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旅游 | 女性
健康 | 视频 | 汽车
供求 | 论坛 | 摄影

缅怀父亲

2019-04-15 15:30:35 来源: 忻州网 作者:郝丽萍 评论:0 点击:

核心提示:记忆中父亲是个不善言谈却又十分勤劳吃苦的人。他手上的活永远也做不完,不论是家里还是单位,父亲总是默默无闻地做事情。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即将过三年满了。

  记忆中父亲是个不善言谈却又十分勤劳吃苦的人。他手上的活永远也做不完,不论是家里还是单位,父亲总是默默无闻地做事情。那时候条件不好,到了冬天父亲的工作单位县档案局烧的是土暖气,得自己动手,当时的县政府在旧电影院对面的大院里,离我家住的地方不远,父亲在档案局任局长,他在任期间打扫卫生烧锅炉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从来不指派别人。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单位把锅炉弄的旺旺的,再扫地擦桌等人们来上班时办公室里已经干净又暖和了。把单位的活儿停当后,父亲又回家拿把扫帚开始打扫院子,我家住着的北门坡养老院,前后两排十六户人家,父亲每天从院里一直扫到院外北门坡边才罢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搬到古城新居。

  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梦到小时候是什么画面了。那时我们弟妹们放学回家后,就坐在炕上,围在煤油灯下写作业,空气里充满了煤油的味道。父亲则在不大的房子里来回穿梭,忙着给我们弟妹四个做饭。那时母亲在缝纫社当领导,经常带领职工们加班赶工,所以烧水做饭等家务活,父亲大部分都揽了下来。天气不冷的时候父亲就在院子里垒砌的锅台上给我们做饭,弓着腰拉着小风箱,灶里燃着的火永远都在父亲的掌握之中,那时不像现在,能吃的蔬菜并不多,可是父亲总是变着花样儿给我们做好吃的,一口大锅,和着每个人的口味。

  时光推移,我的年纪也过了半百,那些浩浩荡荡陪伴路上的人走了一个又一个,所有的事情,在时间面前都慢慢没了脾气。自己成家以后,跟父亲的交流便越发少了,晨练时看到的那个灰色身影日渐步履蹒跚,唯一不曾变过的只有迎面相遇我喊他时他欢喜的笑容。

  父亲七十岁以后,耳朵开始不中用了,有人敲门他都要根据喂养的小狗的反应来判断门外是否有人。在后来漫长的十几年里,都是那只小狗时时跟随左右,逗父亲开心。那是一只很聪明的小狗,刚刚领养回家时,我们照全家福它都知道怎么摆个漂亮姿势抢镜头。

  总有一种错觉,生活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我走在路上,对每一个认识的人挥手寒暄,或许下一个就会碰到我的父亲,他依旧是灰衣黑裤,左手转着银色的铁球,低着头认真的看着路。也或许我再走进那个楼道里时,还会听到小狗在门口的叫声,会看到父亲笑着推开门,屋里电视机播放着父亲爱看的频道,茶几上放着随时欢迎我们来临却几乎不曾动过的花生糖果……

  父亲是秋天走的,安葬在官庄村公墓里,风吹过的时候有落叶和着阳光下的扬尘飞舞,那里有大片的玉米地,错综复杂的小路尽头父亲在安息。从前每次去看父亲,他都会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我上车走远,或许现在也是吧,盼着来,目送着离开。

  很多记忆,是融进整个生命里,三年了,父亲的音容笑貌和勤劳的身影,仿佛就在昨天。

  如果有来生,愿我是你门栏前新出的绿草,是你隆冬时节壁炉的烟尘……(郝丽萍)

相关热词搜索:缅怀 父亲

上一篇:白衣天使辛勤坚守保供血 爱心民众无私奉献暖寒冬
下一篇:最后一页

社会 女性 健康 美食 娱乐 汽车 教育 文化