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游石洞洼古庙会

2018-06-28 21:26:30 来源: 忻州网 作者:贺斌/文 郝建华/图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端午节是我国的一个重要传统节日。在凉糕粽子飘香的日子里,偏关县楼沟乡迤西村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石洞洼五月初五端午节传统古庙会。

  端午节是我国的一个重要传统节日。在凉糕粽子飘香的日子里,偏关县楼沟乡迤西村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石洞洼五月初五端午节传统古庙会。
  石洞洼古庙会始于何时虽然没有文字记载,但确实由来已久。听父辈们说,在他们很小的时候,每年端午节石洞洼都要过庙会。或许是因为古人在石洞口筑起神台,塑起神像后,为了让人们都来敬拜神像,祈盼丰年而特定的日子,后来就演变成了古庙会;或许是因为春耕春播已经结束,夏锄还未开始,为了能夠在这忙里偷闲之际来会会亲朋好友,啦呱啦呱家常理短,也未可知。无论什么缘由,古庙会确确实实是在每年的端午节举办,既然无法考证,我们何必还要劳神费力的去探究呢?世界上确实有许多千奇百怪的亊物在那里存在,但你又无法去解释。对于石洞洼古庙会何时开始,起于何因,历来众说纷云,不过那都是人们的猜测,並无真凭实据,然而下面要说的那才是千真万确的亊实。


迤西石洞窊 
 
  石洞洼的来由
  在偏关县楼沟乡迤西村的东面有一条五、六里长的山沟,沟深坡陡,沟底是高低不平的一个个小石碣,沟的两面坡上都是千奇百怪的小石头,石头缝里生长着一撮撮叫萝所胡的小草和地椒,偶尔人们还会在石头缝里发现一些小蜗牛。在那条沟的沟掌(尽头)上有两个石洞,东面那个叫阴洞,深约数丈被封。北面那个叫阳洞,阳洞很深,从未有人走到洞的尽头。两洞相距数十米,阴洞比阳洞座得高,远远望去,两个石洞如同虎踞龙盘似的雄居在山洼之中。这两个石洞在古代称其为“溪洞流山”,这在偏关旧县志中有记载。石洞的上面是一块三面高中间低的平坦地,有二、三亩大,是一个天然的古会好会场。“溪洞流山″这个文皱皱的名字,乡民们怎能夠理解呢?石洞明明是在山洼之中,何不就叫“石洞洼”,于是乎“石洞洼”就在民间叫开了。想想也是啊,我们的祖先是多么的聪明睿智啊,“石洞洼”三个字是多么的贴切和生动啊。
  神奇的石洞
  关于石洞洼的石洞偏关旧县志中是这样记载的“洞在县南三十五里迤西村,介两山之间,故名“溪洞”。洞内滴水凝乳,俨如层峦迭障,亦奇景也。”为偏关古八景之一。清朝偏关知县陆刚在其《溪洞流山》的诗中写到:“水流山峙本天成,何自流山水得名。山毓水精含峙象,水胎山气结流形。泉水响处神工运,石乳凝时巧匠惊。应是蛟龙多变幻,阴风故吼作雷鸣。”对于石洞我是比较熟悉的,因为我小时候差不多每年的端午节都要去石洞洼赶会,每次去了都要进石洞里游玩。
  阴洞因为封闭,人们进不去。阳洞的洞口外是用石头碹的两个门洞,里面筑有神台,上面塑有神像。当人们一进门洞就有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神台上香炉里燃烧着的黄香上面一缕薄烟徐徐上升。那时还没有手电筒,进洞游玩的人都是拿着小油灯或小火把。有了手电筒以后人们便再不用小油灯或火把了。
  石洞入口处有丈余高,六、七米宽,所以初入洞口並不觉得窄小。往里走着走着,洞口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猫腰前行。猫腰前进几十米后,忽然觉得格外凉快,洞口也越来越大。走不了几步便可看到一个清彻见底的水池,人们管它叫“青龙池″,这时进洞的人们便争先恐后地走到池边,用手掬着喝口泉水,泉水是那么的甘甜,那么的清凉,真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听老人们说“青龙池”很神奇,一年四季池子里的水总是满满的,既不外溢,也不干涸。水池上面的石壁上是一块块千奇百怪叫钟乳石的小石头。如果你对着石壁细心的观察,你会发现石壁上滴下来的水珠並未落地,而是凝结成了小石块,日久天长,这些小石块就变成了各种形状的钟乳石。有的像冬天房檐上冻的小冰锥,有的像小孩胖乎乎的小手,也有的像层峦叠嶂的小山。正像偏关清朝廪生张瑃在《溪洞流山》中写的那样“洞自幽兮水自潺,如何湍激作岑班。曾闻火树钟沧海,石室淋流结玉山。″
  过了“青龙池”再往前走便是一条深约数丈,宽约两丈多的小河。人们可以从河的两侧前行,继续再往里走便是一块几十平米的开阔之地,弯腰细看,地上到处都是明砂土,那便是人们常说的“明砂梁”。过了“明砂梁”便是“拴马桩″,只见高低不等的小石桩横七竖八的插在那里。再往里走石洞越来越低,越来越窄,最后在两米多高的石壁上有水桶粗细的洞口,人们便无法再进去了。贴近洞口细听,里面会传来呼呼的风声,从而可以断定这个石洞有通外面的口子,难怪那么深的石洞里面没有闷气。你只有游过石洞洼的石洞,才会对清朝附生范希淹在《溪洞流山》一诗中所写的"天然石室隐奇观,曲径参差水激湍。悬滴成峰垂叠嶂,迤流毓岫起层峦。联珠合璧崐岗秀,霜骨冰肌玳瑁看。闻道雪山开巨浪,而今溪洞萃巑岏。″有更深的理解。

  古会的过去和现在
  从前石洞洼的古庙会都是由附近的迤西、三台梁、栢干寺、柳埝坪、豆家深埝几个村庄共同筹办,每个村子有一个负责人叫“会首″。临近五月初五端午节,各村的“会首”们就要到一起进行研究,商讨古会用哪里的戏班子,並要把唱戏钱和招待费亊前按村摊派收齐。
  端午节这天,邻近村庄的人们都会从四面八方来石洞洼赶庙会。有丈夫赶着小毛驴搬着媳妇来的,也有爷爷奶奶带着孙子们来的;有姑嫂相跟着来的,也有全家一起来的。女人们穿着漂亮的衣服,男人们戴着草帽,不少孩子们胸前戴着用雄黄染的五色线扎得香茅草(一种很有香味的像青草的小草)刷刷,也有的耳朵上还别着小艾叶。
  庙会的会场就在石洞上面那块三面高中间低的洼地里。洼地的东南角是一个雕梁画柱的古戏台(此戏台在一九五六年被楼沟完小师生拆毁,其木料为楼沟完小用来修建了教室。)紧挨戏台的东面是两孔石窑,大概是专门为各村的“会首″们和唱戏的休息所建,戏台对面的北山坡上也有几孔石窑。会期,整个山洼里到处是人山人海,会场周围有十几家卖烩豆腐的,呼呼的风箱声伴随着豆腐的香味飘荡在会场的上空,一锅锅烩豆腐的上面浮着一层厚厚的胡油花,冒着热气的烩豆腐里翻腾着绿绿的葱叶,花上几毛钱就能吃上满满的一大碗烩豆腐。也有从县城上来卖麻花、饼子等干货的,偶尔也有一两家卖猪头肉和肘子肉的。
 

  到了下午四、五点钟,赶会的人们便会陆续离开会场。石洞洼古庙会一直延续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在文化大革破“四旧″立“四新″运动中传承了上百年的古庙会被迫停办。
  改革开放后,随着文化亊业的繁荣发展,停办多年的石洞洼古庙会又得到了恢复,不同的是筹备古庙会所有花销不再是过去那些村庄来摊,而是由三台梁和迤西村负担。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就像一股强劲的东风,它不仅吹醒了沉睡多年的中华巨龙,也使迤西村加快了由穷变富的步伐。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斗,全村百余户人家都搬到村西,一个整齐漂亮的迤西新村就像一块宝石一样,镶嵌在村西那块沙坪上,209国道正好从村子中央通过。昔日残垣断壁的迤西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一排排崭新的石窑、一座座整齐干净院落的迤西村已经成为山西省美丽宜居示范村。
  二零一八年迤西村新的村委会决心要把一年一度的石洞洼古庙会办得更加红火热闹,他们请来了晋华艺术团和内蒙吕二艳演出团为大会助兴。笔者虽未去会场,但郝建华同志所采写的"偏关县楼沟乡迤西石洞洼过会,唱戏、鼓手演出可红火热闹了”也让我们大饱了眼福,从建华所拍的照片看,那热闹红火的古庙会场景已经由当年的石洞洼转移到了迤西新村,你看迤西村里到处是大车小车、人山人海,而石洞洼会场上赶会的却是寥寥无几,从中也传递出一个信息:人们对从前的山野古会已经逐渐淡薄,取而代之的却是乡村文化的繁荣昌盛。从迤西村今年举办的石洞洼端午节古庙会来看,传承千百年的古庙会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每个地方的古庙会一定有它独特的内涵以及神奇的传说。如今的山野古会无论是沿袭过去的传统多村联办也好,还是由附近村子独办也好,热闹红火的会场无论是留在山野会场还是转移到主办村庄,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还没有忘记我们的祖先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迤西乡村会景

相关热词搜索:石洞 古庙

上一篇:河曲王红梅散文:五月,土地上邂逅美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