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富商喜认私生女花30万弥补父爱 却发现是假冒的

2016-06-12 07:47:52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关前裕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今年4月初,小艳从新加坡回到丹江口市,阿华和小芳赶到武汉天河机场迎接。一对“阔别22年的父女”终于相认。

富商喜认私生女花30万弥补父爱 却发现是假冒的

 

  今年4月初,小艳从新加坡回到丹江口市,阿华和小芳赶到武汉天河机场迎接。一对“阔别22年的父女”终于相认。

  23年前一段旧情

  “这个案子并不复杂,故事情节的反转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6月9日,面对楚天都市报记者,丹江口市公安局办案人员发出如此感慨。

  年过不惑的阿华是丹江口市一名成功的建材商人,身家数千万元。2015年12月底的一天,他到十堰市区办事途中,意外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对方说,她是小芳。“小芳?”阿华23年前的恋人,自从那年分手后再没联系过。

  小芳告诉他,自己在新加坡做服装生意,这次因为父亲生病住院,才赶回来照顾。阿华连忙赶了回来,请她吃饭,并安排她住进宾馆。

  两人谈起分手后各自的生活。小芳告诉他,自己一直未婚,与女儿小艳相依为命。小艳今年22岁,在新加坡勤工俭学,是小芳姐姐与一个江苏老板生的,后来那个老板死了,小芳就将小艳作为女儿抚养。

  小芳打开手机,将小艳的照片找出来给阿华看,阿华觉得小艳很漂亮。

  小芳对他说:“虽然过去20多年了,可我一直爱着你,想跟你过。”“莫吓我啊,现在没有哪个女人能够拴住我,只有孩子才能拴住我的心。”阿华有家有口,赶紧制止小芳的想法。

  闻听此言,小芳心里一动。

  天上掉下个私生女

  一天,阿华不经意地告诉小芳,他的父亲生病了,正在丹江口市一家医院住院。

  小芳眼睛一亮。

  小芳父亲曾对这家医院的一名医生有恩,若医生能帮她取到阿华父亲的血样,再冒充小艳的血样与阿华做个亲子鉴定,那时候再来个父女相认,岂不美哉?

  小芳通过自己父亲找到该医生,请他帮忙。刚开始这个医生不同意,经多次请求,终于应承下来。

  之后,小芳将阿华约到宾馆,直接告诉他:“此前我给你看的手机里的那个女儿,其实是我俩的孩子。”

  阿华大吃一惊。1992年,阿华还在“混社会”,与时年15岁的小芳好了几个月。“分手后,我就一个人到深圳去打工,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了,回来找过你,但被你的女友找人打了一顿,就吓得一个人回了深圳,在一家小医院生下孩子。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孩子拉扯大……”小芳将自己讲得跟琼瑶剧中的人物一样悲怜。

  阿华半信半疑。“你不相信,可以做一个亲子鉴定。”小芳使出杀手锏。

  阿华再次拿过手机翻看小艳的照片,越看越觉得小艳和自己长得像,就先信了几分。

  亲子鉴定认“女儿”

  半个月后,阿华提出与小艳做亲子鉴定。

  小芳故意说,要不等女儿暑假回来时再做?

  阿华说,那时间太长了,有没有其他办法?

  小芳顺势说,她可以让女儿把血样邮寄回来。

  说定后,小芳给女儿打去电话,告诉她已经找到亲生父亲了,但要做一个亲子鉴定。小芳说自己的手上有小艳的血样,只需小艳在电话中告诉阿华,血样已经从新加坡快递回来就行了。

  小艳刚开始不同意,在小芳的一再劝说下同意了,并表示若鉴定是父女关系,就从新加坡回来与父亲相认。

  今年3月中旬的一天,小芳告诉阿华,小艳的血样已经准备好,让他给小艳打个电话,问她何时可以邮寄回来。

  阿华拨通了小艳的电话。小艳依照母亲的吩咐,告诉他血样已经快递出来了,估计两三天后就可到达丹江口市。

  3月15日上午,小芳开好房间后,给阿华打电话,说小艳快递的血样已经到丹江口市了,让他过来取。

  此前,小芳已经安排自己的小姑到医院,去取通过非法手段弄到的阿华父亲的血样。

  血样取回来了,装在一个简简单单的试管里。

  阿华有些奇怪,问小芳:从新加坡快递来的,怎么连个盒子都没有?

  小芳很镇定地说,长途快递的路上冰块融化了,盒子已经被浸湿泡烂,所以就扔了。

  见说得在理,阿华没再多问。当天,他们就将血样拿到武汉市一家医学鉴定中心,与阿华的血样做亲子鉴定。

  不久,阿华到武汉取回了鉴定报告,结论是:双方是父女关系。

  花30万弥补“父爱”

  有了“女儿”这条感情纽带,阿华的心似乎重新被小芳拴住了。

  阿华告诉小芳,他曾经有个情人,不仅骗了他的感情,还骗走了他几百万,所以他对不知底细的女人,都不敢再信任了。

  小芳心里不平衡起来,自己当初陪阿华几个月,可什么都没得到。“我为你守候了20多年,一个人含辛茹苦把孩子拉扯大,你应该给我20万。”

  阿华答应下来,几天后,就安排人将20万元打入小芳的账户。“想到她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这笔钱就算是对她的一点补偿。”事后,阿华这样告诉民警。

  今年4月初,小艳从新加坡回到丹江口市,阿华和小芳赶到武汉天河机场迎接。

  一对“阔别22年的父女”终于相认。

  为补偿这些年来对母女俩的亏欠,阿华带着小芳和小艳四处游玩,购物消费,花了四五万元。

  后来,他还给了小艳一张信用卡,让她需要时随便刷卡。小艳拿着这张信用卡购买了一块价值2万多元的手表,还有一些衣物,用去了8万多元。

  在小艳回到十堰的日子里,阿华时常陪伴在“女儿”身边,弥补缺失的父爱,还带着“女儿”参加一些老友聚会,大家纷纷祝贺阿华父女团聚。

  女儿竟然是假冒的

  没过不久,一名好友善意提醒阿华:你跟小芳这么多年没见了,还是小心为好,以防被骗。

  一语点醒梦中人。

  阿华长了个心眼。他将武汉那家医疗鉴定中心的报告拿给一个学医的朋友看。

  朋友一眼看出破绽:男女DNA是有区别的,男性有Y染色体,女性没有。而这份鉴定报告显示,两份检材的DNA都有Y染色体,说明两个人都是男性。

  阿华惊出一身冷汗,立即电话联系武汉的这家鉴定中心询问原因。

  那家鉴定中心的专家查阅了原始记录后告诉他,他送来的两份检材都是男性,而鉴定书上所写的父女关系是笔误,应该是父子关系。

  回想起小芳的亲戚当初送来血样时的情形,阿华恍然大悟:那份血样可能是假的。

  阿华又联系了西安市的一家鉴定中心咨询。对方告诉他,不需要血样,有鉴定对象的几片指甲就可以了。

  5月中旬的一天,阿华趁着小艳剪指甲,悄悄收集了她的几片指甲,随后拿到西安市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双方没有亲缘关系。

  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感情,还花了30多万元钱,阿华欲哭无泪。

  富商设局拿回巨款

  当务之急是讨回被骗的钱。

  阿华对小芳说,自己最近接了一个大项目,需要大量现金,但这段时间周转金有困难,问她能否借给他50万元钱,给月息3分的高息。“我以为有女儿在,借钱给他没问题。”小芳决定出手相助。可她手头没有那么多钱,就找朋友借了几万元,凑够30万元交给阿华。

  30万元一到手,阿华立时质问小芳,为何要骗他?

  小芳无言以对。阿华恼怒不已,要走了购买的手表、手镯等贵重物品。6月2日,他来到丹江口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报案。

  办案民警陈锟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经调查,小艳在新加坡做模特,事业并不是很成功。而小芳在新加坡无业,但她很要面子,对外扮演成功女士,在长沙购买了一套40平米的房子,靠按揭还月供。

  小艳到底是谁的女儿?

  小芳告诉民警,1992年她离开阿华到深圳打工的时候,曾被一个男子强暴,后来产下女儿。此话是真是假,民警已无法求证。

  (为保护隐私,文中除民警外均为化名)

相关热词搜索:私生女 父爱 富商

上一篇:女司机遭奇葩碰瓷:男子将头部血迹抹车头要钱
下一篇:网购"病假条"凑长假?网售假条被多家医院证伪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