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雁门烽火军民情

2015-08-19 14:45:11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位于雁门关脚下的代县,到处都留下了军民团结一心、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辉煌战绩和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位于雁门关脚下的代县,到处都留下了军民团结一心、出生入死、浴血奋战的辉煌战绩和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1937年10月间,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配合友军忻口会战。团长陈锡联出崞县刘家庄村侦察时,发现隔河10多里处不时有飞机起降,遂遇一位被日军抓差为机场做苦工的农民,提供了许多机场的情况。陈团长决定袭击飞机场。10月19日深夜,由班政铺农民丁四毛作向导,全团将士渡过了滹沱河,直插机场,激战1小时,毙伤守敌百余人,炸毁飞机24架,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1937年10月31日拂晓,一一五师三四四团某营得到侦察班来自中解的报告,判断敌人次日必犯中解,于是由峨口急行军50余里赶到中解,露宿冯街村街头。次日一早,在村民协助下,勘查了地形,构筑了工事,做好了战斗准备。上午9点钟,阳明堡、代县城两股日军l60余人直窜中解,刚入翟街、下街村口,冲锋号响起,全营指战员以猛烈的火力打得敌人晕头转向,鬼哭狼嚎。经数小时激战,日军始终未占有利地形,最后龟缩到翟街村里不敢交锋。下午3点多,随着冲锋号声,全营指战员冲进翟街,挨门逐户追寻敌人,展开白刃肉搏。日军有的躲在厕所里,有的藏进秸秆堆中,有的伏卧到驴料槽底下,还有的跳入菜窖。战斗于傍晚结束,歼敌70余人,伤20余人,打死敌战马9匹,缴获机枪两挺、步枪40余支、望远镜一架,乡亲们宰猪杀羊慰问子弟兵。

  1938年3月13日,驻县城日军全部撤离县城,到阳明堡保护公路。情报传到峨口,县委决定进城搞一次有震动的活动。14日,县、区党政干部和四大队、县基干游击队陆续进入县城开展工作,10多天的时间,动员商会出钱支前,与“青年秘密救国会”骨干30多人接头,没收亲日绅商日产缝纫机25台、日产自行车30多辆,捉拿伪县长王淮,押往峨口,召开了万人大会处决。

  1940年5月,驻应县日伪乔曰成军一部押运鸦片20余驴驮,由夏屋山沟入代县境。县基干游击大队队长高凡率游击队一部设伏于北半坡郜车坪一带。游击队员化装成锄田农民,乔军押运队行到郜车坪沟,游击队猛烈发起攻击,伤敌l0余人,其余逃散,所押鸦片万余两全部缴获。

  1940年 6月1日,代县县委在韩家湾召开扩大会议,被敌包围。警戒部队、参会干部30多人一齐备战,突破包围。战斗中,四团8名战士英勇牺牲,西区办事处主任樊德生负重伤。当敌兵捕捉他时,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1940年11月23日,中共代县县委委员、一区党委书记金方昌和区武委会主任周志远到赤土沟一带督送公粮,被隐藏在赤土沟的日伪密探报告城里敌人,伪警备队长郎豹武率日伪步骑兵200余人,直奔赤土沟村搜捕,扑空后又奔到大西庄村埋伏起来。金、周二人刚从山洞出来,就被汗奸庞达发现,庞高声呼喊,敌兵蜂拥而至。金方昌一边开枪击敌,一边向山梁疾退。在弹尽无援,万分危急的情况下,金方昌速将枪支、文件掩埋。终因寡不敌众,敌人向金方昌逼要枪支,他冷语相对: “八路军有的是枪,但枪是用来抗日的,不能给你们这些狗东西拿去残害百姓”。敌人又问:“你在八路军里是干什么的?”答曰:“抗日!抗日!抗日!”敌人把他带回县城,关在“优待屋”。郎豹武拿着写好的“自首书”,许诺高官厚禄,请他按手印,他一把抓过“自首书”撕成碎片。敌人一计不成,又施“美人计”,金方昌不为所动。敌人震怒,将他投入狱中。敌人多次施以酷刑,使他皮开肉绽,他手蘸滴流的鲜血,在狱墙上写下豪壮的诗句:“严刑利诱奈我何,颔首流泪非丈夫”。12月3日,金方昌在被绑上刑车即赴极刑的悲壮时刻,昂首挺胸,视死如归,面向聚集在县城街道两旁的群众,慷慨陈词,宣传抗日救国,使刑警停车达半小时之久。日军警驱车到刑场,许多同胞热泪盈眶尾追而至。在“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中,凛然就义,年仅19岁。

  1941年5月上旬,县城日军决定在下官院安设据点,选定建炮楼地址,勒令附近各村筹料派工,限期建成。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劳役人员故意拖延工期,致使敌人又从城里派出警备队1个小队3 0余人从事现场督修。不久,敌小队长回城办事,预计走3天。区、村党组织决定利用这一时机打击敌人,并制定了行动方案。在县大队的配合下,于深夜l2点冲进敌人的住所,一阵机枪、手榴弹猛打,击毙伪兵3人,伤7人,其余20余人脱掉伪军服装逃走。从此,日军再没有在下官院安设据点。

  1942年3月17日,驻繁峙、代县日军联合进剿代县北山抗日根据地前哨村庄——赤岸村。敌人这次一进村,就把本村男女老少集中到大庙院,架起机枪威逼群众供认八路军,如不说,就要开枪扫射。在气氛极其恐怖的关键时刻,赤岸村村长、党支部书记田福润挺身而出,对日军说:“良民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我是村长,我都知道。”庙院群众全部脱险,田福润被带出庙外。任凭敌人严刑拷打,田福润一字不提八路军。敌人逼问:“共产党让你做什么?”答曰:“打日本!我是共产党员,党叫干啥就干啥!”敌人开枪把他打死,抛尸于河坡下,年仅31岁,村民们将田福润妥善安葬。

  1943年5月23日,四团、四区各一部和民兵共500余人,在区队队长曾美统一指挥下,袭击阳明堡敌兵站。晚11时许,部队由上官院出发,飞速赶到堡城下。主攻部队化装成伪军,由“内线”关系接应,袭入堡内,占领敌兵站仓库。激战开始后,敌军仓惶躲进“姑姑庵”应战。在古城村附近,担负“打增援”任务的四区队二中队打退60多人的代城增援日军,攻堡城战斗仅用半个多小时,毙敌18人,俘12人,

  缴步枪12支,烧毁日军汽车一辆,敌兵站被捣毁。参战民兵抢运出军衣500余件,被子250床,棉布100余匹,粮食1.5万公斤和食盐等物资,全部分给了九龙、官院等村的群众。

  1943年7月5日夜,四团三连在县敌工部提供的峨口据点“内线”人员策应下,一弹未发即进入据点,正在打麻将和听留声机的敌兵40余人全部举手投降,碉堡被焚毁。7月10日夜,三连根据县敌工部通过聂营敌据点“内线”关系制定的计划,攻袭聂营据点。敌工干部赵德宽带领部队到达炮楼下,“内线”人员放下营盘外壕的吊桥,顺利冲入据点,展开了猛烈的火力和“战场喊话”,敌毫无还手之机。伪军分队长李子实所部100余人投诚,4名日军被消灭。

  1943年9月23日,以骁勇善战而著称的全县抗日志士、县敌工部长高凡,只身进入寨里作敌据点内的策反工作。在“内线”人员的配合下,与10多名伪兵商定了起义计划,伪军副班长刘俊背信弃义,暗勾日军将高凡住所包围。围兵慑于高凡足智多谋且枪法高明,不敢入室而掘窟于屋顶。高凡照中屋顶作响处连打数枪,趁敌慌乱,跳窗冲出,翻越寨墙之间中弹牺牲。为纪念烈士,寨里村更名为“高凡村”。

  1943年秋,敌武装押护运粮队由聂营往县城运粮,行至磨坊堡以东遭到四区队和县大队伏击。日伪军7人被俘,1人毙命,20余辆马车粮食被游击队夺走。中解沟、八塔沟抗日自卫队500余人,携带口袋闯进寨里敌据点夺粮,在县大队二中队重火力掩护下,夺粮大兵冲进粮库,倾仓入袋,数万公斤莜麦被夺回根据地。

  1943年7月26日,一区区长徐廷华在沿村活动,被敌人包围住所。徐藏身于地窖,敌兵围住地窖,徐扔上一颗手榴弹炸伤警备队员一名,敌兵乱作一团,都躲进屋里。徐掩护窖中民兵队长李道道趁机逃脱,他弹尽被捕。徐廷华被押到上曲村,日军把村里群众集中到侯家大院,日军司令官白岩政夫陪着徐廷华绕场一周,要他供认共产党员。徐廷华愤而无言,敌操铁耙击其头颅,倒在血泊中。敌散会去吃午饭,数小时后徐廷华苏醒,正向大门外爬行,被敌发现刺死。为纪念徐廷华烈士和1945年牺牲于上曲村的区民政助理员徐明烈士,上曲村更名为“双徐村”。

相关热词搜索:雁门 军民 烽火

上一篇:明16帝 为何北京仅"十三陵"
下一篇:日本鬼子在代县制造的“五大惨案”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