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散文:话说小脚女人(一)

——谨以此文献给小脚女人的儿子、孙子、曾孙……

2016-06-14 16:18:32 来源: 直播忻州 作者:辛艾青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随着时光的流逝,小脚女人在华夏大地上越来越罕见了。现在,只有八十大几乃至九十岁以上的老妪才偶然有小脚。笔者有一种预感:再过十几年,那蹒跚中国大地的小脚就会彻底消失,人们也必将对其从意念中。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随着时光的流逝,小脚女人在华夏大地上越来越罕见了。现在,只有八十大几乃至九十岁以上的老妪才偶然有小脚。笔者有一种预感:再过十几年,那蹒跚中国大地的小脚就会彻底消失,人们也必将对其从意念中,记忆中由淡忘到遗忘,使其成为尘封的历史。即使是名门望族的后代,也将会以自己的高祖、曾祖、祖父,父辈如何有运筹帷幄之能量,创业兴家之本事,却偏偏不去谈及与之相配的伉俪女人所付出的智慧才华,心血汗水,这种数典家族贤达名流,却忘记数辈皆带“母”字的小脚女人,确实令人叹息。更有甚者,大凡形容速度缓慢,文章冗长累赘,信手拈来的歇后语便是“像小脚女人走路——裹足不前”,老婆娘的裹足布——“又臭又长”。每当看到这两个歇后语,我便有点愤愤然,不禁要问:中华词语浩瀚如海,除了用这两个歇后语,就词穷字尽了吗?当你陶醉于这两个歇后语妙笔生花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你同样是小脚女人繁衍而来的?这种有意无意贬低小脚女人的做法,实在令人发指。

  女人缠足的起源,盛行与禁止

  缠足陋俗始于何时,是风俗史上的疑点之一,尽管说者纷纷,但至今仍然莫衷一是。通常看法,缠足始于五代,元陶宗仪《辍耕录》引《道山新闻》称:南唐后主李煜(公元969—975年),这位天赋很高,能诗擅词,能书善画、通晓音律的“作个才子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的懦弱无能皇帝,纵情享受着奢靡的宫廷生活,却不为世俗之事所担忧,成天在那里“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终日与妃子宫女厮混。有位名叫窅娘的的舞女为讨取李煜的宠幸,别出心裁,用帛缠足,使其成为纤细弯曲的新月状,外套白袜,在六尺高的金质莲花上立起脚尖跳起霓裳雨衣舞,借以欣赏所谓仙子凌云之态,好事者还作诗赞云:“莲中花更好,云里月常新。”其他舞女宫娥纷纷效仿,终于酿成贻害千年的陋俗。继之,缠足在民间逐步广为流行,并成为一种时尚。

  而在蒋丰编著的《人类未解之谜》一书中,对南唐开始缠足说法持异议者认为:缠足的开始至少不迟于唐代,也就是说,在五代以前就有了。他们引用元代伊世珍《琅琊记》所载:安史之乱时,杨贵妃在马嵬坡被缢后,当地有一位名叫王飞的老妇人拾得杨贵妃袜子而致富,还拾得雀头履一双,上面镶有珍珠,履长仅有三寸。据此推论,缠足在唐玄宗时就有了。《群谈采余》中有咏杨贵妃罗袜诗一首:“仙事凌波去不远,独留尘袜马嵬山,可怜一掬无三寸,踏尽中原万里翻。”阮阅编的《诗话总龟》中记载了唐玄宗从蜀避难回朝,为怀念杨贵妃曾作《罗袜铭》,内有“窄窄弓弓,手中弄初月”之句。在唐代文人的笔下,也有对女人小脚的描写,如白居易《上阳人》诗中的“小头鞋履窄衣裳,天宝末年时世妆;《花间集》中的“ 慢移弓底绣罗鞋”等等。清代内地有人到西藏,发现当地的灯具状如弓鞋,称之为“唐公主履”。唐公主指文成公主,有人认为这是唐代缠足的实证。

  汉乐府在民歌中有“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之句,大概也可以作为依据吧。还有的人认为,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战国时期,缠小脚就出现了。甚至有人认为或许可追溯夏商,称夏禹的妻子便是小脚。传说大禹治水时,娶涂山氏为后,生子启,而涂山氏是狐精,其足小。殷末纣王的妃子妲己是狐精变的,但她的脚没有变好,就用布帛裹了起来,宫女们也便纷纷效仿起来,当然,这仅仅是民间神话传说,含有较多的演义成份,不足以成为女子缠足的依据。这种说法虽然无据可查,但是,倘若果真如此,中国妇女缠足的历史更为久远,受难之女性亦更为人多数众。若如是,“落雁”之王昭君、“沉鱼”之西施、“闭月”之貂蝉、“羞花”之杨贵妃中国古代四大美女缠足也在劫难逃。到宋代,缠足确实已有记载。至南宋,妇女缠足已为普遍。由此佐证,缠足是由北方传入南方的。也有史籍记载:宋代的缠足与后世的“三寸金莲”有所区别。宋代的缠足是把足裹得“纤直”,但不弓弯,当时称为“快上马”,所穿的鞋称之为“错到底”。蒙古贵族入中原建元后,他们本来不缠足,但并不反对汉人的缠足习惯,使元代缠足之风继续盛行,甚至出现了不以缠足为耻的观念,并使缠足继续向纤小的方向发展。明代,妇女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并在各地迅速发展。这个时期,对缠足的形状也有了一定的要求,女人的脚不但要小,而且要尽量缩至三寸,而且要弓。明末张献忠进占四川后,最后,因清军进攻失利,大肆屠戮,其中小脚女人也难逃浩劫,故有大刖小脚女人及至堆积成山,名曰“金莲峰”之说,可见四川地区妇女缠足之盛。由此,也引发了由清朝之初开始,长达一百多年的浩浩荡荡的“湖广填四川”运动。清代,是女性摧残最为严重,小脚崇拜甚为张狂的时代。

  综上所述,世移代迁,推崇小脚愈演愈烈。那些明主贤相,文人墨客,从王安石到曹雪芹纵然满腹经纶,却无一人予以反对。就是宋代诗作大家苏东坡竟作《菩萨蛮》对女人缠足大加咏叹:“涂香莫惜莲曾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还有些酸腐文人,把小脚作为学问,不惜笔墨,撰写文章,加以品味,以卑琐为乐事。清代,有一位叫方绚的文人,自诩为“香莲博士”,写了一篇题为《香莲品藻》的文章,煞费心机地把小脚分为五式九品十八种,并因此而出了名,实在是迂腐之极。王晓方在长篇小说<<驻京办主任》有这样一段话:“缠足之风曾蔓延大半个中国,尤以山西为最,并有'从来较小说山西'之说,而山西又以大同为最。相传从明代至民国初,每年农历六月初六,大同都要举办赛脚会,也就是小脚展示会。评选时,只限于纤足,而不许窥容貌,参加大赛的女子,将一双小脚露出,由官员和专家依瘦、小、尖、弯、软、香、正等标准,进行品评,获得前三名分别冠以‘主'、‘霸'、‘后'。”笔者还在山西广播电视报发现路卫兵写的一段趣文:民国时期学贯中西的狂儒辜鸿铭喜欢妻子淑姑的小脚。每当无聊时,辜就让他脱掉鞋子,然后低下头,如闻花香;而写作需要灵感时,她就将淑姑叫到书房,让她把脚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凳子上,时捏时掐,自得其乐,一时文思泉涌,妙笔生辉。辜曾津津乐道说:“前代缠足,实非虐政,我妻子的小脚,乃我的兴奋剂也。”康有为为此送辜一张“知足常乐”的横幅,辜说:“康有为深知我心。”由此可见,男人把小脚当成把玩且成为怪癖,确实令人啼笑皆非。

  但是,清代一批有识之士如李汝珍、俞正燮等人对女人缠足这一社会恶习进行了严厉的抨击。李汝珍在其《镜花缘》一书中,提出了“女子本是好好的,而男子却偏使她们矫揉造作,成了异样”,更提出质疑“何以两足残缺,步履艰难却又为美?”但苦于缠足陋俗历史悠久,呼应者甚少。直到1898年,著名的改革维新派领军人物康有为向光绪皇帝呈了“请禁妇女裹足折”,历数缠足恶习于国于民的害处,认为“最骇笑取辱者,莫如妇女裹足一事”。明确主张“严禁妇女缠足”。当权五十年的慈禧在晚清期间也曾下达 “禁缠足令”,但苦于习惯观念根深蒂固,禁止缠足,收效几乎为零,裹足者依然屡见不鲜。满清封建王朝被推翻后,孙中山作为民国临时大总统于1912年正式下令禁止缠足。到了“五四”时期,缠足更成为各派革命运动和激进分子讨伐的对象。陈独秀、胡适、李大钊、鲁迅、周作人等人都撰文痛斥缠足对妇女的摧残与压迫。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妇女投身到了反缠足运动之中,把反缠足作为争取中国妇女解放的一项重要任务。辛亥革命时期著名的巾帼英雄“鉴湖女侠”秋瑾就是提倡女权、解放妇女缠足的杰出代表。2011年,太原所演出的《解放》一剧,就是当时反缠足运动的真实写照。在那个时期,不论是中国的女人,还是男人,都开始认识到缠小脚不是美,而恰恰是压迫、耻辱和摧残腐朽的象征。于是文化发达地区或县镇的妇女开始了放脚,这就使当时的中国妇女史上出现了比小脚大了一些,宽了一些的“萝卜”脚。当然也不能否认,民国期间,地处偏僻,贫穷之壤的地区,一者信息闭塞,二者一些封建家族依然顽固不化,陋习成癖,仍有缠足现象,直到上世纪20年代才彻底得以禁止。笔者在前面所提到的现在年龄在八十大几、九十余岁的缠足老妇其依据就在于此。

  未完待续……

  相关链接:话说小脚女人(二)

       话说小脚女人(三)

相关热词搜索:小脚女人 文学 社会 历史

上一篇:难忘我的中考
下一篇:等待的幸福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