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忻州跤坛领军人物之一代雄杰 薄建伟

2015-11-12 08:29:40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薄建伟,男,1954年生,定襄县宏道镇人,家庭出身为农民。少年时的薄建伟受当地民风影响酷爱摔跤,十七岁时就成为当地很有名气的少年挠羊汉,1974年进入山西省摔跤队,在为时八年的专业运动生涯中纵横国内外身经百余战,历练成蜚声全国的一代跤王。



 
 
  薄建伟 男 1954年生,定襄县宏道镇人,家庭出身为农民。少年时的薄建伟受当地民风影响酷爱摔跤,十七岁时就成为当地很有名气的少年挠羊汉,1974年进入山西省摔跤队,在为时八年的专业运动生涯中纵横国内外身经百余战,历练成蜚声全国的一代跤王。他拥有第三届和第四届全运会两顶桂冠,还有锦标赛、冠军赛、邀请赛、访问赛的十余次冠军;他二十八岁时走上教练岗位担任古典式摔跤队主教练,
用了八年左右的时间把山西古典跤从衰推向盛;他四十岁以后出任山西省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使八十年代在全国衰落的山西摔跤从1993年的第七届全运会又回归到全国前列,直至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结束连续四届全运会保持昌盛,这在当今时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因此山西体育界都公认他为摔跤界的领军人物,并冠以尊称叫“薄大帅”。这期间的山西体育军团,所有项目在全运会上夺冠无一具有优势,只能凭运气零星摘取,只有摔跤项目较有把握,而且还可包揽数金,因此薄建伟统帅的摔跤项目就成为了山西竞技体育的“王牌项目”和“定海神针”,难怪时任山西省体育局长的李光明在打完第九届全运会后这样评价爱将薄建伟是“有本事、靠得住”的全运战将。鉴于薄建伟多年为山西体育做出的卓越贡献,中共山西省委于2002年提任他为山西省体育局副巡视员,是享有副厅级待遇的干部,这也创造了建国六十多年来摔跤界迄今为止只有两人升任副厅局级干部的记录,一位是国家体育总局摔跤柔道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宋兆年先生,另一位就是我们跤乡的薄建伟,因此可以说他是我们跤乡的一代骄子,是跤乡的骄傲,他之所以能够站在摔跤界人士的一个制高点上,必然有其独特的成长经历和成长环境,笔者做为与薄建伟是同龄同乡并交往甚密的朋友,深知他在自身成长过程中的三个重要阶段、三个不怕死的精神尤为重要,这就是少年时学摔跤不怕被打死、青年时练摔跤不怕被摔死、中年时管摔跤不怕被累死的拼命精神。

  薄建伟从小就性格外向,胆大心野,桀骜不驯,认准的事情没有他不敢干的。他家宏道自古以来就是偏重文化的文风之地,有文化的和读书人倍受人尊重,所以世代农家出身大字不识几个的父亲对他打小就寄予厚望,希望他好好读书,将来好改变门风当个教书先生或什么文员干部,过年时能为乡亲们写个对联、婚丧时能为邻里们记个礼账,再不用向祖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继续受苦受累就心满意足了,然而薄建伟对此却不屑一顾,他迷恋的是当地民风盛行的摔跤跌对,那些在摔跤场上力战群雄连胜六人昂首挺胸受人仰慕的挠羊好汉才是他的最爱。然而这与父亲的主张格格不入,因此父子俩常常为此而发生冲突,而每次冲突都要遭到父亲的责打怒骂,但事后薄建伟照样我行我素。十二岁那年,薄建伟已对摔跤迷恋到痴狂的地步,经常出入跤场小试身手,但每次不是撕烂衣服就是扯破裤子,惹得母亲也很生气,更有甚者是此时薄建伟已发展到因摔跤而逃学的地步,这使父亲勃然大怒,有一次他在跤场被父亲逮个正着后拎回家中拳打脚踢一顿后仍不解气,还找来麻绳将他绑在院中的枣树上责罚,要他表态改“邪”归正、弃武从文。然而与父亲一样倔犟的薄建伟就是不从,任凭父亲百般体罚就是不说一句软话,这使已经怒不可竭的父亲更加火上浇油,他随手从窗台前拎起一条五尺长短的挑水扁担,抹去两头的扁担钩子,使尽成年男人的浑身力气抡圆了照着未成年儿子的肩头斜劈了下来,只听得“咯嚓”一声坚硬而带有韧性的槐木扁担已折成两截,儿子肩头上顿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这时再也看不下去的母亲疯一般地扑到儿子身上护着他,嘴里哭诉着指着丈夫骂道:“你这个死老头子,你这是要咱儿子的命啊,你干脆连我也一起打死算了”,这时父亲也瘫软地一屁股坐在地上,老泪纵横的数落薄建伟道:“儿子呀,你咋就跟爹一样的犟脾气,你就不会说上一句软话给爹一个台阶下啊,你咋就不理解爹逼你读书的良苦用心啊”。直到多年后父亲去世,薄建伟奔丧归来拍打着父亲的灵柩捶胸顿足地呼喊到:“爹啊,儿子不孝,儿子小时候不懂事惹你生了不少气,现在才知道父爱如山啊”,这对被人们视为“冤家对头”的父子直到生离死别之时才全释前嫌。然而当时年少气盛的薄建伟,冒着不怕被打死的风险,换取了父亲对他从事摔跤的默认,这便是薄建伟“少年时摔跤不怕被打死”的故事。

  薄建伟摔跤获得父亲的默许后便没有了任何障碍,相反还获得了许多父老乡亲、兄弟师长的同情和支持,其中他的初中班主任续双槐老师对他的指引尤其重要。续老师看到他整天不是沉浸在挠羊胜利后的张扬状态就是看到他摔跤失利后的情绪发泄,便语重心长地开导他说:“薄伟子,你不能只把自己定位在民间挠羊赛场的胜负名声上,而是要有在摔跤方面做一番大事业的雄心壮志,我现在给你介绍一位我的朋友曾在1965年的第二届全运会上获得过摔跤第三名的朱富山教练认识,你可拜他为师,向他讨教,他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定会对你有所帮助的”。朱富山是文革中被遣散的山西省摔跤队队员,他进队一年就拿了全运会第三名,是摔轻量级跤的可造之才,然而正值自己运动生涯的黄金阶段赶上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解散了摔跤队,他怀着报国无门的满腔遗憾回到家乡当了一名工人。当续双槐引见他俩见面时,朱富山凭着一个摔跤人敏锐的直觉,认定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是可造之才,便一口承应带他为徒,工闲时演练技术,挠羊时上场实战,并教导他卧薪尝胆等待时机,祖国的摔跤事业一定会有天晴日出的时候。就这样,这对年龄相差十一岁的师徒结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民间摔跤旺盛期和国家摔跤萧条期的特殊年代。在短短几年交往中,共同的世界观、价值观使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牢固的互信,以至在十几年后担任山西古典跤主教练的薄建伟在该队成绩不景气的情况下,选聘组阁教练班子时盛邀朱富山教练出山相助,使他们成为珠联璧合的黄金搭档,连续三届全运会称雄中国跤坛,把山西摔跤推向了建国后的第三个高峰期。

  就在他们结识后的第三个年头,也就是1974年,祖国的摔跤事业吹来了春风,朱富山闻讯后竭力向山西省队摔跤教练高书文、张毛清等推荐薄建伟,并约他们务必于五月十三宏道古庙会来现场考察薄建伟在挠羊赛场上的摔跤表现,薄建伟闻讯后也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仅在届时一举完胜六个对手,顺利挠羊,而且还横扫了省队教练带来的四个现役队员。高书文教练见此状况二话没说,就对薄建伟的父亲说“明天就让你儿子背上行李到省队来报到。”就这样,薄建伟凭着师友的举荐和自己的实力,来到了山西摔跤队的所在地忻州。这时,先他之前进队的十几名队友以先入为主的姿态和潜在的“行规”以车轮战的形式轮番摔打他这个“新兵蛋子”,企图让他“服水土、懂行规”。然而薄建伟却全然不理会他们的用意,反而利用这个机会把它当成了建立自己威望和地位的机遇。那些大他几岁和重他十几斤的队友们在与薄建伟的“服水土”较量中不是被他那“撕牙咧嘴瞪眼睛”的过人气势吓怂就是被他“大背小邱野钩子”的组合技术撂倒,这个原本是想让他“服水土、懂行规”的潜“行规”,此时却变成了薄建伟树威信立地位的合法平台。那些输了几跤还不服气的队友薄建伟就大度地和他们继续摔,而且一跤比一跤摔得重,一跤比一跤摔得狠,直至摔得对手草鸡了为止。这其间有一个叫梅喜怀的队友与薄建伟心理想法一样,表现形式相仿,只是比薄建伟少了些凶神恶煞之气多了些儒雅谦和之相。他来自原平后沙城,与薄建伟差不多同时进队,且又是同龄同级别同跤种,是真正意义上的狭路相逢,他也是从小在挠羊赛场上摸打滚爬出来的年轻挠羊汉,他也深知要想立足于摔跤队这个群体,自己的摔跤实力是多么至关重要,因此他和薄建伟之间的较量往往会引发更多队友和教练员的关注。他们的教练员高书文本是人中精灵,对二位爱徒的“明争暗斗”早已心知肚明,这不正是自己培养优秀运动员需要的潜在特质吗?因此他在训练中打教学比赛时,故意多安排他俩的几场比赛,以磨练他们的斗志,而每当这时,所有在场的队友和教练员也都投以关注的目光,期待他俩在龙虎之斗中出现一个明朗的结局。然而他俩多次的交锋很长时间里没有结果,不痛不痒的互有胜负使关注他们的队友逐渐感到腻歪了,这时高书文教练想出了一个“激将”的高招,宣布他俩今天的教学比赛三跤两胜,谁胜利谁就是队内跤王,并且参加当年度同跤种本级别的全国比赛。这个办法一经宣布,立刻激起两位斗士的万丈豪情,他们的理智在体内热血奔涌的冲击下有些失态,他们的技术在关乎名誉地位的排序上有些变型,他们的力量在队友狂热的呼喊中有些失控,看着这场充满浓烈火药味的两雄争锋,所有观看者都暗暗想到,今天的这场龙虎之战,必是一场昏天黑地的恶战。果然二人交手后不久,梅喜怀利用薄建伟先发制人急于求胜心理特点,采用避其锋芒挫其锐气而后发制人的战术,瞅准战机使用了一个自己擅长的“穿腿”技术,借着薄建伟猛扑过来的惯性力量,把他撂出了五米开外的场地边上。然而没想到惊险的一幕发生了,薄建伟因倒地后失去重心身体顺着摔出的方向,在惯性的作用力下继续滚动,使其身体姿态在完全失控的情况下头部重重撞在了训练馆的墙壁上,顿时他的头上鼓起了一个核桃般大小的圪蛋,脑袋发胀眼冒金星,步子趔趄站立不稳,就这样,薄建伟输了第一跤。按照平常规矩,教学比赛时出现意外受伤事件就应当立即终止比赛,对受伤人采取救治措施,但薄建伟认为那样等同于自认失败,将失去大丈夫颜面而永远无法找回,于是大声嚷道:“当年我爹打死我我都不怕,今天对手摔死我我也不怕,况且说好是三跤两胜,这才是第一跤,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他这样带伤叫阵,置个人伤害于不顾的拼命精神,彰显了自己“上跤场不怕被摔死”的豪侠气概。当裁判员宣布第二跤比赛开始后,梅喜怀想薄建伟第一跤已遭到重创,应该是损失了一部分战斗力,就想乘胜追击,以二比零的战绩一举拿下薄建伟,从而确立自己的跤坛霸主地位。然而薄建伟毕竟是薄建伟,跤场上永不服输、永不言败是他的本性,不怕被摔死摔伤是他的胆量,狭路相逢勇者必胜是他的信条,刚才这一跤失利只能激起他更加旺盛的斗志。就在第二跤开始后梅喜怀还在盘算怎样摔好第二跤注意力有点分散的时候,薄建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闪电般速度冲进梅喜怀的怀中双手抓臂迅速转体,以超乎寻常的大野背动作把梅喜怀仰面朝天抛向空中,使其落地时后脑勺重重地砸在跤垫外裸露的水泥地上,这时更加惨烈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梅喜怀躺在地上,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脸色蜡黄,似呈休克状态,此时所有观看者见到此景无不惊恐万状,当心发生人命。然而梅喜怀毕竟也是梅喜怀,在经过高教练的现场急救和处置后,梅喜怀很快就清醒过来,身体并无大碍,于是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比划了一个一比一的手势,还要与薄建伟摔决定性的最后一跤,这时的高教练早被刚才的一幕吓坏了,哪里还敢让这两个杀红了眼的“亡命徒”再次交手,那就非出人命不可,于是及时宣布今天的比赛结果是平手,下次再说。然而经过这次惊心动魄的龙虎大战以后,队里任何人再也不敢提及让他俩较量的事了,高教练见自己使用的激将法已显成效,便巧妙安排他俩一个占据68公斤级的位置,一个占据62公斤级的位置,在本队永不内战,用各自的拼命精神到全国赛场上去争雄夺霸。他二位也似有心理默契,以后谁也没有再提及过较量一事,而是潜心苦练,共同对外。在以后几年的全国征战中,他俩果然不负众望,在全国赛场上分别称霸了各自级别七八年的时间,而他们在队内训练时的那场生死大战,至今被人们传颂为真正摔跤人的经典对决,薄建伟尤以其刚烈、俠荡、粗犷、霸气和豪放性格以及吃苦耐劳、不知疲倦、不惧艰险、嫉恶如仇的豪侠气概被人们公认为是当代最具摔跤人风格的一代“跤英”,而那时生活中的他也是直来直去、固执己见、死干烂僵、不善变通,还有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的“毛驴脾气”,皆因他战绩卓著、处人豪侠被人们普遍接受。而他也正是因为这个“毛驴脾气”,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也是成就了他为成为当代跤坛摔跤奇才的一项典型要素,因而才创造了他之前所未有的两届全运冠军、三次锦标赛魁首的神奇记录。什么是“毛驴脾气”?就是认准的事绝不改变、绝不退缩;是坚持不懈勇往直前的奋进精神,因此说像他这样的“毛驴脾气”,不正是我们一贯推崇和倡导的“摔跤精神”的又一种诠释吗?

相关热词搜索:忻州 雄杰 领军人物

上一篇:为人民排忧解难的好交警
下一篇:忻州跤坛领军人物之看似“无为”胜有为 梅喜怀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体育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  
忻州论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