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情系小山村——记定襄县西笏口村“第一书记”张玉虎

2016-01-24 14:34:25 来源: 直播忻州 作者:韩伟 杨晋林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因村委主任不在家,张玉虎便与村支书李小军商量后临时拿出一个方案,迅速调派人手把潜水泵从井底吊起,该维修就维修,该买新的就想办法买新的。别的事情可以耽搁,老百姓的吃水问题耽搁不得。


 

  从定襄县留晖村的洪福寺往东走六七里,坡势徐缓,过一些谷子地,再过一座简陋的穿心阁子就是南王乡的西笏口村。三面青山围拢,房屋依坡而建,呈带状分布,三五十户杂姓人家幽居在这里。夏天是西笏口村最旖旎的季节,香椿树核桃树枣树密匝匝环绕四周,天很蓝,空气又清新。村民李树文说,出村往西走六七里,好好的鼻子就堵了,再往县城走,就要打喷嚏。这话有点绝对,但还是说明了西笏口村与众不同的地方。

  中国人讲究自然的呈现与持续运作,金木水火土缺一不可。西笏口村不缺山不缺土不缺树木,就是缺水。好多年前,村里打了一口170米的深水井,由潜水泵引水到一个水塔,然后分流向村民家中,供大家日常生活及牲畜饮用。时间一长,这口水井可谓劳苦功高了。但到了2016年元月2日,水泵突然坏了,抽不起水,蓄水池里仅存的几立方水成了村民的救命稻草。从那个时候开始,村民一下子紧张起来,而比村民更着急的是一个叫张玉虎的年轻人。

  张玉虎于2015年8月份就任西笏口村第一书记。初来乍到的他没有想到面对的竟是一副烂摊子,村支两委连正常办公的地方都没有,原来的村委会房倒屋塌,除了杂草就是牛粪,最显眼的是一口存放已久的白茬木棺材。白手起家是张玉虎所面临的最现实的难题,但这道难题还不算难解,几天后,张玉虎就与村干部一道着手村委会重建工作,把新租用的民宅里里外外打扫干净,搬来桌椅板凳,配备档案资料,规章制度上墙,村级活动场所和党员活动中心初步建立起来。接下来,张玉虎开始同村支两委和个别党员进行思想教育和谈心沟通,大道至简,情真意切;开展方法灵活形式多样的党建活动,培养具备西笏口户籍的优秀青年、致富能手为预备党员对象;积极化解村民之间、干群之间的矛盾,维稳“上访专业户”……曾经死气沉沉的西笏口村逐渐焕发出勃勃生机。

  但是,西笏口村唯一可供饮用的水井在这天中午却出现了状况。

  因村委主任不在家,张玉虎便与村支书李小军商量后临时拿出一个方案,迅速调派人手把潜水泵从井底吊起,该维修就维修,该买新的就想办法买新的。别的事情可以耽搁,老百姓的吃水问题耽搁不得。

  打捞水泵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远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容易。机械打捞是最快捷的方法,但据村民介绍170米的深井内,在70米处有一个弯度,不适宜机械打捞,只能采取人工作业的方式。人工作业需要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参与,张玉虎虽说来西笏口村没多长时间,但对村里的情况差不多都摸透了,曾经一百多口人的村子,如今仅剩不到二三十人,而且多是些老弱病残,想在村里找几个青壮劳力都挺难。考虑到村集体经济拮据的现状,张玉虎首先做的是老党员的思想工作,在党员干部的带动下,很快就把村里仅剩的男性村民召集起来,搭架的,挂手动滑轮的,在井房内安装照明的……所有工作都显得有条不紊。

  让张玉虎没有想到的是,因村子穷,村里的三相用电既没有安装总闸,水井房也没有分闸,村民刘广伟打算从闸盒内引一根电线,但只能带电作业。怕什么往往来什么,刘广伟觉得自己够小心了,却在一声巨响之后,被电弧烧伤了面部和手掌。当时是元月4日的黄昏,刚刚在县里开完会的张玉虎心急如焚,匆忙开车赶回村里,二话没说,把伤者紧急送往县城医院救治。经医生诊断为轻度烧伤,不需要住院治疗。在对创面进行处理包扎后,打了三个吊瓶,张玉虎连夜又把伤者送回西笏口村家中。临走,他叮嘱刘广伟注意保持创面清洁,医疗费都由村集体支付,并告诉他已经联系邻村卫生所的医生负责接下来的治疗。

  走出刘广伟家,时间已是元月5日的凌晨3点。

  打捞水泵的工作仍不能停止,村民刘俊康养了150只羊,苏建海养了250只羊,都在不停地从蓄水池里吊水,水位急剧下降。张玉虎着急归着急,还是告诉村民们,千万要吸取刘广伟的教训,安全第一,万不可再疏忽大意。第一根钢管被吊出井口,接着是第二根、第三根……头一天吊出九根钢管,而这样的钢管少说也有四十多根,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眼里布满血丝的张玉虎忧心忡忡,担心蓄水池一旦没水了,村民吃水受到影响,情绪会出现波动。他同李小军研究后决定,一方面打捞水泵的进度要加快,另一方面他负责在县城寻找水泵维修点,在保证水泵一出井就可以得到尽快维修的前提下,又能在降低维修成本上做出最合理的选择。

  张玉虎心里有一本账,西笏口村属于典型的贫困村,既是地质灾害多发区,又是山洪聚集区,村民主要经济来源是种植玉米,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余元。因基层组织的软弱涣散,村长近期又不在村,乡政府针对西笏口村委会的转移支付款一直没有领取到位,每做一件事之前,张玉虎首先考虑到的是花少量的钱,为村里做最大的事儿。走了几处水泵供应商,都因价格太高被他否决掉了,在他急得抓耳挠腮时,忽然想到水利局或许能提供到一些帮助。张玉虎跑了一趟水利局,得到的答复是可以帮忙,等水泵出井后水利局会派技术人员免费为村里维修。

  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张玉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用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打捞水泵的村民和村支书李小军,能够听得出电话那头的气氛相当愉悦。这时,张玉虎又想起在家养伤的刘广伟,买了一些营养品,急匆匆往西笏口村赶。进村以后,先拐到水井房查看打捞进度,钢管一根一根吊出井口,已经码成一个梯形座。村民告诉他,再过一天,总长150米的钢管就差不多都吊出来了。他拉了拉滑轮手链说,千万注意安全。

  刘广伟的伤手和额头涂满湿润烧伤膏,从南王村请来的医生正帮他打点滴,因刘广伟的爱人也身患肾衰竭病,这几天村里专门派人给他家挑水、做饭、看火炉。看到张玉虎手里的礼品,憨厚的刘广伟不知该说什么好。张玉虎说,你不用谢我,你是给村里做事烧伤的,村里应该承担这个责任,你养好伤比什么都强。临走,他又吩咐刘广伟,天冷,不要把伤手冻着。

  元月7日,张玉虎陪同水利局的技术员赶回西笏口村,经过一番维修后,水泵重新入井,钢管也一根一根插入井里。当村会计李树武家中的自来水管冒出一股清亮亮的水花时,张玉虎弯腰喝了一口,说,甜,真甜。

  吃水的问题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还很多。自他来到西笏口村以后,他就忙着给村里引资万寿菊种植项目;忙着给村民分发省核七院职工捐助的衣物;忙着与扶贫办联系,为在外上学的李德勇申请“雨露计划”助学金项目;忙着与团县委联系,为小学生赵俊虎申请“希望工程”奖学金项目;忙着向村里的养殖大户提供技术与信息支持;忙着为村民想办法推销新收的谷子;忙着访贫问苦——75岁患有关节炎的韩纯娥老人、64岁患有心脏病的任润峰、手有残疾的木匠刘书银和智障女儿等等都需要他的关照……

  元月18日,张玉虎陪同定襄县团县委、南王乡党政负责人带着20套白面、食用油等物资,带着对老百姓浓浓的情谊,逐一慰问和看望村里的老党员、残疾青年以及困难群众。61岁的老党员李富贵激动地说:“我是1975年入的党,很少见过像玉虎这样一心为群众的做实事做好事的好干部。”

相关热词搜索:定襄县 第一书记 西笏口

上一篇:跤乡骄子之“古典霸王” 张泽田
下一篇:“第一书记”郭舜良 在扶贫第一线“挑战不可能”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