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富荣粮店富一方百姓

2014-01-12 08:32:09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不知什么时候,旧县乡旧县村的一家粮店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家小店名为“富荣粮店”,一到金秋时节,前来出售粮食的农民总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



刘富荣

 

  经常从这条路上来去,看惯了路边的风景,没有结识几个朋友,倒把沿途的大小门市认了个八九不离十。不知什么时候,旧县乡旧县村的一家粮店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家小店名为“富荣粮店”,一到金秋时节,前来出售粮食的农民总是熙熙攘攘,川流不息。有时也见来自外省的大卡车来拉粮,一拉就是几大车。后来,听别人说起,我才知道,这家小店跟公路对面的“鑫荣农作物产销专业合作社”是一家,主要负责人是个本地人,名叫刘富荣。

  腊月隆冬记者专程采访了这家粮店。冬天的风干冷干冷的,带着细煤面的灰尘在地上打着旋儿。透过两扇矮矮的网状铁门,我看到收粮的院子里冷冷清清的,四周的库房被蓝色卷轴门和棉布遮盖着,没有盖严的地方,露出了鼓鼓囊囊的粮袋子。在院子的一角,还有一台秤,旁边蹲着一只毛色灰白的小狗,瞪着黑溜溜的眼睛,虎视眈眈地朝着外面看。

  一会儿的功夫,负责人刘富荣就急步走了过来。他拿出一大串钥匙,找了一会儿,打开铁门,把我们让到家里。由于已经过了收售粮食的旺季,所以院子显得很空旷,除了库里,就只有台阶上堆着的一些粮食了。刘富荣把卷闸门拉起来,我们看到这是几个堆满了粮食的库房,由于紧靠着公路,所以靠近门口的粮袋子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尘埃。我用指尖戳了戳鼓涨的粮袋,问他:“这是什么?”他回答:“咱河曲出产的沁州黄谷子。”说着,他伸手解开袋口,抓起一把来让我看。圆圆的谷粒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显得很乖巧。他用手搓了搓,说:“这谷子成色不错。”说着,他变戏法般地从什么地方拿出两片砂纸,倒了些谷子上去,轻轻磨了几下,谷子就褪去了白色的外皮,露出了黄色的谷米。刘富荣用戴着手套的指头拈着米粒,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说:“就这沁州黄谷子,今年收了五百多吨呢。”我看看这不算很大的几个库房,吃惊地说:“这么多?”他笑了笑:“这不算多,五百吨是收的总数。一边收一边卖嘛,太原的、山东的、河北的客商,早早地就来拉来了。”我看看库里堆积如山的粮食,问他:“那这些怎么还没卖出去呢?”刘富荣说:“这些有的是还没有销售完的,更多的是老百姓在这儿存放着的。”我疑惑不解地问他:“你这儿不是粮站吗?又不是粮窖,怎么还给人家存放呢?”他豁达地一笑:“都是乡里乡亲的……有的人嫌当时的行情不好,想让我放一放再卖,我也就随他们了。”他指指外面挂着的“鑫荣农作物产销专业合作社”的条幅,笑着说:“我们这合作社现在来合作的人家可多了,有旧县本地的,有社梁乡的,有沙坪乡的,还有黄河对岸的,大家彼此间都很熟悉。老百姓相信我们,愿意把粮食卖给我们,我们也应该给人家方便嘛。”刘富荣说得很坦然,没有半点炫耀的成份。

  将手心里的粮食往袋子里一倒,他从台阶上跳下来,随手挑起另外几个厚厚的帘子,只见其它的各个库房里也是堆满了粮食袋子。他一边从各个粮袋里取出些粮食来让我们看,一边说:“我是从2009年就开始收售粮食了,谷子、豆子、糜子,五谷杂粮什么都收。”他一伸手,只见一根长长的闪着银光的木柄探子往身边的袋子上碰了一下,又极快地缩回来,只见那细长的凹槽里就躺了一溜儿的粮食。他把粮食倒在了手心里,说道:“这是今年秋天才收回来的糜子,今年没有多收,数量不大,只收了七八十吨。”他用手指了指公路对面的“富荣粮店”,说:“那边还有其它的杂粮,过去看看吧!”

  在汽车来来往往的轰鸣声中,我们来到了那间粮店。这里的粮食明显与对面不同,从袋子上凸起的形状上可以看出来,这是与谷子、糜米不一样的东西。刘富荣屈起手指在袋子上敲了敲,袋子上发出了“哗哗”的声响,他笑着说:“这是葵花。”这里的葵花可真不少,从地面一直堆到了靠近房顶的地方。另一边是各种豆类,刘富荣用那柄尖锐的探子在袋子上一戳,顺出些豇豆来让我们看。据他说,今年的豆类收得不少,除了农家常见的黑豆、绿豆,还有豇豆、小豆等豆类。说到这儿,他忽然一转身,俯身用探子在一个粮食袋上刺了一下,神秘地说:“这个豆子你一定没见过!”我仔细地瞧了瞧他手掌里的豆子,白白的,看表皮,跟黄豆差不多。可是,个头不太大,形状更怪,倒像是一颗颗被压扁了的小球。看着我瞠目结舌的样子,刘富荣笑了:“这东西叫扁豆,是从陕西那边收回来的,咱们河曲还没人种呢!”我好奇地用手捻了捻那硬硬的表皮,问道:“这东西怎么吃呢?”刘富荣说:“喝粥的时候煮一点进去,味道可好了,营养还高着呢!”看他的表情,不消说,物以稀为贵,肯定价格也卖得相当不错。

  关上粮店的大门,刘富荣踌躇满志地说:“今年共收入了800来吨粮食,周边村有不少人把粮拉到我这儿卖了,外面我也有了不少固定的客户,总体说来发展得还算是不错。等明年我还准备上一点儿小杂粮深加工机器,争取把咱们河曲的粮价再提上去。”他感慨地说:“你看,沁州黄谷子变成谷米,过程并不复杂,可价格就差了好多。要是我有了这机器,老百姓的收入就比现在多了许多了。”刘富荣的话很诚恳,也很朴实,我想,或许正是因为他没有那种唯利是图的商人观念,他才把自己的粮站办得如此红火吧!



葵花一直堆到靠近屋顶的地方

相关热词搜索:河曲 富荣 粮店

上一篇:偏关小城时兴古典婚礼
下一篇:河曲水利局两项举措列入中国水利网年度新闻专题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