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翠峰山上的守望者

2014-01-08 08:41:4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著名画家吴冠中将河曲定位为“黄土高原之集大成者”。就在这苍苍茫茫的黄土高原上,岁月的皱纹堆叠成书。那一张张书页的褶皱里,时时流淌出琅琅的读书声。35岁的任晓军就守望在这高原的深处,九年如一日把全部的情和爱都奉献给了赵家沟小学的孩子们。

  河曲:翠峰山上的守望者

  ——访赵家沟联校校长任晓军


 

  山西新闻网忻州讯 著名画家吴冠中将河曲定位为“黄土高原之集大成者”。就在这苍苍茫茫的黄土高原上,岁月的皱纹堆叠成书。那一张张书页的褶皱里,时时流淌出琅琅的读书声。35岁的任晓军就守望在这高原的深处,九年如一日把全部的情和爱都奉献给了赵家沟小学的孩子们。

  任晓军是土生土长的河曲人,他从小就在村里长大,看惯了父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也深深地迷恋上了这片广袤无垠的高原。1998年,当任晓军被分配到阴塔联校某个小村任教的时候,他二话没说就背上行囊走马上任了。这个刚满20岁的小伙子,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彷徨,他生怕自己会教不好学生,愧对家长。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任晓军使出了浑身解数,将自己的一切心思都放在仅有的几个学生身上,恨不得一夜之间倾囊相授,让每个学生都成为饱学之士。一年之后,任晓军被调至阴塔中心校工作,他面临的学生多了,工作负担也更重了,但他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教学工作中,几年以来,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2002年上半年快要放假的时候,学校派任晓军到赵家沟联校监考。后来,赵家沟学校的校长苗雨欢找到了任晓军,问他有没有意向到赵家沟学校工作。其实,在此之前,阴塔联校的校长郭晓峰已经对任晓军转达过苗校长的意思。没有经过太久的考虑,任晓军爽快地应了一声:“行!”

  就这样,任晓军借调到了赵家沟学校任教。后来到教育局办调动手续的时候,时任局长的樊月生笑着调侃他:“小伙子,你从阴塔调到赵家沟,从一个山区跑到另一个山区,到底是为了啥?是不是在那儿瞅下对象啦?”任晓军脸一红,说:“没。”手续办得很顺利,才一天的功夫,任晓军就接到了调令,工资手续也随即开到了赵家沟。一块儿的朋友笑着说他:“肯定是局长怕你去赵家沟吃不了苦,三两天就跑掉了,所以这么快就把你的事儿给定啦!”

  说归说,赵家沟的生活还是让任晓军适应了好长时间。他没有想到,这儿的自然条件这么差。赵家沟联校位于人称“河曲小西藏”的赵家沟乡赵家沟村,是河曲、保德、五寨、岢岚四县的交汇之地,距县城足足有83公里。这里沟壑纵横,地貌独特,海拔1637米的河曲最高峰——翠峰山就矗立在这里。赵家沟联校与翠峰山主峰比邻,位置也不低,海拔达到了1592米。由于地势较高,所以山上温度很低,风很大,冬天显得特别长,四五月份下雪也是常有的事。赵家沟又一向干旱,虽说已经从山下拉了自来水管,但一到天寒地冻的时候就得断水,师生们仅靠水窖里储藏的雨水和雪水来生活。

  任晓军默默地适应着赵家沟的生活,他没有因为赵家沟的环境差而怨天尤人,而是住在了学校,一心扑在教学上。几年后,这个并非师范院校毕业的小伙子成了县内的教学能手。在一次赛讲活动中,他讲授的课文《第一场雪》获得了专家们的一致好评。与此同时,他还担任着学校的教导主任,帮助校长管理学校的教学工作。2006年,任晓军任赵家沟联校的副校长,两年后,任赵家沟联校的校长。

  从2004年调到赵家沟联校教书,到后来任赵家沟联校的校长,几年之间,任晓军亲眼目睹了赵家沟孩子们的成长。同时,他也痛心地看到,由于移民力度的增大,学生们不断地流失,从他刚来时的120多个学生,逐渐地减少为两位数,原来从岢岚县、保德县慕名而来的学生数量也是锐减。尽管他天天呆在学校,一住就是半个月,想方设法地提高教学质量,但生源还是不可避免地减少了。

  任晓军急得寝食难安,有时,他会站在学校向远处眺望,那高高的翠峰山,还有脚下那层层的梯田,都勾起他心中的无数个念头。他在不断地思考,思考赵家沟学校未来发展的方向,也思考着如何稳妥地将孩子们送到初中学校的大门上。纵观全国各地的山区学校,哪个能不受社会经济的影响呢?村里的青壮劳力都涌进城市打工去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孩子们只好跟着转学到城里去读书了。任晓军将自己的几十个学生从高年级到低年级捋了一遍,他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随着年级的降低,学生数量呈阶梯状锐减。尤其是低段和学前幼儿,数量更是少得可怕。他担忧地想:现在还有几十个学生,若是毕业一批呢?再毕业几批呢?任晓军意识到:要想抓住生源,光抓教学质量是不够的,还要注意发展学前幼儿入学。

  然而,家长们并不看好赵家沟的学前教育。他们将孩子送到学校,尽管老师已经尽心尽力地教会孩子们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也很注重开发智力,但家长们并不满意,他们抱怨着:“学了一年,既没有学会城里幼儿园的那些歌舞,又连一年级的算术也没有学会,到底念了有什么用?”有的家长干脆把孩子接回家,不让孩子来了。任晓军看到这种情况,暗暗思虑着,要把孩子们素质教育的事放在心上。

  2009年过“六一”儿童节的前夕,河曲县教育系统打算组织校际联谊活动。来到赵家沟学校的先头部队是一批音乐、舞蹈老师。他们计划先来赵家沟联校排练一些节目,然后在“六一”那天带上自己学校的学生们来此联谊。那天飘着些着细雨,还夹杂着细碎的雪花,但这并不影响赵家沟学生们的热情。当“红鸟”舞蹈学校的李晓燕老师挑选了几个孩子排练起舞蹈的时候,孩子们立刻睁大了眼睛,一丝不苟地跟老师做起了动作,没被选上的孩子也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手舞足蹈地争相模仿。来自黄河路小学的韩朝霞老师在教室里弹起了电子琴,身边的孩子也是围得水泄不通,大家的眼睛紧盯着她在琴键上飞舞的手指,个个都流露出渴望的目光。老师们走后,有一个孩子跑到任晓军跟前,仰着脸问他:“校长,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学这些呀?”

  听了孩子的问话,任晓军的心一颤,他又想起了几年前来翠峰山写生的那些画家们。那年,中国画研究院的人来赵家沟写生,湖南齐白石美术馆的一位副馆长给学生们上了一节美术课。他用几笔就勾勒出一头活灵活现的小毛驴,让孩子们好生羡慕。还有位姓杨的博士生导师,跑到小卖铺买了100支铅笔、100个本子,分别发给学生们。他先教他们怎样削铅笔,然后一步一步地教他们画校门口的一棵白杨树。后来画家们走了之后,有好几个学生天天蹲在门口画杨树,还有的绕着村里的小毛驴打转转,琢磨着画法。

  任晓军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忽视孩子们追求艺术的渴望了。他们是高山区的孩子,可他们同样向往美,同样拥有一颗热爱艺术的心。于是,2010年要特岗老师的时候,他什么主科老师也没有要,唯独申请了音、体、美老师各一名。

  任晓军把希望寄托在这三名老师身上,他对这三个年轻人说:“需要什么跟我说,我来帮你们解决,但你们一定要好好培养学生,不要浪费了他们的天赋。”音乐老师要的电子琴,体育老师要的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他都在第一时间送到了手边上。宁武籍的美术教师李俊灵说:“我想要一间美术教室,作为我们的工作室。”任晓军把手一挥:“你看中哪个地方了?空教室你随便挑!”最后,李俊灵选定了一进大门的一间教室,将学校里现有的美术仪器全部搬了进去,再把李俊灵自己的绘画工具和作品也填充进去,一个像模像样的画室就成立了。

  音、体、美教师的引进改变了赵家沟学生们的生活,效果比任晓军预期的还要好!现在,走在校园里,能听到优美动听的歌声了。课余时间,学生们不再是无所事事地嬉戏打闹了,篮球场上、乒乓球台旁、操场上,到处都活跃着他们的身影。李俊灵的画室更是成了孩子们最喜爱的地方,许多孩子都成了他的忠实粉丝,跟着他在美术的世界里徜徉着。在这间享誉河曲县的“高山画室”里,挂满了李俊灵的作品,四周的画架上也贴满了学生的习作,内容从简笔画、素描,到水粉画、粘贴画,不一而足,精彩纷呈。

  赵家沟学校的“高山画室”出名了,许多学校前来观摩学习。有人说,这简直就是河曲的布达拉宫。也有人说,这是绽放在高山上的艺术之花。县委书记边东圣看了画作后说:“这里面可能还要成就几个吴冠中哩,要好好培养他们!”

  去年四月,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现场会在河曲召开的时候,赵家沟联校接到临时通知,让学生们前来参与现场作画的节目。节目要求在三分钟内画一幅水粉画,由于时间很短,所以其它参加表演的孩子都是用的小画纸,赵家沟的四位小选手却反其道而行之,偏偏用大画纸。孩子们说:“用大画纸坐在后面的人才看得清嘛!”可是,三分钟能画完一幅画吗?任晓军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没想到,还不到三分钟,赵家沟的四个学生已经先一步完成了,他们拿着自己的作品撒腿就跑到了台下,兴致勃勃地请前排的领导观看。孩子们的作品让领导们交口称赞,大家都说,赵家沟联校的美育搞得好,这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

  音、体、美教师的引进丰富了学生们的生活,赵家沟的家长们也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孩子回来后“长了本事了”,他们会唱歌,会打球,会画画,还会用碎布头做粘贴画。更重要的是,孩子们更爱学习,也更喜欢自己的学校了。虽然现在学校里只有硕果仅存的42个学生,但分别在大、中、小班的学前幼儿就有11个。这对于日渐凋零的山区学校来说,不啻为一个奇迹。

  赵家沟联校作为一所高山区寄宿制完全小学,它发挥着异乎寻常的作用。对于赵家沟乡这个仅有两千多人口的地方来说,凡是能出山外的基本都已经离开了,剩下的多数都是些留守老人。这些还在本乡上学的孩子,家里的条件都特别困难。任晓军心疼这些孩子,他生怕他们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因素丧失了上学的机会,因此,把住校的条件放得很低。别的学校最起码也是上了三年级才允许住校,而任晓军这里,最小的寄宿生只有五六岁。

  为了照顾好这些年龄参差不齐的孩子,任晓军没有少费脑筋。按理说,寄宿制学校应该有专门的生活老师照顾学生的生活起居,可是,在这个海拔高度达到1500多米的荒原上,只有十几个老师,哪里还能抽得出空闲的人手呢?况且,要负责这么多学生的安全及食宿问题,也非一人的能力所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任晓军只好“一师多用”,校领导、值日教师、班主任,大家分工合作,共同来照顾这些孩子们。

  山区的孩子学前教育基础差、行为习惯差,加之年龄偏小,自理能力也差,刚开始的时候,管理系统还不完善,任晓军常常是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被学生层出不穷的小问题扰得焦头烂额。有一次,在上晚自习的时候,任晓军听到一间宿舍传来一个孩子的哭声。他赶紧跑过去一看,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坐在床铺上,正仰着头哭得起劲。任晓军刚刚问了一句:“你怎么了?”这个孩子把脸蛋一抹,笑嘻嘻地说:“校长,我不想哭啦!”说完,跳下地就跑到外面玩去了。原来,这个孩子只是因为太无聊了,没人陪伴,所以才哭的。任晓军被他逗得哭笑不得,他意识到:光靠老师们照顾这些孩子还不够,得让每个孩子都有个伙伴。

  于是,任晓军在宿舍里建立了“一帮一”结对子的管理模式:首先由班主任和宿舍管理老师评选出一部分品德好、成绩优的大同学,由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主动自愿挑选一个小弟弟、小妹妹做为帮助对象;再就是根据“一帮一”结对子制度,要求大同学做榜样、做示范,带动小同学,从起床、叠被子、洗脸、出操,到晨读、值日、就餐、洗碗等做起,规范他们的一言一行,纠正他们的不良行为习惯。这样一来,刚住校的小学生就不再感到孤单难受,并且很快地拥有了一定的自理能力。有时,小同学出现了情绪异常、感冒等症状,大同学也能及时反映,避免出现不良情况。

  去年九月的一天下午,一位大同学来汇报,说是与她结对子的三年级女生好像不舒服。任晓军与班主任赶紧来到宿舍,伸手一摸,果然,这孩子在发烧!班主任给家长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孩子说,她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地势比较低,手机信号非常不好。家里需要打电话的时候得爬到附近的房顶上才能接收到信号。

  病情就是命令,电话打不通,学校也不能干等着。任晓军赶紧把女孩送到乡镇卫生院去输液。八点多输完液体的时候,孩子的烧总算是退了。没想到,十点多快睡觉的时候,这孩子又开始发烧。医生说,咱这卫生院条件简陋,最多也就能输个液,这才隔了两个小时,液体是万万不能再输了,赶紧通知家长到大医院看看吧!此刻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多了,任晓军急忙去村里找来了一辆面包车,一块儿向孩子所在的村庄驶去。

  天黑路远,等到了那个小村,已经是半夜一点了。车子驶进村里,犬吠的声音响成一片。让人奇怪的是,刚刚还依稀有几家灯火的村子,一听到狗叫声猛然就变得一片黑暗了。司机勉强叫开一户人家,才问清了地点。可是,到了这家门前,无论怎样叫喊,屋子里都是一片寂静,没有人搭理。任晓军急得满脑袋都是汗珠子,最后,他在地上支了两块石头,让同伴踩上去,趴在墙头上大声说清了事情的缘由,家长这才走了出来。一问家长,任晓军这才知道,这几天正是收秋时节,常常有外地人来偷羊绒,所以村里不待见陌生人。

  车子一路颠簸,到了医院,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医生量了量孩子的体温,说:“没事了,退烧了。”任晓军这才将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赵家沟联校的孩子们就是这样健康地成长着,对于他们来说,学校就是整个赵家沟乡最好的地方,热闹、好玩,还是关心他们的老师和校长整天陪伴着他们。任晓军也为孩子们的成长而欣慰着,他欣喜地看到,这里的物质条件虽然还比不上城里的孩子,但学生们的身上明显有着城里的孩子所不具有的品格。

  有一次,任晓军站在远处看孩子们打篮球。忽然,他发现一个男孩表现得很奇怪:他打一会儿篮球,就要蹲下做个什么小动作,再打一会儿,再蹲下。周围的孩子一边打篮球一边看着他的动作,笑得很大声。任晓军走过去,奇怪地问:“怎么了?”男孩翘起脚来对着他笑,他一看,明白了。原来这孩子的鞋子坏掉了,半个脚掌都露在外面了。为了不影响自己打篮球,他捡了一根布条儿把鞋帮和鞋底绑在了一块儿。玩一会儿,布条松了,就重新系一次。任晓军怜惜地看着他的脸,问他:“宿舍有新鞋子换吗?”孩子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不妨事,我把鞋子绑好,不影响我打篮球。”

  这样的场景何其多啊!每当他看到孩子们穿着短了一截的裤子在校园里跑操时,每当他看到孩子们捡起掉在桌子上的馒头时,每当他看到孩子们将图书上的褶皱珍惜地抚平时,他总是由衷地微笑起来,自己在心里说:这些孩子真懂事,真可爱!

  2009年“六一”儿童节的校际联谊活动最后如期举行了,赵家沟联校接待了来自城里两所小学的孩子们。中午吃饭时,城里的孩子们一边嬉笑着一边开始小口地吃饭时,赵家沟联校的孩子们已经风卷残云般地刨光了碗里的饭菜,还将洗好的碗筷按顺序摆回了原位。午休后,城里的孩子一个个睡眼惺忪地走出宿舍时,赵家沟联校的孩子们却悄悄地叠好了所有的被褥。杜全居老师提议让城乡两地的孩子们来场拔河比赛,结果哨声一响,只一下,城里的孩子就输了。杜老师说,他去帮把手,但结果没变。

  联谊的那天,城里的孩子有点儿不适应,赵家沟联校的孩子们却笑得很开心。对于他们来说,每一点新变化都足以让他们感到生活的美好。

  城里的老师问:“是什么让他们如此乐观?他们的未来会怎么样?”任晓军没有回答,他想起了那些衣衫破旧但仍然谈笑风生的孩子们,也想起了那个用布条绑住鞋子的孩子,他想,这些孩子虽然饱蘸了生活的磨难,但他们依然会用手中的画笔,为自己描绘出一片美好的明天!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县,赵家沟,联校长

上一篇:忻府区司法局召开年度工作总结、安排会
下一篇:忻州市忻府区2013年招聘教师拟聘用人员名单公示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