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想说爱你不容易

一—一起说说“生二宝”

2016-03-22 08:43:17 来源: 直播忻州 作者:特约通讯员:宫殿煜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毕竟不同年龄段的人有不同的考量,每个家庭也都有各自的打算。日前,笔者走进忻州城区老中青几个不同类别的家庭,就此话题与他们共话育儿故事,同叙亲子温情。


 

  自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落地以来,一时间,生还是不生、何时生、生了怎么养,成了众多家庭的热议话题和筹谋重点。毕竟不同年龄段的人有不同的考量,每个家庭也都有各自的打算。日前,笔者走进忻州城区老中青几个不同类别的家庭,就此话题与他们共话育儿故事,同叙亲子温情。

  看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很幸福!

  “2014年5月29日,这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咱们山西就是从这一天起,开始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忻州师范学院讲师高晋升告诉笔者,“这个政策也使我们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所以我记忆犹新。”

  高晋升是家中“独苗”,他的妻子在忻州第五中学教书,女儿今年8岁。他家条件完全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所以惠民政策一落地,他和妻子就特别高兴,热烈响应。前段时间,他们家如期迎来大胖儿子。虽然小儿子和女儿相差7岁,但高晋升认为年龄不是什么阻碍。“生老大的时候,我和妻子刚刚30出头,双方父母都是50来岁,孩子就在大家庭里一起带大了。现在,生了老二后,我们也是三十好几了,所以更加注重对孩子的陪伴,看着孩子们慢慢长大,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老二出生后,高晋升丝毫没有减少对老大的关爱。他回忆起自己年幼时:“最羡慕妹妹可以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每天晚上他们在床上打闹、嬉戏,欢声笑语不绝于耳。”因此,他十分注重对女儿的情感教育、亲情培育,不希望因弟弟出生让她有任何负面情绪。现在女儿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逗弟弟开心。这也让高晋升夫妇和父母特别感到惬意。

  家里准备再添一个二宝

  家住忻州和平西街城市花园东区的市民王美琴今年58岁,由于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一儿一女都是王美琴一手带大。王美琴的女儿李筱曼今年29岁,孩子5岁。李筱曼和她的丈夫都不是独生子,所以当“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王秀

  琴就和女儿、女婿开始揣测:“什么时候政策允许了,我们家也可以再添一个二宝。”

  去年10月底,“全面两孩”政策一出台,就让王美琴一家很是激动。“每次带外孙女出去玩耍,她只要看到其他小朋友就兴奋得不得了,还经常指着电视里的孩子叫姐姐、哥哥,一门心思想让外孙女有个相伴的弟弟。”王美琴说。

  对于李筱曼和丈夫来说,最担心的是孩子内心孤单。“从小到大,我有哥哥一直相伴,从来不知道害怕、孤独。”在李筱曼心里,有了哥哥这个依靠,遇事就用不着那么手足无措。前年冬天,母亲王美琴生病住院,她和哥哥轮流陪护。“多一个兄弟姐妹,就多了一个依靠。父母年龄大了,有个头疼脑热,多一个人照顾,就多了一份安心。”李筱曼感触颇深,“如果将来自己生病,一个孩子的负担岂不是更重更累,‘4-2-1’的家庭模式会给孩子带来过重的责任和压力。”她认为,现在有一个女儿,再生一个孩子,无论男女都挺好。而且,老二会为老大的成长带来更多帮助,让孩子们从小体会手足之情,懂得分享,真正体会照顾他人的快乐感受。

  养育孩子原本没那么难

  吴秀英今年69岁,退休前是忻州市第七中学教师,吴老师的丈夫银志春是一名退休工人。老俩口育有三女一子。两个人年轻时候,工作十分繁忙。但在他们看来,养育孩子并没有那么艰难,而且孩子在家庭里健康成长,都念了大学,也都有了一份安稳的工作。吴老师说:“在上世纪70年代,许多家庭都有六七个孩子,有三四个孩子的家庭还算少数。”

  吴老师回忆,上世纪70年代,夫妻俩月工资分别是36元和52.5元,共计不到90元要保证一家六口人的生活。那个时候,生活成本相对较低,家里孩子虽然多,但是并没有造成很大经济负担。“那个年代,人们工作热情高涨,尽量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其实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也很少。”吴老师说,夫妻两个人每天上班早出晚归,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就由家里的老人帮忙照看。大点儿的孩子就放在托儿所,一呆一整天。在吴老师眼里,那个年代的人们并没有像现在的年轻人会有这么多的生育顾虑。她不理解如今一些年轻人为何总是恐惧生孩子,提及现在电视剧里常播放着产妇生产死去活来的情节,吴老师一下子笑了:

  “生孩子没有演员演得那么可怕,我自己一口气生了四个孩子,从来也没有感到害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水道渠成瓜熟蒂落,这是人生中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再说孩子多有多的好处,大家庭里总是处于热闹的氛围中,从来没有冷清的感觉。孩子们小时候每天都会上演‘联欢晚会’,大女儿表演体操、跳舞,小儿子就马上展示武术,二闺女则拿出她的看家本领二胡独奏,三女儿则为姐弟们一展歌喉。”吴老师说起家庭趣事洋溢着一脸的幸福,那时家里其乐融融,孩子们其意绵绵,都能健康快乐地茁壮成长,没有一丝孤独感,而且孩子间的亲情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长大以后,孩子们互相关爱,手足情深,也让老两口备感欣慰。

  高育儿成本是障碍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90后开始走入婚姻殿堂,其中,不少人更已早早地为人父母,两孩政策来临,这些90后组建的家庭也开始考虑起生育二孩问题。

  全面两孩政策甫一出台,对于来自忻府区东楼村的90后陈冬梅不啻是个大好消息。陈冬梅自己虽不是独生子女,但她深知身边独生子女朋友的那种特有的“孤独”,因此,她就下定决心不让孩子今后在孤单中成长。如今,陈冬梅的孩子马上七岁了,不再需要过多的照顾,在她看来,这是她可以考虑再要一个孩子的重要前提。然而,生儿容易养儿难,对于月收入尚未过万的家庭,如今的高育儿成本是她和丈夫不得不考虑的问题。网络上曾有人为如今育儿算了一笔账,以一个家庭为例,从怀孕开始到孩子大学毕业,按照最基本的花费标准保守估算,大概需要花费30多万元。

  “高育儿成本差点让我们打了退堂鼓,毕竟同时抚养两个小孩对于我们而言,并非易事,孩子上个学,随随便便就可能要花上万元。”陈冬梅信心满满。“虽然育儿成本单靠父母承担并不一定够,但我们坚信,只要通过努力打拼,我们还是能让孩子健康成长的。”

  生二宝恐个人职业前程受影响

  全面放开二孩的利好政策,让80后成了许多人眼中生育二孩的主力军。相比90后担心生二孩后,要面对十分实际的经济问题,80后年轻人如今已经工作多年并且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然而面对再生一个孩子,他们也有自己忧虑。

  1984年出生的代县姑娘樊海荣,目前正忙着备孕。虽然个人生二孩的意愿并不高,但丈夫的心愿以及9岁儿子的热情,让她很难拒绝二孩计划。樊海荣是

  职场上的女强人,目前正在忻州某国有大型企业担任财务科长,一心想尽快走入管理层的她,害怕因生二孩的原因,影响自己的“仕途”。

  “从怀孕到哺乳,前前后后我可能就要休整两年,才能重新进入工作状态。而这就意味着,领导会担心我不能全力投入工作,到时,肯定会有人来顶替我。”樊海荣不无忧虑,“现在行业竞争大,能得到这份工作很难,所需要的晋升周期则特别长,而我从怀孕、生产到哺乳休整期那么长,这不仅可能失去晋升的机遇,同时难免会让同事、领导有难处。”

  拼二宝最忧精力不够心力不足

  不同于90后与80后,1977年出生的谢晓梅,她生二孩最担心的是自己的身体和精力。今年已经39岁的谢晓梅,已打算成为一名高龄产妇。她和丈夫都是财政供养人员,此前,由于政策不允许,她从没有动过生二孩的念头。如今,全面两孩政策放开后,她们家也产生了生育二孩的想法。

  “现在医学技术那么发达,高龄产妇生孩子的安全问题,我并不担心。”谢晓梅说,“这可能是我生二孩的最后机会了,再过几年,身体就真的受不了了。”

  “两孩政策,对于我们70后,确实是场及时雨。”谢晓梅的丈夫董志诚表示,自己还是希望再多一个孩子,很支持妻子的生育意愿,“但有些问题也需要我们直面现实,其中我最担心的还是我们夫妻俩的心力精力问题。如果现在再生一个孩子,以后等到他读初中、高中,我们都已经五六十岁,那时,再去照顾抚养他,就恐怕精力不似从前了。”

  公共服务供给需求亟待加强

  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有利于持续促进经济健康发展,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有利于更好地落实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促进家庭幸福和与社会和谐。而业内人士指出,“全面二孩”政策施行后,将带来公共服务需求的大幅增长,医疗卫生、儿童照料、教育就业等方面会面临压力,必须切实加快“全面二孩”相关领域的政策配套。

  与此同时,为了解忻州市全面放开二胎政策的落实情况和社会反映,国家统计局忻州调查队随机对符合两孩政策及关注两孩政策的20人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样本为20个育龄人口。在调查对象中,有55%的人已生育1胎、35%的人已生育2胎、10%的人结婚尚未生育。通过对已生育二孩(或以上)人员的问卷调

  查显示,71.43%的人认为生育二孩(或以上)对生活的影响是有苦也有乐,幸福多于辛苦付出,14.28%的人认为多个孩子多份爱,乐在其中,但同时也有14.28%的人认为感觉比原来更辛苦了,要是还有后悔药卖,就生1个孩子。为确保“全面二孩”政策的有效实施,居民期盼政府应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加快“全面二孩”相关领域的政策配套。

  首先,要不断健全相关政策及法规,切实保障妇女合法权益。比如更进一步规范生育保险、适当延长二孩产假、加强生殖健康、妇幼保健等公共服务供给。政府要通过加大投入、盘活存量、优化配置,应对面临的压力,通过全面推进综合改革,大力加强公共服务供给,把这件惠民生、利长远的好事办实、实事办好。

  其次,要逐步提高幼教托管方面的公共服务能力和共享水平。被调查者普遍希望“完善幼儿园、小学、幼教服务等公共资源的供给”。如果夫妻二人都是全职,准点上下班和接送孩子时间上很难衔接,而社会上托管、幼教产业收费较高且水平良莠不齐,因此亟待采取多项措施大力推进幼儿、小学的园舍建设和资源配置,拓宽服务渠道,积极构建基本均等的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满足新增人口需求。

  第三,要加大对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的关怀帮扶力度,妥善解决他们的生活照料、养老保障、大病保障、大病医疗和精神慰藉等问题。积极采取措施,广泛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加大对居家养老和社区养老的支持力度,加快养老保障、医疗以及就业领域的制度建设,让更多的育龄家庭能够不影响家庭生活质量、不影响自我职业规划。

  其四,要加强便民惠民服务。取消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审批,实行生育登记服务制度。改革特殊情形再生育管理,优化办事流程。简化特殊情形再生育审批,全面推行网上办理、一站式服务和承诺制,全面推行信息公开,将办理依据、条件、程序、时限等事项在网站、政务窗口公开,接受群众监督。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政策 二孩 家庭 忻州 亲子

上一篇:东北大学秦皇岛分校学生在定襄南庄村进行调研
下一篇:定襄小伙在南京乘车途中救了70多名乘客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