能吃将近一个月,分成三四段,每段吃一周。 (王轶庶/图)

郭敏带着两个子女,擦肩而过的是一位年轻母亲。 (王轶庶/图)

  郭敏带着两个子女,擦肩而过的是一位年轻母亲。 (王轶庶/图)
 

  60岁的失独母亲郭敏用试管婴儿生下一对龙凤胎。她独自抚养儿女,尽力让他们和别的孩子一样。他们的衣服玩具不算少,塞得满床都是,全都是邻居、朋友、好心人送来的。唯独没有失独家庭—那些家庭一般都会把亡故孩子的东西留着做纪念。

  打眼一望,60岁的郭敏没有任何值得多看一眼的地方。

  她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晚上她会去幼儿园接两个4岁的孩子放学,一米五的身材淹没在车流和烟尘中,一手拉着一个,唠唠叨叨又快快乐乐。在北京无数的城中村,这样来帮儿女照看孩子的老太太实在是太多了。

  事实真相是:她不是配角,而是主角

  两个孩子不是她的孙辈,而是她的儿女。56岁那年,她使用胚胎植入技术生下一对龙凤胎,刷新了北京地区产妇的年龄上限。

  郭敏唯一的独生女儿是在2005年车祸去世的。那几年,郭敏形容自己是“想啊想啊,脑袋都要炸了”。直到她看到一张报纸:“日本有个女人60岁生了孩子”。那一刻,她无比感谢自己从南昌老家来到资讯发达的北京。

  怀孕很顺利,第一次却流产了;吃药补了一年身体,这次成功了。剖腹产下两个孩子,连手术带生产一共花了8万元。至今她都认为,这8万是她这辈子花得最值的一笔钱。尽管其中有3万是朝老母亲借的。母亲后来发现她还不起,说:算了。

  她保留了一张大女儿14岁那年的照片,不敢拿出来。倒不是怕看了伤心。9年了,早已淡然。两个小孩子争抢,“姐姐是我的”,差点撕坏。

  为防失败,胚胎植入技术一次植入三个胚胎。一个流产了。老伴主张再流掉一个,留一个女儿就够了。“咱们赚这点儿钱,两个怎么养得起?”她坚决不同意,一直吵了三个月。孕期过了三个月,就没法流产了。她很满意。

  2013年7月,65岁的老伴脑梗塞发作,好几个月才出院,如今在他与前妻生的儿子家住。因此,现在郭敏一人养两个孩子,母子仨住在这间月租600元的出租屋里。

  两个孩子都4岁了,正是满床乱爬的年纪,稍有不慎就容易掉下去。她在床头安了一根不锈钢杆子。两个孩子每人腰上套一根带子,另一端系在杆子上。

  每天早上,郭敏七点起床,给两个孩子冲奶粉喝、洗脸、洗屁股,八点半送他们去幼儿园。回家做账,做到中午再吃一袋方便面。下午继续做账,五点去接两个孩子。

  他们就在家门口的打工子弟幼儿园。走路五分钟肯定到了,但她多半要走半个小时。城中村太乱,各种自行车汽车摩托车在一条土路上双向奔流。她紧张极了,紧紧拉住一双儿女,不时还得侧身躲一阵。

  “小女孩还好,那小子太淘!”幼儿园园长白长武证实了郭敏提及的一件事:幼儿园的学费其实已经涨了100元,唯独对她的两个孩子例外。“她太困难,能照顾就照顾点儿。”

  两个孩子都白净,活泼,有一种格外撒娇的姿态。他们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你比别人的妈妈老”诸如此类的问题,而是抢着上来要她抱,“妈妈我想你了”。

  除了一千八的退休金,她现在为七家公司做账,每家付给她的报酬是200或300元。都是老客户。看她认真,就一直做下去。但每个月需要她自己去把账取回来送过去,顺便结报酬。这些公司都是两三个人的规模,都很远。有的在通州,有的在石景山,有的在海淀,公交车坐到头还要走好远。前几天两个三十出头的电视台记者跟在她后面拍,拍到实在走不动了,她却仍然健步如飞。把账取回来,每天再工作五六个小时。

  每个月支出两千五六百块钱,能攒一千五—这几个数字,郭敏显然已在心中计算过无数遍。这样,再工作十年,两个孩子上学应该够了。老伴脑梗发作,她立即作出决定:将来不会让孩子们上大学了,高中都不必念。最多读个技校,能找个工作,足矣。

  打开郭敏家的冰箱,大蒜和鸡蛋几乎是仅有的库存。她每隔一天给孩子们做一小碗蒸鸡蛋糕。幼儿园下午三点有一顿面条做间食,这让她窃喜,认为是占了便宜。有一天她晚上七点才回来。赶到幼儿园一看,儿子很乖。原来是幼儿园阿姨给他喂了一个馒头。

  每周二、五上午是她逛街的日子。菜市场就在楼下,她却视而不见,坐两站地往北,去赶更偏远的一个农村集市。那儿的河鱼卖六块钱一斤,比村里便宜两块五。一条三斤的鱼买回来,她和两个孩子能吃一个月。第一次剁了鱼头鱼尾熬汤,两个孩子都爱喝;剩下的鱼身再剁两刀冷冻起来,三个星期炖三段。

  有一次她去收账,对方公司的小姑娘说:郭姐,你上头条了。有人评论说你那么穷还非要生孩子。她说:他们不懂得失独母亲的苦痛啊。也有人叫她去申报什么吉尼斯世界纪录,她没有去。

  昨天两个失独母亲来看她。一个是上高中的儿子打篮球时猝死,一个是上大学的儿子车祸身亡。两人都哭得几欲昏死过去。她没有哭。眼泪早已经流干。对四年来疲于奔命的生活,她说:从来没有一秒钟后悔过。

  四年前,北京本地媒体报道她生下一对双胞胎的消息时,她还有些矜持,让他们都写成“郭女士”。这一次,她不在乎了。写真名就写真名,随便吧。连孩子的名字都不掩饰。没那么多掩饰的空间。

  她感觉到了恐惧。腰已经扭了两次。大夫说你不能再扭第三次了。她总是特别小心。远远听到汽车喇叭就往路边躲,姿势和神情都像极了走钢丝。

  父亲去世了,母亲随弟弟去广州生活,家乡已没什么亲人。在北京,在她住的这个城中村附近,也没什么能托付的朋友。一旦她倒下,两个孩子就只能“推向社会”,去孤儿院了。如今两个孩子的体重加起来快赶上她了。她已经抱不动儿子了。

  四岁了,两个孩子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其实,他们的衣服玩具不算少,从会唱歌的塑料猫到儿童脚踏车,从背心到羽绒服,一应俱全,塞得满床都是。全都是邻居、朋友、好心人送来的。唯独没有失独家庭。

  那些家庭一般都会把亡故孩子的东西留着做纪念。

  链接

  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即民间所称的“失独家庭”,是指独生子女发生伤残或死亡后,未再生育或收养子女的家庭。

  根据新华社援引致公党发布的调查数据,目前我国每年新增大约7.6万个“失独家庭”,截至2012年,中国的“失独家庭”已达百万。

  为解决“失独家庭”的困难,2008年国家开始全面实施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2013年,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联合社会力量启动针对失独家庭,特别是失独母亲推出的公益项目“失独母亲帮扶计划”,通过自救能力建设和社会关怀,解决失独家庭、失独母亲的问题。2014年1月,国家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通知》,将特别扶助金从每人每月不低于110元(伤残)、135元(死亡)提高到城镇每人每月270元、340元,农村每人每月150元、170元。

  2014年3月,全国政协委员、作家莫言在两会中建议政府应该出台措施,将“失独家庭”的父母,全部纳入政府养老医疗体系,让他们优先入住养老院,优先享受医疗资源,给予减免托老费或者医疗费的待遇。

相关热词搜索:母女 母亲

上一篇:《葫芦娃》或将拍电视剧 网友求别糟蹋童年回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美食 女性 健康 社会 娱乐 汽车 教育  
河捞面
河捞是山西民间的一种面食,多在北方人家。是用一种叫“河捞床”的一种...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