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忻州中院召开新闻发布会 通报八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2018-09-27 21:31:59 来源: 忻州网 作者:梁春霞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 9月27日上午,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八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忻州网讯 9月27日上午,忻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八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市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铁牛,执行局政委赵永文在发布会上介绍了有关工作情况并通报典型案例,市中院新闻宣传处负责人、新闻发言人郝伟主持发布会。驻忻主要新闻单位和新闻网站的记者参加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上,刘铁牛向媒体介绍了“执行不能”的主要概念以及忻州两级法院“执行不能”案件办理基本情况,并针对“执行不能”案件进行了风险提示。
 
市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刘铁牛介绍有关工作情况

  刘铁牛介绍,人民法院执行的案件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一是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二是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经执行法院穷尽手段仍不能执行的案件,就是“执行不能”案件。针对“执行不能”案件,除少量确实被执行人无执行能力,以后也不具备执行条件的案件可终结执行之外,绝大部分案件法院采取“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办法处理,即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仍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在申请执行人签字确认或者执行法院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并经院长批准后,可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但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并不意味着法院执行工作的结束。忻州市两级法院将会定期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查控,一旦发现被执行人具有可供执行财产,立即采取控制措施。申请人如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随时可以申请恢复执行,且不受申请执行时效期间的限制。
 
  忻州中院同时提醒广大群众:在选择交易对象时,要增强法律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注重源头预防;在诉前、诉中,要及时申请法院对另一方当事人的明确财产进行保全,有效防止对方转移、隐匿、毁灭财产;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一定要积极提供法院无法查控到的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以及被执行人的下落。

忻州中院执行局政委赵永文通报“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赵永文通报了忻州辖区内的八起“执行不能”典型案例,涉及合同纠纷、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共有物财产分割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借款合同纠纷、执行罚金等多个类型案件。

市中院新闻宣传处负责人、新闻发言人郝伟主持发布会

参加发布会的媒体记者

参加发布会的媒体记者

  典型案例:
 
  案例一:卢某申请执行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

  卢某诉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偏关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17日作出民事判决:由被告某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判决生效十五日内给付原告卢某工程款人民币269774.81元及利息。该案判决后,被告未履行生效判决内容所确定的义务,申请人卢某向法院执行局申请立案强制执行。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送达执行通知书,并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股权、动产、不动产等进行了查询。经查,被执行人只要有存款金额的账户都已被其它法院冻结,被执行人的11处不动产也都已被其它法院查封,偏关法院只能轮后查封。经法院和申请人说明本案情况后,申请人卢某也提供不了被执行人的其它财产线索,法院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本案中,被执行人涉案太多,且负债累累,法院穷尽财产调查措施,已有财产全部被冻结或查封,已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也提供不了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属于典型的执行不能案件。

  案例二:刘某、赵某申请执行山西省河曲县果脯厂、河曲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一案

  本案由河曲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4日判令:河曲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在六个月内依法对河曲县果脯厂组织清算,并由河曲县果脯厂就清算后的财产偿还赵某、刘某借款本金1544210元及利息1278949.09元。因被执行人未按法院作出的生效法律文书履行义务,申请人刘某、赵某于2018年2月26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案在进入执行程序后,经法院调查,被执行人山西省河曲县果脯厂为“僵尸”企业,早已不再经营,法人资格也已被吊销,河曲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也未对河曲县果脯厂启动并进行清算。法院依法对山西省河曲县果脯厂财产进行调查后,未发现其有存款、房产、车辆等财产。经走访调查,查封了被执行人废弃的办公场所,但无法处置。由于该案是涉不良债权追偿纠纷系列案之一,涉案标的大,情况复杂,群体性矛盾突出,在该县影响较大,为了稳妥解决该系列案,法院已将案情汇报于该县相关单位及上级主管部门,但目前暂时没有合理解决方案。这种情况,导致该案处于执行不能状态。

  案例三:卢某军申请执行许某军故意伤害赔偿案

  因故意伤害,经岢岚县人民法院审理判决许某军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卢某军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共计91866.48元。判决生效后,卢某军于2018年1月2日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许某军送达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财产申报表等法律文书。在执行过程中,法院经依法调查,被执行人许某军名下无银行存款、无车辆、无房产、无证券,且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正服刑中,没有经济来源,无力偿还。本案件中被执行人被收监服刑,没有经济收入,且无其他可供执行财产,属于典型的执行不能,所以对此案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但本案属于暂时的执行不能,待许某军刑满释放回归社会有收入以后,法院将及时恢复案件执行程序,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案例四:袁某、刘某申请执行党某共有物财产分割纠纷一案

  保德法院2018年4月2日立案执行本案,执行标的为法院判令的被告党某给付原告刘某的抚恤金、亲属生活困难补助金、家属工亡补助金等合计363250.1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依法对被执行人党某各个银行的账户进行了查询,经查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决定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并于2018年7月13日对被执行人党某拘留十五日。该案案情比较复杂,属于家庭纠纷,袁某与党某是婆媳关系,与刘某是祖孙关系,因为其子刘某峰在神华煤矿工作期间不幸遇难,当时共给刘某峰的父亲刘大某(审理期间已死亡)以及母亲党某、妻子袁某、儿子刘某赔偿98万余元,袁某、刘某委托刘大某领款,2011年神华煤矿直接给刘大某账户打款98万余元,后由于家庭纠纷被告一直没给原告分割,原告又把被告诉至法院,在审理期间被告刘大某死亡,现在只能执行党某,由于该案时间跨度较长且党某的年龄也比较大,现年已69岁,在执行期间党某表示她没有经手赔偿款,也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所以该案无法执行。

  案例五:执行康某罚金一案

  代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3日立案受理了康某罚金一案,执行依据为该院刑事判决书:“被告人康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00元(罚金应在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缴纳)。”立案后,法院依法向被执行人康某发出执行通知书、传票、报告财产令责令被执行人履行上述义务并向法院报告其财产情况,但被执行人一直未履行。在执行过程中,法院通过执行查控系统及人工传统查控的方式查询了康某在各银行的存款信息、公安部车辆登记信息、工商登记信息,向不动产登记部门查询了康某的不动产登记信息,均未查询到可执行的财产。经进村入户调查康某本人的情况,康某本人半身瘫痪,无劳动能力,家庭生活困难,判处刑罚后,无力缴纳罚金,导致执行不能。

  案例六:丁某、王某、刘某与申请执行人王某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代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7月7日立案执行本案,执行依据为该院民事判决书中确定的内容:“被告王某全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三原告165778.8元;王某全承担案件受理费3615元,执行费2387元。”立案后,法院向被执行人王某全发出传票、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责令被执行人王某全履行生效的民事判决书确定的内容,但被执行人王某全一直未找到,也未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经查,被执行人王某全除在中国农业银行账户上的存款6000元外(已执行),未发现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申请执行人丁某、王某家庭十分困难,法院通过代县峨口镇政府给予救济,为其办理低保,并对申请执行人丁某、王某进行国家司法救助,申请执行人于2018年2月7日领取该救助款10000元。本案被执行人王某全下落不明,调查其名下暂无可其他供执行的财产,并对申请人予以司法救助,属执行不能,依法应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案例七:李某申请执行李某一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宁武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生效后,因被执行人李某一未按期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李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法院向李某一发出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等相关法律文书,均未被签收,后通过到李某一户籍所在地、工作单位调查,发现李某一下落不明。后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李某一的银行存款、证券、互联网银行、车辆、公司信息进行了查询,同时对其户籍所在地居住情况及不动产进行了线下查控。经查,李某一除工资外无任何银行存款,且其工资已被其他案件冻结。李某一也无不动产、证券、车辆、公司登记信息。法院对被执行人李某一进行了限制高消费,申请执行人也未能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且申请执行人认可法院的执行过程及执行结果,同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案例八:赵某等申请执行张某甲、张某乙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

  2017年7月,张某甲驾驶未审验的农用三轮车在山西省原平市因车辆失控与前方同向行使的小型普通客车发生交通事故,致小型客车侧翻,导致驾驶人一人受伤及乘车人三人死亡。张某甲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事故发生时,农用三轮车未投保交强险和其他商业保险。事后,原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原平市人民法院判决张某甲犯交通肇事罪判决有期徒刑六年,另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即事故伤者及死者家属)共计3625131.39元,张某乙(肇事三轮车出让方)负连带赔偿责任。2018年3月,申请执行人(即事故伤者及死者家属)申请强制执行。立案后,执行法院查明,张某甲、张某乙名下无存款、房产等可供执行的财产,事故三轮车在本案事故中损毁。执行干警又到张某甲、张某乙居住的村委会开展实地走访调查,查明:张某甲、张某乙家居住在农村的自建房(无房产证),家中仅有必需的生产生活物资,张某乙系该村贫困户,生活十分拮据,维系生活仅靠种地、打零工及政府救济。该案根据调查结果,属执行不能案件。
 

相关热词搜索:忻州 典型案例 执行不能

上一篇:掷地有声 发起总攻!忻州法院启动“执行攻坚飓风行动“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  
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 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