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天津原公安局长武长顺涉案74亿 与多人通奸

2015-12-15 21:52:53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津门第一虎”武长顺的贪腐案情,于上周四(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中通报。多名当地政法界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

武长顺个人贪污4亿多元,被称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据财新网报道,“津门第一虎”武长顺的贪腐案情,于上周四(3月26日)在天津政法系统中通报。多名当地政法界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武长顺案涉案金额高达74亿多元,其中个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
 
  现年62岁的武长顺,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长、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44年,其中担任过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兼公安交管局局长和11年的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根深树茂,关系众多,在津门向有“武爷”之称。
 
  根据当地消息人士的转述,通报中披露,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中纪委一次会议上谈及武长顺案时说:(天津)有个武爷,天津的停车场都成他们家的了,无法无天……十八大后还这么疯狂,前所未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在政法委系统的会议上表示,武长顺白天当公安局长,晚上当董事长。
 
  财新记者获悉,有关部门向天津市政法系统干部通报武长顺涉案情况时表示,仅天津市公安系统给武长顺行贿者就有23名;武长顺本人贪污4亿多元,卖官收入8400万元,行贿1000多万元,挪用公款1亿多元,收受礼金33万元,违反财经纪律涉及金额15亿元,其中4亿元为违规发放。与此同时,武长顺的家人名下有70余家企业,参与及有连带关系的公司40余家。通报称,武长顺采取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压与其家族公司存在竞争关系的企业。
 
  财新周刊此前的调查报道《武长顺起底》中显示,天津市公安交管局下属企业、但实际由武长顺女婿和白手套控制的假“红帽”公司天津市正直智能交通设施制作安装有限公司(下称正直智能),是其利用职务之便为个人和家族牟取不当利益的重要载体,该公司也在通报中现身。2012年,武长顺以正直智能的名义用2000万元买下一块驾校用地,转手以6亿元出售,并将其中的2亿元据为己有;2013年下半年,武长顺又将塘沽一所驾校用地以1亿元出售,款项进入天津市交管局后,随即转入正直智能公司。
 
  前述人士向财新记者表示,通报还涉及武长顺的私生活内容,称其道德败坏,生活糜烂,长期与多名女性通奸,其中四名公安系统的女性为其生育私生子。通报称,武长顺涉嫌贪污、受贿、行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等犯罪。
 
  此前中央纪委网站2月13日曾发布武长顺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消息,称武长顺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违反党的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违纪违法,且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十分恶劣,社会影响极坏。其违纪所得被收缴,因其涉嫌犯罪已被送司法机关。
 
  武长顺1970年5月进入天津市公安局交警大队,那年他16岁。之后44年,他一直在天津警界任职。1992年6月,武长顺担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同时兼任公安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2003年2月,武长顺擢升为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并兼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2005年11月,武长顺一肩双挑天津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同时还兼任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2011年10月,武长顺当选政协天津市副主席,成为副省部级高官,并继续担任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天津民间对武长顺多有传言。2006年夏,天津市原检察长李宝金案发(后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死缓),其时,有关武长顺的传言在天津民间不胫而走。一年后,2007年6月3日,天津市原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自杀身亡,当地坊间对武长顺的议论再度甚嚣尘上。
 
  宋、李均曾是武长顺的上司,其中,宋平顺直至案发前三个月,仍是武长顺直接领导,武长顺与宋平顺一向走得很近,两人均发迹于公安口。(财新网 记者 王和岩)
 
  武长顺打造的商业版图
  
  武长顺44年的从警生涯,有两个11年引人关注:1992年6月至2003年2月,武长顺担任天津市公安交管局局长;2003年2月至2014年7月,武长顺当公安局局长。
 
  武长顺任公安交管局局长之初,正值全民大经商开始。彼时全国政府机关、公检法系统,甚至包括军队,纷纷涉足商海。天津的公安系统也不例外,开办了多家公司。
 
  天津市公安交管局负责交通道路安全及其设施维护,纵览其所辖众多企业的主营业务,从油品销售到安全技术防范工程设计施工,从证卡制作到停车服务,几十家企业无一例外地体现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行政权力特征。
 
  1998年7月,中央决定军队、武警部队和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但政法机关经商活动涉及情况非常复杂,所办公司形式多样,有自办,有联营,也有挂靠;有纯粹经营型企业,有服务性企业,还有由机关后勤分离出去的三产企业,仅天津市公安系统就有大大小小48家企业,牵扯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直至2009年9月,这些公安企业才变更了工商登记,由天津市国资委承担监管和保值增值的责任。
 
  记者调查发现,正是在清理、变更天津公安系统所属企业的过程中,宋平顺、武长顺等人乘乱布局,利用亲信、亲属,多番腾挪闪转后,将其中的数家企业或由其“白手套”把持,或为其情人、亲信、亲属入股。持续时间更长的武长顺,其利益代持者和从商亲属,依附其在公安交管领域的绝对权力,攫取了惊人的巨额财富,并逐渐将触角伸向利润更为丰厚的房地产、高速公路、石化等行业,形成了错综复杂、枝繁叶茂的武氏商业版图。

相关热词搜索:公安局长 天津 多人

上一篇:万众一心迎峰会
下一篇:铁路部门16日起开始发售春运增开旅客列车车票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