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河曲二人台曲牌音乐的历史与历练

——根祖文化的守护责任

2017-01-31 17:18:04 来源: 忻州网 作者:杜鹏飞 邬二发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要奏好二人台曲牌,实非易事,既要有扎实的功底,更要有良好的音乐历练与素养。撰写本文意在讲二人台故事,让年轻人了解二人台历史,守护根祖文化,发展河曲二人台事业。

资料图

  河曲二人台曲牌,是二人台经典音乐中的精髓与精华,祖辈盛传,经久不衰。要奏好二人台曲牌,实非易事,既要有扎实的功底,更要有良好的音乐历练与素养。撰写本文意在讲二人台故事,让年轻人了解二人台历史,守护根祖文化,发展河曲二人台事业。

  一、历史

  据河曲二人台史料记载,二人台音乐的先贤为数不少,人才倍出,近代老一辈“三大件”知名演奏艺人有唐家会四胡名家李占存,沙坪四胡艺人菅锄刨,沙万唢呐艺人贾小秃等。贾小秃不仅唢呐曲牌吹奏的好,尤其擅长于吹奏不同风格的二人台曲调,喜则喜出望外,激情四溢;悲则催人泪下,声泪俱涌。有人在二人台枚笛演奏中吸收借鉴了先师的唢呐技巧、风格与激情,形成自己的枚笛风格。麻地沟扬琴演奏艺人丁喜才,主要活动在河曲境内,不仅扬琴艺术高超,他还借鉴扬琴优美的旋律,改革创新了许多二人台曲目新版本,如省歌国家一级演唱家任爱英首唱的现在流行的新版本《尼姑思凡》就是丁喜才改编的。扬琴演奏高手苗德荣也是丁派传人。解放后,丁喜才被上海音乐学院聘为扬琴教授。五十年代中期录制了第一盘留声机碟——扬琴独奏曲《五哥放羊》,广泛流传于全国,成为最早的扬琴演奏传承示范曲目。五花城枚笛艺人邬秉拴,自幼走西口靠二人台谋生,凭一枝枚闯荡内蒙,活跃于五原一带,功力技艺出众,号称“吹塌天”,五十年代曾参加太原举办的器乐比赛,成绩卓著。名师出高徒,本村枚笛名家邬满栋自幼受其启蒙教化,尔后成绩斐然,得益于启蒙先师邬秉拴。南沙洼村四胡演奏家刘厚,是知名的二人台曲牌演奏艺人,他擅长于四胡、二胡、板胡、扬琴、唢呐等器乐演奏,实属二人台音乐的奇才全才。刘厚自幼天资聪颖,好学上进,幼年求师于四胡名家刘吉高、菅锄刨等人,本来基本音乐条件很好,又适逢一九五八年得天独厚的好机遇,使刘厚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在音乐乐理与创作上,飞跃了一大步:由一个草根“苇编”匠人,迅速成长为能登大雅之堂的音乐演奏家与作曲家。

  一九五八年风云变幻,省文化厅下放了一批省歌舞剧院的艺术家们到曲峪村劳动锻炼,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当时称之为“新社员”,有国家级省级音乐家、器乐演奏家、舞蹈家李秉衡、杜恒丽、袁春、严福保、宫润琪、杜喜林、张步发,杨建雄等诸多名家名人。如何利用发挥好这一批文化“新社员”的才艺呢?时任巡镇(五乡合一)大公社的公社书记王兴达,非常重视热爱文化工作,及时把这一批“新社员”组织起来,成立了巡镇公社“八一”歌舞团,亦称“红专学校”,然后大量吸收接纳巡镇所辖五乡范围内爱好文艺的青少年学员,刘厚、王来才、邬满栋就是其中乐感较好的学员。刘厚天生勤学上进,谦虚好学,尊师崇教,从这些艺术“新社员”身上,汲取了不少艺术营养,充实了自己。刘厚成名成家后,无私奉献,毫无保留地又传授给多名弟子,如邬满栋(枚笛)、王来才(四胡)、刘铁柱(扬琴)、刘洪树(四胡)等。名师出高徒,这些演奏高手,倾注了他的不少心血,如邬满栋被省歌破格录用, 也得益于他的悉心扶持。一九六零年,山西举办民乐大赛,刘厚(四胡),邬满栋(笛子),王来才(扬琴)“三大件”乐器演奏了味美动听,原汁原味的《打樱桃》,获了大奖,一时轰动了省城,邬满栋随即被省歌录用。邬满栋三年迈了三大步,即由公社歌舞团选拔到县歌舞团,县歌舞团又被立即选拔到省歌舞团。刘铁柱、刘洪树的成名成家也全是他心血浇注的成果。刘厚不仅是器乐演奏高手,而且还自创自奏了不少民歌二人台器乐曲,较为知名的有《丰收乐》、《菜园小曲》、《水上南梁》等时代精品。

  二、政府拯救

  河曲二人台曲牌,在二人台音乐中占据上风,实属经典音乐之精华,深受观众喜爱,因此在二人台演出前必先奏二人台曲牌,尤其在五、六十年代,曲牌演奏十分流行活跃。县二人台剧团或由枚笛艺人菅巨荣领奏曲牌,或由唢呐艺人贾小秃吹奏唢呐曲牌,观众习惯称之为“吹台”,使舞台效果更加增色增美,受众喜爱。

  一场文革风雨吹散了传统二人台,取而代之的是创新演新,革命歌曲、革命样板戏成了主流文化。直到一九八八年,国家开始挖掘保护传统文化,河曲二人台与二人台曲牌音乐又有了一席之地。接上级指示,河曲文化馆着手了二人台音乐资料普查工作,并由邬新田、苗德荣、任俊文、李艺、韩静东、赵一峰、李明晓、李永山等人做了大量的收集整理工作。此次整理较为全面系统,共整理出二人台曲牌106首,唢呐曲牌15首,并进行了“三大件”配器,为河曲二人台曲牌传承保护办了一件彪炳史册的好事。但由于文革中断时间较长,河曲境内“三大件”演奏人才较为奇缺,不够普及,二人台曲牌演奏仍处于断代层。九十年代初期,县文化馆苗德荣创作了二人台曲牌创新曲目, 民歌和二人台曲牌相揉合的器乐曲《乐哈哈》,此曲问世演奏,好评如潮,多次获奖,实属二人台器乐曲目的精品。那时,河曲二人台业余班子多达20多个,但乐队基本都不会奏曲牌,在演出中常遭人发难,蒙受屈辱。记得那是二零零三年国庆,应五寨邮电部门邀请演出,队伍精选,阵容较大,连演八场,观众爆满,掌声不绝。就在最后一场演出结束后,观众余兴未尽,有一个醉汉戏迷闹事,提出不给奏二人台曲牌就不能收场!台下观众不散,台上僵持不下,最后皆因不会奏曲牌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无奈动用110抓走了闹事者。本来是一场深受观众喜爱的文化娱乐活动,却变成了不愉快的变局,好端端的一台戏,竟被一个曲牌砸了锅,这是多么刻骨铭心的伤痛!

相关热词搜索:二人台 曲牌 河曲

上一篇:农历小年(腊月二十三)的来历!
下一篇:时间多花在自己身上 唯有时间会让你增值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