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玫瑰价格暴跌致花农受损:从每公斤30元跌至3元

2015-08-27 11:27:1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有人‘鬼火绿了’,一怒之下就把挖掘机开进了玫瑰地。”云南省安宁市八街小陡山村村民李振海对惊讶不已的记者说。

  “有人‘鬼火绿了’,一怒之下就把挖掘机开进了玫瑰地。”云南省安宁市八街小陡山村村民李振海对惊讶不已的记者说。

  在前段时间的食用玫瑰采摘期,花农丰产却未丰收。从每公斤30多元跌到3元以下的食用玫瑰价格,让云南省安宁市八街农民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李振海对价格暴跌也有切身感受:“自家的两亩多玫瑰,才卖了2500元。”他告诉记者,原本预计能收入近万元,但由于价格暴跌导致他连成本都没收回来。

  玫瑰价格暴涨,烟民改种,花农卖枝条

  “两三年前的时候,种玫瑰确实有一段好日子。”

  李振海告诉记者,2012年前后,安宁八街食用玫瑰价格达到高点,一公斤曾卖到30多元。“厂家争着帮农民采摘。”

  因为赚钱,当地不少原本种植烤烟的农户瞅着眼热,也纷纷改种。

  “烤烟投入大、费工,一亩五六千元的毛收入比较稳定。食用玫瑰保守估计亩产600公斤,每公斤不到10元就能和烤烟持平,而前几年实际收购价基本都在15元以上。”李振海告诉记者,按照2013年的价格,食用玫瑰亩产值达到1.2万元以上。

  “那个时候不光玫瑰卖得好,连种苗都能卖上好价钱。”李振海回忆说,食用玫瑰种苗,实际上是每年剪枝时剪下的枝条。原本剪掉就扔掉或烧柴的废弃物,被外地客商以一支5毛左右的价格收购。“有的农户光卖枝条就能赚个两三万。”

  “种苗出去了,以后要是没人来八街收玫瑰了怎么办?”当地政府和部分村干部率先意识到了潜在的危机,却发现无能为力。

  “在收入面前,劝说根本没用。”李振海说,对不少农民而言:有钱为什么不赚?我不卖别人就不卖?

  协议难生效,企业只能就市收购

  李振海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云南省安宁市八街小陡山村食用玫瑰合作社负责人,对他来说,除了自家种的玫瑰花要卖,还有其他家种的花要收。

  “社员的玫瑰我们会优先收购。”李振海说,由于玫瑰花上市时间非常集中,尤其是头水花产量非常大,加上玫瑰花比较占地方,基本上收购来简单处理后就要尽快转运走。“我们合作社多的时候每天要运走两卡车。”

  但是,让李振海挠头的是农民对于签订的价格协议并不遵守。

  “只要别的收购商出价比协议价高,不少农民都会不履约。”李振海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合作社2011年时曾和农户签订协议价,“别处高个5毛钱,农民就会违约卖给别人。”吃过亏后,李振海所在的合作社也只能随行就市收购。

  “也有大型鲜花饼生产企业为了控制成本与农户提前签订收购协议,但农民照样违约。”面对分散的农民违约,大多数收购企业也无可奈何,只能转而在其他地区进行土地流转,建设自有或合作的原料生产基地。

  也是在2012年开始,安宁八街食用玫瑰的种植面积急剧扩张,今年达到创纪录的近9000亩。实际上,这并非全部食用玫瑰的种植面积,在曲靖、楚雄、红河等州市,动辄千亩的“玫瑰园”“玫瑰谷”也已形成规模。

  而今年食用玫瑰价格出现的断崖式下跌,对于绝大部分农民来说,由于没了价格协议的保护,自家地里的花也就没了去处。

  小农经济让花农很难接近市场

  在李振海看来,今年玫瑰价格暴跌除了部分大型企业不再在八街收购,也与极少数企业刻意压价有关。“今年头水花下来的时候,不少收购点却是铁将军把门,玫瑰又存不住只好扔掉。等两三天后大多数收购点开门时,花价就腰斩了。”

  无法长时间保存,成为食用玫瑰的软肋。“花农没什么谈价资本,采下来要么卖掉、要么烂掉。”李振海告诉记者,部分花农觉得还不够劳力钱,干脆不摘了。

  “当初政府也曾劝导农民不要出售种苗,可也仅限于劝导。”李振海觉得,政府对农民决策的干预始终比较克制。“干预对了还好,要是错了,群众对政府意见更大。”

  实际上,市场热闹起来的同时政府并非毫无作为。加大对八街玫瑰的宣传、联系冷库,为合作社协调贴息贷款以扩大收购规模,当地政府为了稳定玫瑰花价格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像宣传八街玫瑰几年前就开始做,这两年玫瑰盛开时,来八街旅游的车辆常常排成长队。”

  与花农一筹莫展相映衬的是,八街街道上出售玫瑰酒、玫瑰汁、玫瑰酱的商户前却排起了长队;在昆明长水机场,鲜花饼也是大多数来云南的游客必选的伴手礼之一。从价格上来看,一个三四元钱的鲜花饼,收购食用玫瑰的价格也就几毛钱,食用玫瑰价格暴跌的同时鲜花饼价格却非常坚挺。

  如今,李振海所在的合作社也在政府引导下前往上海等地洽谈合作,拓展销售渠道。“越靠近消费者利润越高,可长期形成的小农经济,却让花农很难接近市场。”李振海还是有些担心。

  “虽然滞后,但市场还在发挥作用”

  “还是要走订单农业这条路,不走死路一条。”李振海告诉记者,目前八街食用玫瑰市场仍处于无序状态,订单农业有助于稳定农产品市场价格,避免食用玫瑰价格坐“过山车”。

  在李振海看来,目前的合作社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合作社。“土地在农民手中,食用玫瑰价格高企时不卖给合作社怎么办?”李振海分析说,八街食用玫瑰种植规模大,但是却分散在各家各户,有必要进行土地流转,适度规模经营。“比如将土地流转至村小组或合作社,农民按照在合作社内的份额获得收入,同时可以到合作社打工获得劳动报酬;合作社作为整体和厂家签订销售协议,并确保协议的履行。”

  除了稳定玫瑰来源,食用玫瑰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延伸产业链,丰富产品门类。“这需要较高的科研力量、庞大的资金投入和成熟的市场营销,目前来看八街缺少这样的本土企业。”李振海建议,适当从外地吸引相关企业到本地投资是条捷径,而本土企业也可以尝试新产品研发。

  此外,针对此次食用玫瑰价格暴跌引出的储藏能力不足问题,当地部分企业也已经跃跃欲试,计划新建冷库。说到这里,李振海好像找回了一点信心:“虽然滞后,但市场还是在发挥作用的。”

相关热词搜索:花农 玫瑰 价格

上一篇:男子念念不忘前女友 在其车上偷装GPS定位仪
下一篇:33岁女子每天换装扮乞丐 市民看不下去举报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