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扎根黄土觅河魂

2014-08-06 15:52:4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七月的河曲,一河流碧,花香两岸,这是一年之中河曲最美的时节。一个灿烂的午后,笔者应约和画家秦占河老师在他坐落在黄河岸畔的小屋里畅谈他这60多年的画情人生。

 
  七月的河曲,一河流碧,花香两岸,这是一年之中河曲最美的时节。一个灿烂的午后,笔者应约和画家秦占河老师在他坐落在黄河岸畔的小屋里畅谈他这60多年的画情人生。
  首个美术本科生
  “我怎么也没法相信,三剪两剪下来,一张普通的油纸上就会有闹喳喳的《喜鹊闹梅》,那画面实在是太迷人了!”老秦深情回忆起自己幼年时母亲剪纸的情形,他说正是母亲的那双灵巧的手把他引上了丹青之路。母亲剪纸、刺绣、捏面人人样样娴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巧媳妇。命运背后是一双看不见的手,一个人走上某条路或许是在冥冥中有人给带领着的。
  在很小的时候,老秦的心里就有一个画家梦。他想象自己就像马良一样,用一支神笔作画,画什么是什么。为了这个梦,一幅课文里的插图自己会描上半天,直到会画为止。有点小钱,就买上小人书临画,渐渐地,临得手僵了都不知觉,他会画画的名声传了出去。读书期间,学校里的黑板报就成了他的专栏,他成了校园里的名人。
上中学期间,他的功课很好,除了画画,还经常写些诗文。但他认定一条路,那就是考所大学学美术。1964年他顺利被山西大学艺术系录取,成为河曲解放后首个美术专业的大学生,一时间扬名小县。初步踏入艺术的殿堂,就像鱼儿入海,他广泛涉猎中外美术知识,齐白石的鱼虾让他着迷,毕加索的抽象画让他冥思,梵高的葵花又让他流泪,但最打动他的还是赵球老师的“乡村速写”和刘文西的“陕北人物系列”,熟悉的身姿,扑鼻的乡土气息,一直让他魂牵梦绕,从那时起,他就有了一种扎根乡土的冲动。
  人被画迷着,走着站着全是画。在大学用功不说,就是放假回到家里,爹让他参加农业社劳动挣工分,他却蹲在黄河岸边写生。眼看要收工了,地还没锄一垄,气得爹说:“成天画呀画,画又不能当饭吃!”看着老人可怜兮兮的,他才恋恋不舍放下画笔。
  年轻时代就是这么被梦牵着一步步走过来的,老秦现在回忆起来还满是激情。
  俯首甘为孺子牛
  1968年,老秦面临毕业。他本人非常想下基层,组织上把他分配到石家庄部队农场,新的环境让他在短时间内感到新鲜,但梦里依稀出现的还是故里的古朴大塬、滚滚黄河,他想着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庄。1970年,他如愿调回县文化馆,画展版、搞海报、弄宣传画、画布景,几乎和美术沾点边儿的活计,他没有没干过的,这一干就是十几年,可他依然感觉,一切是那么新鲜,一切是那么熟悉,他为大爷大妈画像,他画集镇行人,他画田间女娃……投身于群文艺术中,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鱼儿找到了水,生活是那么充实!
  忙碌给他带来快感,也让他感到压力。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培养群众美术人才迫在眉睫。不少人找上门来要向他学习美术,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办起了美术培训班,报名的有中小学生,也有成人,他一一悉心指导,像刘喜才、吕亮恒、王占明等人,老秦都指导过。耳濡目染,儿子秦文理也喜欢上了画画,而且也渐渐有了名气。当然,一有闲暇,他心里惦记的还是画家梦。有一回出差,在忻州火车站看到一对年轻夫妇在等车,那位女子一举手,一投足,以及她那明亮的眼神、婀娜的身姿太入画了,他就不假思索,取出随身带着的炭笔画了起来,这一画就忘了坐车。可他没想到人家的丈夫早已不满,正当他画完准备请人家欣赏时,那位男子扑上来一下子就把画像撕了个粉碎!结果,画毁了,车也没坐成,让人啼笑皆非!他刚讲到这儿,一旁的妻子说,“这就是一个画迷,一说起画来,什么也忘了,就像山曲曲里唱的‘煮饺子下了一锅山药蛋’那是常有的事儿!”
  虽然为群文工作付出好多,有时候影响了创作,可当他听到乡亲们啧啧的称赞,就什么都忘了。他制作的曲峪展版上了广交会,年年的元霄节彩车制作好评如潮,工笔人物画八米长卷《薄姬回宫图》在中央电视4台“中国风·黄河情栏目”专题展播……为家乡父老能尽点力,让群众受到美育的熏染,这些都让他感受到了自己工作的意义。
  一根扁担挑两头,老秦的群文活动,不仅影响了本县的美术活动,而且也吸引了像吴冠中、白庚延等这些大家对河曲的关注,客观上对发掘河曲魅力作了铺垫。1982年,他创作的《龙壕》是据流经河曲的龙口大峡谷而作,此作经省内外刊物刊出,吸引了不少艺术家的眼光。类似的画作还有好多,老秦憨厚地笑着说:“自己是抛砖引玉,自己甘心铺路,把河曲这块天造地设的美玉传播出去。”据说,国内美术大腕必去的翠峰山写生基地也是他引荐出来的。
  人淡如菊画语真
  在文学创作上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说法,指一种矫揉造作的创作习气。无庸讳言,为了成名,在当今艺术界也存在类似不良风气。有的画者画风夸张,用笔险怪,而老秦的画作恰如其人,他的人物画清新自然,他的山水画淡中藏真,可以说这和他本人的风格别无二致。站在笔者面前的老秦眉弯眼善,素朴自然,这和他山民、木人的艺名倒很接近,一点儿也没有艺术范儿,倒像是一个田间锄禾的长者。
  他的作品取材于黄土长河,或画古塬紫塞,或写大河山水,或摹原上高秋,或述乡间人物,或摄乡韵民情……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老秦山水画雄浑酣畅,凝重朴实而不失灵秀,意境空灵而色彩清新,看似平淡实藏真,貌似钝拙却机灵,用墨平实,凝神固本,河曲气韵流布笔端。他的人物画清新俊逸,色彩绚烂而不失率真,布局巧妙而各具情态,小伙憨厚姑娘美,叟儿慈善婆含情,取笔自然,线条俊朗,河曲性格不描而秀。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老秦的创作能取得如此成绩,这除了四年本科打下了厚实的根基之外,还得归功于他的辛勤,他的口袋里总是带着纸和笔,一有空儿,不是速写就是素描,不是勾勒就是白描,一纸一墨写尽岁月沧桑,一枝一叶磨练朴实画风,再加上恩师赵球、白庚延的悉心指教,黄河大塬的这一方山水的熏染,一个厚重画家的成功就不言而喻!
所谓厚积而薄发,老秦的作品从1972年刊发以来,年年屡有斩获,作品散见于《中国书画报》、《美术报》、《天津日报》等多家刊物,被国家画院、香港书画院、江苏新四军纪念馆、山西省图书馆等多家单位收藏,个人传略入编《中国美术家数据库》,他被评为副研究员,系中国美术家协会山西分会会员,山西省工笔画协会会员,河南中原书画院特聘高级画师,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会员。
  一笔一画勾勒故乡风物,一点一滴抒发黄土情怀。作为大河子孙,他的作品反映黄土地,关注黄河魂。山里开来的列车,东山之巅的笔尖,黄土高坡下的乡民,传说中的薄姬…… 他或泼墨,或工笔,或皴或染,或点或擦一一流诸笔端,写不尽的故乡山水,画不完的黄河风物。这么多年来他坚守村居,眷恋着黄河岸畔的故土,不求名利于乡野,不求闻达于艺苑,就想沉下心来,勾画大河性格,书写黄土真性。
   一下午的品谈不知不觉到了尾声。临告别时已是月出东山,脚下的黄河静流无声,淡淡的月光洒在大河之上,脑子里猛然突发奇想 :我觉得那河上的月光,就是老秦的精魂,随着长河泛流漂远。
 
 

相关热词搜索:扎根 黄土 觅河魂

上一篇:40个孤儿一个“爸”
下一篇:李再新:诗情尽洒山与水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