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忻州跤坛领军人物之抱腿神人 张毛清

2015-11-11 09:29:46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张毛清:1937年--1991年,生于定襄县北林木村,青年时代是定襄一带最著名的民间挠羊汉,1956年入选山西省摔跤队,1958年全国摔跤锦标赛上夺得中国式摔跤次轻级冠军,这是建国后山西省整个体育界在全国比赛中夺得第一块金牌,因此其意义非凡。

\
 

  张毛清:1937年—1991年,生于定襄县北林木村,青年时代是定襄一带最著名的民间挠羊汉,1956年入选山西省摔跤队,1958年在全国摔跤锦标赛上夺得中国式摔跤次轻级冠军,这是建国后山西省整个体育界在全国比赛中夺得的第一块金牌,因此其意义非凡;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上又夺得一枚银牌,他的抱腿绝技出神入化,令对手防不胜防,

1960年全国比赛在一场对河南选手的比赛中,他在当时一场跤规定的三局九分钟的比赛中,运用抱腿绝招将对手摔了个28比0,场上一边倒的局面使得对手晕头转向狼狈不堪,一跤结束后对手刚站起还没缓过神来,又一个别样的抱腿动作又使其重重摔在垫上,这样反复二十多次后最后这位选手索性坐在垫子上不起来了,一直坐到九分钟的时间到达才算结束了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大家不难想象,一场跤在距九分钟时间到达还有很长时间的情况下,就已被对手连续摔倒几十次,那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也正因这场比赛的特殊案例,国家体委决定修改摔跤规则,规定一场摔跤比赛不管进行到第几局或几秒钟几分钟,只要有一方领先对手10分即终止该场比赛,判领先方因具绝对优势而胜,从而避免落后方运动员因实力不济而受到心理和身体的双重伤害。这个事例便是“张毛清、抱腿神,抱得全国变规程”的真实典故。

  说起张毛清的抱腿神功,那在跤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跤迷朋友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美谈。跤乡挠羊赛的抱腿绝活,是挠羊赛这一特殊跤种衍生的特有技术,是其它任何跤种的抱腿技术所不能比拟的,因为其他跤种一般把抱腿技术当辅助技术,原因是其他跤种普遍规定要穿跤衣,专供比赛双方相互抓握支撑,因而其技术要点着重是上肢把位的抓握,因为只有快速准确有力地抓到对方的合理把位,并牢牢控制对方不得挣脱,再用勾、踢、别、绊等技术致其重心不稳从而倒地,但挠羊赛规定是不穿跤衣,即使因天气原因或个人习惯穿点薄衣,也规定不许抓握,因此挠羊跤也就没有了抓握把位的概念,而是把更多的注意力和技术集中在对腿部攻防上就行了,这就是挠羊跤与其他跤种最大的区别之处。几百年来挠羊跤就是这么过来的,故而跤乡挠羊汉们没有一个不会使用抱腿技术摔跤的。然而有矛就有盾是宇宙辩证法的自然法则,跤乡挠羊赛也就是在抱腿与反抱腿的相互对抗中年复一年地周而复始着,这一度时期可能出一个抱腿技术占上风的挠羊汉,过一度时期可能又出一个反抱腿技术过硬的挠羊汉,张毛清的抱腿技术就是在那个时期占了上风,跤乡二州五县几乎没有一个跤手能够对付得了他,原因就是他把扎实的摔跤基本功与抱腿“快、准、巧、变、灵”的奥妙比别人结合的更加完美,他在跤场上声东击西、主动出击、出神入化、变幻莫测的技术风格,常常令对手防不胜防,许多时候是喝跤人喊“交手”二字声音刚落,对手就已应声倒地,他挠羊最快的一次是在县城的一次古庙会期间,社家精心组织了一场有忻、定、原各路好手参加的挠羊赛,对阵情况是本县对外县,当头羊进行到午夜两点时,年龄刚过十八岁的张毛清出场了,这时外县跤手们还是只听到过张毛清抱腿的传说,没领教过张毛清抱腿的厉害,于是好手们纷纷出场与张毛清叫板,一时间跳出十几个后生来都要求上阵,这时社家召集喝跤人和对阵双方应羊人临时合议,最终选出六个高手轮流出场,此时赛场的高潮出现了,精彩的对决开始了,男儿们身上特有的血性顷刻间被激活唤起,一个个气势如虹誓与张毛清一决雌雄,然而这种状态正中张毛清下怀,他的抱腿绝技对付跌猛跤、跌快跤、跌情绪跤更是一绝,因为急于取胜者必然心理浮躁,近而很快暴露弱点,他正是抓住了对手给与他的这个机遇,前后不过五分钟就神出鬼没般地把六个对手全部扳倒,当他们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缓过神来,才感觉到好像刚才是什么神来之手扳倒了自己,然而快如闪电,迅如疾风之手的不是神仙,而是来自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张毛清之手。从这个经典战例以后,张毛清便被跤乡跤迷们冠以“抱腿神人”之称了

  1956年6月,山西省组建体工队,摔跤项目亦在组建行列,张毛清因在定襄民间挠羊赛场享有盛名被顺利选入山西省摔跤队,成了专业摔跤人,他的对手也就由本地民间挠羊的人变成了来自全国各省市的专业跤手,所摔的跤种是以京津一代流行已久的跤种叫“京跤”,国家体委规定就以此跤为基准,略加一些其他各民族跤种中大众化的东西,并取新名称叫“中国式摔跤”。然而我省这些全部来自跤乡农村的“土包子”挠羊汉,没有一个人知道“中国式摔跤”到底是啥样,因此在同年九月北京举行的全国比赛上,我省跤手均一头雾水,糊里糊涂就全部败下阵来。这次比赛后,我省体委领导和体工队真正认识到了我们和全国的差距,因此于第二年开春,即派出新建队伍中较为出众的张毛清和崔富海二人到当时全国享有摔跤盛名的天津去进行为期半年的考察学习。建国初期的天津,拥有当时全国著名的摔跤名人“四大张”,分别叫张魁元、张鸿玉、张连生、张鹤年,他们年纪均在五十岁上下,年轻的时候在天津卫这个水旱大码头都有过不同凡响的闯荡经历,故被尊为“天津四大张”。四大张里最有名气的人物当数张鸿玉先生,因为他在解放前自己年轻的时候曾在洋人专设的比武擂台上战胜过俄国大力士和日本武士而名声大噪,他从民国初年间办起的跤馆直至解放初期还一直经营着,其门下拜师学艺的徒弟络绎不绝,且个个身手不凡,技艺超群,山西省摔跤队正是看中这等的高师,才派他二人前去学艺的。

  话说前去学艺的张崔二人来到这样的高师门下,又面对着众多的来自京津当地的高足,不免产生了拘谨情绪,人家见多识广的谈言吐语,皇家“善扑营”式的摔跤“范儿”,无不流露着京津人的高傲与自信,相比之下,他二人初出远门,又听不懂京津一带的地方方言,因此交流起来也很困难,师傅讲解的技术要领也理解不了,因此在教学对抗训练中,穿上跤衣的他俩因初期的不适应被队友摔得晕头转向,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些队友以为山西派来的跤手是“软柿子”,便时不时流露点轻蔑的举止,然而他们哪里知道张崔二人此刻正在上演“卧薪尝胆”的“哀兵”之计,等待时机成熟后即刻爆发雷霆万钧之势以正视听。就这样他俩忍气吞声坚持了一段时间,凭着各自对中国式摔跤极高的悟性很快就掌握了全部技术要领,这时生性就个性张扬的张毛清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压抑已久的激愤情绪了,他要寻找机会展示自我,以证实山西挠羊汉在全国摔跤界是应有一席之地的。

  当时的天津南寺,依旧照解放前的规矩开设着一家比武打擂以跤会友的跤馆,前来摆擂的就是“天津四大张”名下的高足门徒,他们要武功有武功,要跤术有跤术,当有来自全国或国际友人到此要求以武会友或以跤切磋时,他们源源不断的后续实力一定会把前来挑战者奉陪到底,而均已“强龙不压地头蛇”的结局告终,平时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他们则分兵摆擂,按照事先约定的规矩,以“戏耍”的方式“忽悠”着那些不知底细的观看者,而且还能得到社会上一些“乐于此道人”狂热的追捧。张毛清得到这个消息后,就约崔富海到南寺跤馆看了几次,其中端倪不言而喻,于是张毛清便跃跃欲试,盘算着就在此地展示自己山西挠羊汉的风采。在征得崔富海的默许和支持后,张毛清便胸有成竹地跳上跤台,向主持人自报家门说明来意,约定按中国式摔跤的技术、挠羊赛摔跤的规矩一跤见胜负连摔六人开始切磋。由于山西历来封闭,在此之前山西摔跤从未与外界交流过,所以天津地面上没有人知道山西人还会摔跤,于是不太经意地随便点了几个人出场应付,还心想着要“教导”一下你这个山西来的“老西儿”让你知道什么叫摔跤。然而在接下来的摔跤中,张毛清竟然在不违反中国式摔跤规则的前提下,运用自己的抱腿特长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前三个对手摔得找不到北了,这时南寺跤馆擂主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在地域荣誉感的驱使下,及时调整了一下阵容,又重新挑出了三位当天在场的高手与张毛清对阵,意在制服这个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山西老帽,然而此时张毛清似乎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也忘记了对手是谁,仿佛是回到了熟悉的挠羊赛场,完全放开了手脚,有如神助般地施展起自己快如闪电、变幻莫测的抱腿绝技,把剩下的三个高手也三下五除二统统扳倒在地,这场山西跤手在天津南寺跤馆打擂以张毛清的完胜明确了结果。这时南寺跤馆就像砸了锅一样,所有的跤手和观众们都傻眼了,因为他们天津跤场摆擂几十年,什么皇家出身的“布库”高手,草原出身的“搏克”高手,京城出来的“天桥把式”,甚至还有欧美东洋过来的外国人都闻知南寺跤场的威名,没有一个敢轻易造次的,然而土包子出身的张毛清却不认这个,他只知跤场以跤会友讲得是跤德跤艺,却不知到天津码头十里洋场的擂台上还有身份和背景的讲究,像他这般不计后果一股脑凭实力战败东道主门徒,是犯江湖之大忌的,果然就在他乘胜利之余兴准备离开跤场时那位刚才主持擂台赛的先生过来了,郑重其事地递上了一份打擂邀请书,约定三天后在此地还按今天的规矩再打擂一场,以决雌雄。然而这个邀请却是没有商量余地的,张毛清只有无条件接受,就在他拿住邀请书的那一刻,观众中的一位老者好心的告诉他说:“这位山西好汉,这是天津码头的老规矩,你偶然赢了一台,就必须接受下一台的邀请,否则你就不好走出这天津卫地界。”

  张毛清在天津南寺打擂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天津的业内人士,他们不仅知道了山西的一个年轻跤手一次完胜本地六个跤手,而且更看重的是三天后的第二场打擂,因为事关天津摔跤界名声,干系重大,不容业内人士不予重视。这个消息也毫无疑问的传到了张鸿玉先生那里,因为张毛清的那次打擂是他在培训班的业余时间干的,张先生并不知情,当他完胜的消息由张先生天津的弟子传到张先生耳朵里的时候,张先生也有点震惊,这个在训练课上看起来还有点焉的人,怎么会在外边跤馆战胜那么多跤手呢,那些人可也是正儿八经拜过师学过艺的“四大张”的徒弟呀,此时的张先生也显得一脸茫然,更有一些善于渲染的徒弟在张先生跟前说:“山西张毛清不知使得是什么野路子,令我师兄弟们搞不清他的来路,交手后不等抓住他的把位,自己脚下就先没了重心,糊里糊涂就被他摔倒了,所以我们觉得三天后再从我们天津选出顶尖高手与他较量,恐怕也没有全胜的把握,因为我们都没有见过他那神出鬼没先发制人的野路子”,有些过激的徒儿们甚至提议采取“废了他”的江湖老办法来保全天津跤坛所向无敌的名誉,当即遭到张先生严厉的斥责,张先生说:“我张鸿玉在旧社会都一向反对打不过别人就‘废了他’的江湖陋习,如今新社会你们怎么还会有这种伤天害理的想法,况且山西张毛清是兄弟省份派来到我这学习的,也算是我的过门徒弟,他有如此跤艺,你们应当好好向他学习才对。”在张先生正义的主张下,天津南寺跤馆为三天后的摔跤擂台赛做着光明磊落的准备。然而张毛清这边和年长他两岁的师兄崔富海也做着三天后打擂的准备,但他们的心情是复杂的、矛盾的,崔富海毕竟年长两岁且又是山西摔跤人里少有的文化人,可算是年轻人中见过世面老于世故的人,所以他深知“出门三分低、见人要礼让”的深刻含义,他对张毛清那天不计后果的全胜深表担忧,回来后反复给他讲“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并千叮万嘱三天后的擂台赛一定要收敛自己的行为给足东道主面子,这样才好在天津这个摔跤培训班混下去,张毛清觉得也是这个理,便点头应承下来。

相关热词搜索:忻州 神人 领军人物

上一篇:抗日烈士刘仁和
下一篇:为人民排忧解难的好交警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